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櫻援歌‧炎之部】第十章 再擒

「爹!」桃月驚呼一聲,同時響起的是清脆的武器撞擊聲。沒有料到炎燄會突然衝上來,清雅驚險地擋住炎燄的攻擊。

當炎燄開始攻擊時,翼也沒有任何猶豫的跟了過去,但不是為了幫忙攻擊清雅,而是為了防止梅月和幸助一起替清雅助陣。

第一擊被擋下的炎燄,動作流暢的回身到清雅身後,不知何時拿著短刀的左手直往清雅的後頸揮去;清雅往右輕側,在短刀到自己眼前時,同樣伸出右手,硬是抓住炎燄的手,其手中的短刀只差一些便會在清雅喉上劃出傷痕。

炎燄沒有試圖抽回左手,手中短刀依然對準清雅咽喉,一點鬆動也沒有;兩人的距離過近,她乾脆的把長劍扔地,從衣袖中滑出三根銀針,握拳後夾在指縫間;蹲下身,以左手為掩護,右手直往清雅胸口刺去。

原以為炎燄赤手,正伸手要擋,卻突見銀針鋒芒,想起闇門銀針之毒,清雅立馬放開炎燄左手,往後一躍躲過拳頭,炎燄則趁勢將銀針射出,跟在後頭以短刀刺向清雅。

擔心自己躲開後,會殃及站在身後的桃月等人,清雅站在原地,手中刀一橫,打落兩根銀針,最後以刀柄擋住一根。

針還未落地,短刀卻已迫近,眼看清雅來不及格擋閃避,一隻手將清雅往後一拉,一把刀同時擋在其身前,兩刀相會自是短刀落下風。

抬眼看清站在清雅身前的正是幸助,將清雅往後拉的則是梅月,同時耳邊傳來一聲呼喊:「燄!」隨後被人往後一拉,知道出手的人是翼,炎燄順從的往後退,並從其手中接過剛才被自己扔地上的劍。

收起左手短刀,炎燄悠悠說道:「不愧是花門門主,好身手。」

聞言,清雅苦笑,「若不是梅月和幸助相救,我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說話呢。」

這話雖是事實,卻讓桃月等人震驚。

事實上從炎燄出手到收起短刀,不過才幾個眨眼間而已,能跟得上這等速度並判斷出輸贏的人,他們之中只有亮勉強可以做到;其他人只在幾次眨眼後,疑惑幸助為何跑到清雅身前,梅月又為何拉著清雅罷了。

嘆了口氣,清雅說:「孩子,妳究竟是……」話還沒有說完,炎燄身後的翼卻突然悶哼一聲,虛弱的跪倒在地。

「怎麼回事?」看著氣喘吁吁的翼,桃月忍不住驚呼。

因為翼的倒下實在太過突然,讓眾人不禁面面相覷,反倒是炎燄冷靜的面對他蹲下,不知在其耳邊說了什麼。

當炎燄再起身時,翼已經整個人癱在地上,透過他平順的呼吸,才確定他只是昏迷過去。

將長劍收進鞘中,炎燄神情淡然的說:「這樣稱了你們的心意吧。」

這樣突然其來的變故,反倒讓桃月一行人有些手足無措;而清雅卻又是輕嘆口氣,跟著收起自己的刀,問:「言下之意,燄兒妳是決定要和我們走嗎?」

炎燄冷笑:「你覺得我一個人和你們三位前輩打有勝算嗎?」

聞言,一邊的亮雖是皺眉,卻什麼話也沒有說。炎燄的話裡很明顯,沒有把他這個光門門主放在眼裡;明白的確是自己技不如人,亮也沒有心生不滿,反倒是決定要更加勤奮鍛鍊自己,才能不令光門遭人看輕。

看炎燄邁開腳步離開,桃月連忙喚住她:「炎燄,妳要去哪?」

炎燄露出嘲諷的笑容,「你們不是要抓我回花門嗎?難道我要跟你們站在這耗到天黑?」

「可是……呃……」桃月看向倒地的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沒有往翼的方向多看一眼,炎燄直說:「甭管他,躺在那也死不了人。」又往前邁進,讓桃月一行人只得慌忙的跟上前去,讓人搞不清究竟是誰主事,誰被擒。

