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櫻援歌‧炎之部】第十四章 起源

 「這七年來,母后始終鬱鬱寡歡,不出寢殿半步。」

避開炎燄冰冷的目光,博之喃喃說著,但聲音足以傳進炎燄三人的耳中,「每當看見她毫無生氣的雙眼,我就知道這個人活得很悲慘……或許是那麼多條人命讓她備受良心譴責吧。

「我看著這個人這樣過了七年,就算真的想恨也恨不起來。」

「………就和你一樣,我接受了闇門所有人的親切足足十年。」炎燄冰冷的說著,但神情卻稍微緩和了下來,或許是因為回想起在闇門的生活吧。

「正因為如此,我很清楚他們的好,更不能容忍那個女人為了一己之私而害死他們。你說她悲慘了七年嗎?我闇門上下這麼多條命,她這七年夠還嗎?她的一生夠抵這麼多條命嗎?

「唯有她死,到那個世界向他們賠罪,才能夠消除她的罪,才能徹底了卻這件事。」

 

 

 

「一己之私?」

在皇后的帶領下,與其他人一起在前往藤壺的路上,桃月聽到皇后所說的這個詞彙,忍不住問了出來。說實在的她無法明白身為中宮,還需要為了什麼一己之私來殺人。

就算說是想當皇后吧,闇門和皇后毫無關係不說,似乎還和中宮有著深厚的關係,根本不能套用在除掉阻礙的理由上。若是想讓皇子登上天皇之位,那就更不用說了,拉攏三大門派絕對比大費周章的滅掉一個大門派來得好。

皇后看了一眼桃月,見到她困惑的皺起眉頭,忍不住呵呵笑著,神情好似調皮的少女。不過等著聽答案的人可不只桃月一個,所以她也沒有多賣關子,直說:「雅的一己之私可不是什麼政治上的勾心鬥角,而是單純的為愛迷茫罷了。」

轉了個彎後,皇后才想起來的補充道:「雅就是中宮,在住進大內前是小池家的雅公主。」

「小池家……?」

智久皺了下眉頭,他覺得這名字很耳熟,但總不記得是在哪裡聽過了。

反觀明里倒是很清楚智久是為了什麼皺眉,只是有點訝異他對這麼久以前的事情還有印象,「那是以前的一個小貴族家族,在十四年前,他們的家主親自找上拓篤,將一切交付給他。我記得那時你曾經問過對方的事情,所以才會對這名字有印象吧。」

「呵呵,看來山下家有個資質不錯的接班人呢。」

皇后掩嘴笑了笑,智久的眉頭更是緊皺。但他並沒有反駁這句話,畢竟對方是皇后,當面反駁她實在是太失禮了。

更重要的是,現在的重點並不是這件事,他不想浪費時間在無關緊要的事上。於是他選擇忽略這句話,並開口問:「請問皇后殿下所說的『為愛迷茫』是指什麼?」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始終被皇后拿來掩住笑臉的扇子『啪』一聲的合了起來,她的神情看起來也與剛才相異,染上了哀愁與悲憫,「她只是希望得到真愛,卻又一再否定已在身邊的真愛……實在是個笨女人。」

 

 

 

「哼,什麼愛呀笨的,那只是她善妒又多疑罷了。」

一直默不作聲看著兩人對話的翼,終於忍不住跳出來說話。雖然他到剛才都忍著不要插嘴,但叫他一直在旁邊看炎燄和別的男人講話,自己卻像是空氣般,這實在很難忍受。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博之口中的女人所愛何人,也很清楚那女人要是安份點,對方就不會到最後與她反目成仇!

「乾爹對她可是一心一意,可你看那女人是怎麼回報他的?嫉妒自己的親妹妹、猜忌自己的愛人、甚至捨棄了與愛人的孩子,如果這就是追求真愛,那我想她乾脆別愛人會更好。」

「乾爹?」

這意外的稱呼讓博之愣了一下,他可是完全不知道那個人有養子啊!而且皇室中居然有人收養孩子,這種大事怎麼也該知會一下天皇吧?更何況那人還是天皇的弟弟呀!

「怎麼,你沒從大叔那裡聽說過嗎?……也是,怎麼想大叔也不可能告訴你我們的事。」

「大叔?我們?」

接連的幾個字眼讓博之是摸不著頭緒,不過翼似乎也懶得解釋,直接不耐煩的說:「總之我乾爹就是你所知道的親王,已故的羽飛親王。」

 

 

 

「羽飛親王從年少時,就與陛下感情很好,能自由出入大內後常常到京裡去,幫陛下帶些有趣的小玩意回來娛樂他,那時候三天兩頭就能聽見清涼殿充滿歡笑。」

走在前頭,皇后開始敘述這段故事後沒有再回過頭來,以至眾人都不曉得她現在是帶著什麼表情在回憶往事,只能從聲音感受到一股濃厚的悲傷。

「然後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親王回到大內的時期變短了。陛下當時還笑著跟我說,他那好弟弟也終於嘗到戀愛的滋味了。

