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CLOCK ZERO~終焉の一秒~】時田終夜

==============================================

終夜介紹2

 

因為會有劇透嫌疑,所以沒把第2張介紹放在開頭www

 

 


(↑點擊看原圖)

撫子在「夢之世界」遇到的不可思議青年。

在一片燒得焦黑的地方,讀字一個人念著書。

回話很特別,常常無法與之對話。

 

=============================================

關於終夜

 

好‧可‧愛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角色啊~~~(羞掩)

不管是小孩模式還是大人模式都好可愛好可愛>////////<

 

平常的那種很認真卻又像笨蛋的樣子,真的很可愛XD

不過終夜該認真時,還是很認真的,那時候就不是很可愛,而是很帥囉~

 

只是有時候終夜看起來可能呆呆的,或是沒跟上狀況,但其實他每句話都是出自肺腑。

而且我覺得他的那種笨,有時候可以說是一種溫柔……像是他因為身體狀況而倒地時,那種耍笨的樣子感覺像是要讓撫子安心而表現出的模樣。(可能也有百分之一是真的在搞笑XD")

 

終夜很在意和CZ夥伴之間的友情,雖然看起來滿不在乎,但其實是非常看重。

在未來世界,終夜在夢中等待著CZ夥伴的到來,那個地方讓我差點想哭出來。

只要想到終夜孤單的等待著,再加上現實的狀況,就會很心疼終夜……

 

還有終夜很喜歡自己一個人背負所有,並把所有過錯往自己身上攬。

雖然表面上還是一副「沒有這回事」的樣子,但其實他內心深處一直在自責……即便不是他的錯,他也是會不斷的自責;即便當事人原諒了他,他還是會自責……真是個大笨蛋QAQ

 

另外終夜很喜歡別人稱讚他,而且一稱讚他,他就會很得意,超可愛的XD

然後他因為興趣是看書,而且看過數量超級龐大的書,所以腦袋裡記住了很多知識……大概可以稱作「會走路的百科全書」這樣?

不過要活用這些知識……小學生時代大概還不行吧,而變成大人後……科學方面是可以的樣子;生活方面就……啊哈哈。(喂)

終夜的手非常不靈巧,所以生活方面就可想而知……碰機器、機器壞;煮東西、廚房壞。

而且手不靈巧的他還喜歡畫圖,自認很有天分,但畫出來的圖比畢卡索還可怕XDD(重點是字也很醜。)

 

話說在劇情當中會有放學後一起回家時的閒談,透過這些閒談是可以更清楚了解終夜是怎樣的人。

像是不愛吃菜啊,愛看肥皂劇、言情小說,喜歡豆漿……等等。

不過終夜說到看書可以拓展世界時,撫子(女主角)還默默的想說終夜拓展的方向錯誤了XDDD

喔,終夜還不擅長記住別人的名字,雖然說在撫子曉以大義(誤)之後有說會改,但我看好像也沒有什麼改變的樣子XD"

 

最後,終夜的思考路線其實還算直?但做起事來卻莫名其妙……真的是好神奇的一個人啊。

但不管他再怎麼神奇,他還是好可愛!!!!所以我好愛他!!!

 

對了,我都忘記說,終夜超會灑糖的。

看他最後結局的地方,我整個人就是甜得要死……是怎樣,糖多不用錢嗎!?可是我好愛好愛好愛

 

話說下面大捏他又爆字了。

主要是因為我翻譯了好多……終夜的「愛的呢喃」(?)讓我忍不住都想翻譯啊!!!!

 

=============================================

劇情大捏他

 

於是省略過主線部分不講,有興趣的人請看主線心得。(點擊開新視窗)

 

話說一開始終夜出來,除了有點呆呆笨笨兼莫名其妙之外,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前面那句話就夠特別了好不?)

但劇情過一段時間後,就能發現終夜似乎跟什麼神秘人士有來往。

兩人有說到終夜的記憶消失,任務是保護和監視九樓(也就是女主角‧九樓撫子),並注意她週遭有沒有可疑人物。

這對終夜來說似乎是很重要的任務。

 

不過經過這段後,終夜的表現其實還是都和平常沒啥兩樣。(我看是差不多忘了這任務了吧……)

然後終於有一天,撫子發現終夜的工作是模特兒,這讓她很驚奇,畢竟終夜的個性實在叫人難以相信他是模特兒XD

聽到撫子這麼說的終夜就生氣的說撫子真沒禮貌,然後說了句「既然這樣就讓妳看看」,便強制拉著撫子去拍照現場看他工作。

 


說真的,終夜工作時好……可愛?帥?糟糕,我不知道該用哪個形容詞了啊啊啊啊!!!