走在一行人的末端,智久神情嚴肅的瞄了一眼身後的翼,又看向走在前頭的炎燄,眉頭緊蹙。

「智久?怎麼一臉嚴肅?」注意到這點的和也悄悄地放慢腳步,另一邊的祐也也跟著放慢腳步,並疑惑的看著智久,顯然也不明白這個問題。

不過智久沒有回答他們,只是搖搖頭後說:「等我想清楚後再說。」隨後也不管和也還想再問就快步跟上其他人,讓和也跟祐也只能相視一下後快步跟上。

 

 

 

回到花門後,清雅隨即將炎燄安置在原本招待客人用的清香殿,並派人在四周警戒───當然不是奢望這些人能在炎燄脫逃時擋下她,而是希望他們至少能在第一時間通報消息。

奇怪的是,炎燄進了清香殿後也沒做什麼,只是靠在外廊的桅杆坐著,一點逃跑的意念也沒有。這固然是清雅樂見的情況,卻也是讓人疑惑的事情。

皺眉看了下面無表情望著天空的炎燄,清雅重新叮囑一番四周警戒的門人後,便回隔壁的百花殿和其他人會合。

「果然很詭異吧?」清雅還沒坐下,幸助就搶先開口問道。

清雅點頭說道:「確實是奇怪。」

聽見兩人的對話,智久的臉色變了一下,喃喃說道:「果然……」

注意到智久的神情和喃喃自語的話,清雅很是讚賞的點頭,並說道:「智久少爺,你發現什麼了嗎?」

「……只是猜測而已。」臉色不太好看的智久說道。

「無妨,說來聽聽。」

沉默了一會後,智久才點頭說道:「本來我以為只要我願意以命相抵,闇月便算是報仇結束,也不會繼續待在紅原。」

這話一出就讓其他人有些錯愕,或許是沒想到智久竟是真的寧願放棄自己的生命,來換取炎燄不再被仇恨蒙蔽吧;而和也和祐也兩人則是在錯愕之餘還安下心來,兩人雖然有心要阻止智久做蠢事,卻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畢竟要取人性命的是武功高強的刺客,不是他們倆能相比的。因此聽到智久的話兩人也稍微安心下來,因為這話中意思智久似乎是改變了想法,不會隨便放棄生命。

瞥了一眼明顯鬆口氣的兩人,智久在心底感到無奈之餘也很感激他們的關心,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表達感謝的好時機,於是他繼續說道:「但是兩次接觸下來,闇月似乎對殺我一事很不積極。」

「怎麼會?炎燄第一次出現在我們面前,不就是為了殺你嗎?」桃月第一個做出反駁。

「但是闇月的武功如果可以媲美花之宮老爺的話,第一次見面就能殺了智久。」回答的人反而是亮,一邊的智久則是跟著點頭。

「那是因為我們有阻止炎燄,而且後來炎燄中毒昏迷………」說到這裡,桃月卻停頓下來,智久則接下去說道:「沒錯,闇月中毒昏迷才被我們擒下;既然如此,為什麼今天她一點事也沒有?那個叫翼的傢伙也說過,他們刺客對毒藥都有適應性。

況且說句難聽一點的,恐怕你們和小風信子三個人根本就無法壓制住花之宮老爺吧?」

既然無法壓制住清雅,又遑論是可以與清雅相提並論的炎燄呢?

「那、那這次呢?這次炎燄也是一副想殺了你的樣子呀。」

「妳也說了是『一副想殺了我的樣子』,既然只是『樣子』,只要演技到位就夠了,根本就不需要太多實際行動。

事實上,闇月今次除了和花之宮老爺打鬥外,根本沒有其他想殺我的舉動;再加上這兩次行動,她總是會多說幾句話,好像是在拖延時間,如果依照她刺客的行事方式,我早已身首異處。