「這時候為了政治上的考量,陛下決定將幾個中小貴族一氣呵成,用來牽制我背後的藤原家。你們大概也知道,現在足以和山下家並肩的,就只有藤原家;但在這之前,藤原家藉著把我送進大內,在貴族中的位階節節攀升,搞得連陛下都得敬他們三分。看藤原家那些人得意洋洋的嘴臉,實在是令人不齒!」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事,皇后顯得有些激動,但很快又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便用力的握緊扇子,硬是恢復了平靜。

「於是為了這個目的,陛下挑上了小池家……直到現在,陛下偶爾還會為這個決定感到後悔。」

「母后!」

當皇后還要繼續說下去時,卻有個少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眾人的視線一致望去後,才發現是剛才見過的太子殿下。

只是太子不知道為什麼,神色看起來有點慌張。

「母后!聽說雅殿下失蹤了!」

聽見兒子脫口說出的消息,皇后難得的將驚訝表露出來,因為她沒想到雅居然會一反常態的離開寢殿。當她還想問些什麼時,卻又想到若是雅真的失蹤了,為什麼博之一直沒有通知他們呢?

「太子殿下,請問您曉得詳細情況嗎?」

見皇后沒有開口,一邊的明里便先開口詢問,她很清楚皇后現在這副模樣大概是又在沉思什麼了吧。

「啊、我、我不清楚。」被人這麼一問,太子便慌張的搖頭擺手,「我只是聽說皇兄去找雅殿下,所以才在藤壺附近等,結果卻看到好多人慌張的跑來跑去,上前一問才知道是雅殿下失蹤了!」

「我知道了。」聽完太子的話後,不知何時回神過來的皇后點點頭,「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不過皇兒,今天你皇兄他有點要事要忙,你就先別去打擾他了。」

這話一出,太子便露出明顯的失望,但想到人家是有正事要辦,也只能微微嘟著嘴說:「喔,皇兒知道了。」

送走太子後,皇后便回頭告訴其他人:「估計那女孩現在在藤壺裡和博之對峙吧。」滿意的看著桃月等人瞪大著眼睛後,她才又繼續說了下去,「反正你們也是得找那女孩說話,我們就繼續講以前的話,然後往藤壺去吧。」

不等其他人同意,皇后就逕自往前走,但腳步顯然比剛才快了許多。

「陛下原本是選上了小池家的二公主,也就是你們所知道的闇月靜。不過當時的闇月靜早已和闇月光吉互許終身,陛下自然不會做棒打鴛鴦這種事,於是決定將人選改為雅。

「怕藤原家會從中做亂,陛下便迅速的寄出情詩,等所有人回過神來之時,陛下與雅之間的婚事已被傳得沸沸揚揚。但是當羽飛親王鐵青著一張臉回來,卻又憤而離去後,我們才知道原來羽飛親王近來所愛的女性便是雅,對方似乎也對他很有好感,然而陛下的情詩卻破壞了這段情緣。

「那天羽飛親王和陛下究竟說了什麼沒人知道,但我想即便陛下再怎麼後悔,再怎麼難過也無法取消這場婚事,這樣不僅有損威嚴,更會讓藤原家家主得意不已。所以羽飛親王才會在最後憤而離去。」

閉上眼睛,當初羽飛親王離去時的怒顏,以及天皇在那之後壓抑著悲傷的苦笑,都還能清楚浮現在腦海中。

 

 

 

「羽飛,對不起……我只能這麼跟他說,但是這句話能傳到誰耳中呢?」

陛下……

「我的一個決定就害了兩個人啊。」

陛下……不是的,陛下……

「也許我真的不太適合當天皇呢,呵呵。」

「不是的,陛下!為什麼要這麼說?真的有錯的人是膽敢以下犯上的藤原家啊!如果不是他們……!」

輕撫在她嘴上的手指截斷了她的話。

「逃避不是好事,也不會有用;我……會承認自己的錯誤,所以妳不用替我找藉口。」

「……我不是找藉口,只是把知道的事實說出來而已。」

低下頭,她不願看著埋藏了悲傷的溫柔眼神。

「……讓我一個人靜靜吧。」

「………是。」

 

直到離開前,她的頭始終沒有抬起。那時候她才知道,溫柔的笑容原來也會讓人覺得心痛。

然後她不曾再離開寢殿過,因為陛下忙於婚事,不願見任何人;因為除了陪著陛下外,她沒有其它想做的事。

一天兩天三天……日子一天天的數,小池家的雅公主進入大內的日子也近了。

她還沒有見到陛下,但卻見到了羽飛親王。

悄悄跑來拜訪自己的羽飛親王看起來很焦慮,也許是因為雅公主即將入住大內成為中宮吧。她是這麼想,但實際上羽飛親王告訴她的原因卻是更加嚴重───雅公主竟懷有身孕了。

「這幾天雅都不願意見我,是她的妹妹告訴我的。」

沉默了一下,她卻只能皺眉嘆氣的說:「但事到如今,不可能中止婚事,你該知道這件事影響太大。」藤原家的氣勢如日中天,直至最近太政大臣因為婚事而返京,再加上以小池家和山下家為首的幾個貴族逐漸走在一起,才使得藤原家謹慎了起來。