所以,我猜測自己可能不是闇月真正想報仇的對象。」

說完智久就看向清雅,清雅也點頭說道:「沒錯,我認為你的猜測可能是正確的。」

一旁的梅月則接下去說道:「其實那位翼也不是因為我們的藥而昏迷的。

我們的藥在我們現身之後就已經收起,殘留在空中的份量已經不可能讓一開始就沒倒下的對方突然昏迷。」

幸助接著說道:「你們可能沒注意到,闇月家的小姐在和那個男的談話時,不知道從地上拾起了什麼小東西,雖然沒看清楚是什麼,至少能確定是那男的昏迷的原因。」

「那麼闇月小姐自願和我們回來是為了什麼?」一旁的和也忍不住問道。

「除了復仇外沒別的因素吧。」智久答道,接著又像清雅問:「請問我能否和闇月獨自談話?」

清雅愣了愣,才剛要張口就被一旁的桃月打斷。

「不行!我不答應!」

一邊的亮想要勸阻桃月,卻一點用也沒有,只見桃月繼續喊道:「不管炎燄是不是真的想殺了你,你都是她的仇人!我才不會讓炎燄單獨和你相處!」

智久也不理會怒氣沖沖的桃月,逕自朝清雅說:「如果花之宮老爺不介意的話,請容我現在去見闇月。」

清雅也不囉嗦,一個點頭允許後,立刻阻止又要發作的桃月:「行了,桃兒。只是談話而已,妳不需要那麼激動。」

「但是……!」桃月才想辯駁,清雅一聲嚴厲的「桃兒!」後,才滿臉委屈的安靜下來。

見著女兒委屈的模樣,清雅雖然覺得疼惜,還是不忘教育她一番:「桃兒,妳該學著冷靜處理事情,不要總是感情用事。況且家族不代表個人,不要因此忽略了個人,會誤事的。」

微嘟著嘴,桃月點頭稱是,不再多說話。

清雅的訓話結束後,智久便起身告退,和也和祐也兩人還是有點擔心,跟清雅告知一聲後,也跟在智久身後過去。

留下的幾人,除了桃月還是一副不大高興的樣子,其他人都開始討論之後的事情。

 

 

 

「智久哥,你想跟闇月小姐說什麼?」亦步亦趨的跟在智久身後,祐也好奇的問道;而另一邊的和也也跟著豎起耳多聽,他對這個問題可是好奇死了。

「問問她想做什麼。」智久淡淡的回答,卻瞄到和也一臉失望的樣子,忍不住問:「和也,你該不是在想什麼不合時宜的事情吧?」

被點名的和也先是一愣,才不大確定的說:「應該不會不合時宜吧。」

「那和也哥剛才在想什麼?」

「呃,我還以為智久是要去問闇月小姐和那個名為翼的男子之間是什麼關係……」

話才剛說完,智久馬上給和也一個白眼,「那就是不合時宜的事情。而且我問這件事幹什麼?」

「這個……我想你會很在意,所以……」

「別老想這些無聊的事情。」說著,智久停下腳步,抬眼看向面前的清香殿,又回頭對兩人說道:「你們就在這等吧,我自己進去就行了。」

「嗯,小心點。」

「智久哥慢走。」

對兩人點頭,智久回頭走進清香殿。

沒一會智久便看到了依舊靠著外廊桅杆的炎燄,見她不知想著什麼的遙望天空,一時間讓他停下腳步,像怕自己走上前會打擾到她似的。

不過炎燄老早聽見了智久的腳步聲,反倒奇怪的看了眼在不遠處停下腳步的智久,聲音不大的問:「你有什麼事?」

察覺自己有點失態的智久乾咳一聲,走上前端坐在炎燄對面;但他還沒有開口,炎燄就先嘲諷的笑了一聲,問:「你坐在我面前,不怕我一劍殺了你?」

智久搖頭說:「無所謂,如果殺了我妳能放棄其他計劃,我很樂意讓妳殺。」

聞言炎燄只是無言的轉頭看向別處,讓看不見其表情的智久不明白她在想什麼,但卻能確定她的復仇目標果然不是自己,於是智久又問:「妳真正想要殺的人究竟是誰?」

「滅我闇門之人。」炎燄不痛不癢的回答,輕描淡寫的語氣讓人感受不出其中包含的仇恨。

智久才剛浮現山下家這個詞,卻又馬上自行刪掉這個答案。

如果炎燄的目標是山下家,不需要這麼拐彎抹角,單憑她的本事就能立刻殺了山下家的當家,但如今炎燄卻完全沒有對山下家的任何人動手,這實在很奇怪。

先不管炎燄沒動山下家這點,當初山下家為什麼要滅掉闇門也是一個謎……等等,山下家滅掉闇門?

智久的身體猛然一震,他這才發現以山下家的武力根本不可能憑藉一己之力滅掉闇門!山下家在七年前充其量不過是個中等貴族,在天皇腳下又能藏有多少私兵?就算把手中所有私兵武裝起來,一起攻向闇門,也只會落得被人殲滅的下場───三大門派之一的闇門可不是有名無實。

既然如此,肯定是有人援助山下家才可能滅了闇門;然而在這個事件中獲得利益的,除了山下家外別無他人,所以援助者肯定是不願或不能在這個事件中露臉且位居高職者。

比現在的山下拓篤地位還高的只有太政大臣,但誰都知道太政大臣早就不關心政事,還向天皇請命跑到吉野養老去了。而當初炎燄說過她的仇人還「高坐在那」,顯然對方還在朝中。

因此,說太政大臣為了滅闇門而借助山下家的力量,實在是不大可能;反倒是說他和紅原有關係的話,智久還會比較相信───太政大臣身為皇族一員,對貴族本來就沒有什麼好感,會援助紅原也不是不可能。

至於與山下拓篤平起平坐的左大臣、內大臣及藏人所別當就更不在考慮範圍內了。

畢竟沒有人會把需要自己援助的人,提拔到跟自己平起平坐的地位;不說得到這地位後對方可能會起二心,得到右大臣地位後對方的勢力也會增長到讓自己戒備起來……沒人會這樣沒事找事做。

(如此一來,符合的人不就只剩下……)

當符合條件的人選一浮現在智久的腦海中,馬上讓他臉色大變,忍不住開口問:「難道妳的目標……身居皇宮?」

這回炎燄總算回過頭來看著智久,眼中似乎有些驚訝與欣賞,但卻沒有點頭,只是露出了個嘲諷的笑容,不知代表了什麼意思。

見炎燄沒打算回話,智久也明白她不會再多說什麼,便起身就要離去,卻在起身的瞬間又被人拉了一把跌坐回去。

智久驚奇的看著拉著自己的手,當他抬頭時卻發現炎燄的臉就近在咫尺,讓他心頭一跳,臉上沒由來的發熱。

正當他想退後時,炎燄卻率先放開他,起身往他身後走去;這時他才發現身後的梁柱上多了支箭,如果剛才他沒有被炎燄拉住的話,早被那箭穿頭而死。

炎燄將箭取下,並將綁在箭上的紙拆下,讀起裡頭的內容後輕笑一聲,隨即回頭對智久說:「如果沒其他事的話就離開。」

不過智久直覺的不太喜歡那封信,或許是因為自己差點因為這信而喪命吧,便問:「那是什麼信?誰送來的?」

沉默了一會後,她才說:「有興趣就看吧,我想休息了。」便隨手將信扔給智久,走進房內時還扔了句「順便解釋剛才的事給他們聽」,讓智久摸不著頭緒。

當外頭傳來一陣吵雜聲後,智久就立刻了解這句話的意思。想來清雅安排在這附近警戒的門人發現那支飛射進來的箭,跑去通知清雅的同時,也被和也和祐也抓著問話了吧。

不管外面的聲音,智久急忙攤開手中的信,只見裡面寫著:「我知道妳的目標,只要妳回來,我可以替妳殺了那個人,就算會被他責罰也沒關係……只要妳回來就夠了。」

看著手中屬名為「翼」的信,智久心情有點複雜。他看得出來這字跡有些虛浮,顯然翼才剛醒過來,就匆匆寫下這封信送過來,再加上信裡的話,不難看出翼對炎燄的感情有多深;而從炎燄的態度上看來,似乎是沒把這當回事………他有點慶幸也有點悲哀。

(對這個翼都沒當回事了,更何況是我這個名義上的仇人?)

輕嘆口氣,智久收起這些心思,轉而研究起信中話的意思,不過才沒幾秒就被人打斷思緒。

「智久!」隨著一陣腳步聲的接近,和也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智久回頭一看,和也和祐也身後緊跟著清雅等人,看來是被花門門人擋下,等清雅他們都來了才放行。想到這點他忍不住點頭,相信他們兩人一得知消息後,就恨不得立刻衝進來,但清雅想必老早就叮囑過手下門人炎燄的厲害,在情況不明的時候,不讓人進來才是正確的做法。

至於他自己……其實早就偷偷和那些門人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擅闖進來了。不是他相信自己不會有事,而是他覺得自己就算出事了也無所謂,反倒如果害別人為了救自己而闖進來送死才會讓他覺得抱歉。當然在那些門人面前,自己是保證絕對不會出事的。

「智久你沒事吧?」見智久沒有答話,反而傻愣在那裡,和也又加大音量的問道,結果當然是惹來智久的白眼。

「小聲點,闇月在裡面休息。」隨即又起身向眾人說:「抱歉,我沒有什麼事,不過有點事想說。」

「嗯,既然燄兒休息了,那我們先回百花殿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