「我知道,所以我不是要阻止婚事。」

她不敢置信的看著神情焦慮的羽飛親王,這種焦慮的神態難道不是因為想要阻止婚事嗎?而且羽飛親王不是這種會放棄的人啊,是什麼原因促使他放棄了?和雅公主不願意見他有關係嗎?

一連好幾個疑問浮現在她腦海中,但她最後一個也沒有問出口。

羽飛親王只拜託她一件事,就是要照顧雅公主。原本她以為真的就只是多關照雅公主的意思,但後來她才發現原來不是這個意思,而是要注意她、阻止她……墮胎。

「為什麼?」

被雅這麼問著,她反而覺得不可思議。

她眼前的女人據說已經兩天不吃不喝,再這樣下去她肚子裡的孩子會餓死的!

「我才要問為什麼,難道妳想殺了妳的孩子嗎?」

她壓低聲音問道,畢竟雅公主進入大內不到十天,這麼快就有身孕實在很難說得過去,所以她和天皇決定暫時隱瞞,直至一個月後再公開這件事。當然,屆時雅公主肚裡的孩子自然得是天皇的孩子,而不是羽飛親王的孩子。

「殺了又如何?」

「妳在說什麼……!」

「這孩子的父親都不愛他了,與其和我一起待在這裡痴等,不如現在就離開人世更好。」

「誰說羽飛親王不愛他了!?」

若真如此,羽飛親王有必要跑來拜託自己照顧雅公主嗎?

「呵……若真還愛,為何他不在我身邊?為何在她身邊?」

她皺起眉頭,心想雅公主難道只是個嬌蠻的公主嗎?難道她不曉得她才剛進入大內,若是親王和她走得近,難免會遭人議論嗎?或許親王自己還無所謂,因為他一直都是自由的人──「毫無皇族應有風範的親王」,這在貴族當中並非新聞。

但事情若牽扯到雅公主,她相信羽飛親王絕對不可能讓她身陷謠言之中。一旦謠言傳出,相信有心人會立刻將之變成武器,並時時刻刻捕風捉影,用來打擊中宮背後的勢力……這也等於是在打擊天皇。

「罷了,既然皇后殿下阻止,我也不好違背您的意思。」

聽聞這話反而讓她的眉頭皺得更深,但眼前的雅公主卻一反剛才的樣子,露出了高貴的笑容。

「既然殿下要保這孩子,我豈敢不從?請您放心,我會讓他順利出產的。」

得到雅公主的承諾,她非但沒有放下心來,一顆心反而是懸得更高了。

她不懂雅公主想要做什麼,也不懂她的態度怎麼會突然轉變這麼大。但既然雅公主已經做出承諾,她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只是點頭並吩咐自己安插在雅公主身邊的侍女多注意點後離開。

其實她很想再問一句:「妳口中的『她』是誰呢?」但最終她沒有問出口,因為那已經不是她該干涉的範圍了。

 

 

 

「現在回想起來,或許當初如果有問出口,也能及早做處置吧。」

皇后時不時的會這麼想著,但即使時光重頭來一遍,她相信自己還是會做出相同的選擇,因為她不是一個喜歡破壞自己原則的人。更何況,感情這種事不是她這個外人可以理清楚的,即便當初真的及早做了處置,或許又只會發生另外一齣悲劇吧。

「結果那個人是誰呢?」

聽故事聽到幾乎忘我的桃月忍不住開口問道。

就皇后的話聽來,羽飛親王並不是一個花心的人,甚至可以說是一心一意都只繫在雅公主身上,但為什麼到頭來雅公主卻不願意見羽飛親王,還說出了羽飛親王疑似成了負心漢的話呢?

「難道是……」腦筋轉得很快的智久一下子就自行推斷出一個人選,但很快又一臉鐵青的搖頭,似乎是想要否定那個答案。

但智久這一搖頭,卻是讓皇后忍不住讚許了一下,畢竟從剛才的話裡能推斷出答案實在不易,既然智久會搖頭,想來應該是推測出了那個可笑的答案,所以才急忙想否定吧。

還沒聽見皇后的回答,讓智久忍不住抬起頭來,卻對上了皇后有點滄桑的笑容,使他心中一凜──或許自己剛才猜測的答案並無不對?

果然,皇后的回答不僅讓他臉色鐵青的握緊拳頭,也讓其他人感到不可思議。

「那個人正是闇月靜……是她的親妹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