不過他那抹自信的笑容真棒,彷彿在說:「如何?吾很了不起吧?」(翻譯依然採用仿古語…不喜歡就自行忽略)之類的話,我好喜歡

 

至於在夢中的時候,撫子有遇到哲學者。

第一次遇到時就像上面介紹說的,他就在荒廢的地方看著書,讓撫子搞不懂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看書。

第二次遇到時,兩人看到流星,就講起了願望的事情。但是當撫子說希望哲學者的願望成真時,他卻看起來有點悲傷。

第三次遇到時,他則是在調查幽靈事件,撫子雖然想說那個幽靈八成是在說自己,但哲學者好像沒有這麼想。怕妨礙到他調查,撫子打算要離開時,哲學者卻抓著撫子的衣服不放……很明顯的他其實很害怕嘛XDDDDD

最一次遇到時,哲學者卻是在睡覺,不想吵醒他的撫子就安靜地坐在旁邊,沒想到他卻醒來了,交談幾句話後哲學者就要離開,這時他卻摔了一跤……據說是很華麗的跌倒了XD就因為這一摔,讓哲學者驚訝的說真的有幽靈或詛咒,然後匆匆離開,但在旁邊看著一切的撫子則是默默的想著……那明明就是踩到自己的衣服下擺而跌倒的嘛……

 

之後撫子持續做著夢,終於因此在現實中感到疲累,而被老師留下來詢問有沒有煩惱。

和老師談天結束後已經是晚上,原以為沒人在,卻被突然從背後拍肩膀的終夜嚇到。

終夜說有事要問,居然是直接詢問交友狀況和有沒有可疑人物!(終夜你也差不多一點,雖然簡潔有力,但是也太唐突了吧XDDDD)

重點是他還叫撫子列舉

問為什麼要問這種事,他居然還給我回答不知道XD

害撫子在想自己應該是在跟日本人說話沒錯吧!?

但終夜似乎真的是不知道原因,就說要問問看,隨後便拿出個小型機械,開始"玩弄"它。

在撫子幾乎要以為那機器是壞掉時,突然有人說話了,還大罵終夜不要突然丟出一堆信號,又不是錯誤信息的大博覽會!

講一講後終夜因為嫌麻煩,就叫對方自己去跟撫子講話。(終夜的行動實在是……氣死人不償命唷XD)

這讓對方著急的問終夜問了什麼,終夜就說了任務內容,還有知道那是自己所屬的組織和任務。

「啊啊啊啊、給我慢著!!不對、你給我閉嘴!你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前功盡棄啊?」

這時終夜還說他知道隱密行動就是忍,還說自己不討厭這類活動……我看對方快抓狂…不,根本就是想爆打終夜一頓了吧XDDDD

這下終於讓對方決定自己過來這邊,所以兩人就待在學校等。

一下子對方就來了……而且竟然是曾經在夢裡見過的人!

 

到圖書館。

(也就是夢中見過的紅髮青年)說撫子被人鎖定了。

聽到若說不是說笑,撫子反而能接受,於是問了他是誰,說自己每天都會做奇怪的夢,曾經在夢裡見過他。

若說撫子的量子起了變化,或者是誰故意弄的,才會讓撫子見到相同的夢。而且那不是夢,是現實世界。

但若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事和撫子有關,所以才要調查撫子……終夜也是。

原來終夜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那個夢的世界的人……

不過終夜因為記憶混亂,所以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不能說是在監視撫子……

想知道對方的名字,他說大家都叫他若,所以就叫他若吧。

這時終夜也跟著這麼叫,卻讓若覺得一陣惡寒,但終夜還遲鈍的笑問若是不是覺得很高興?XDD

聽著兩人的對話,再加上自己對終夜的認識,讓撫子猜出終夜大概是再一次接收到去監視、去探四周情況的命令,就直接跑來問她那些事情……這讓撫子突然很同情反逆者啊XD"

問終夜為什麼會記憶混亂,結果似乎是跑來這裡時出了問題,所以才這樣。

聽聞撫子說想相信若,終夜就叫撫子放心,表示他會保護她的!不過撫子不是很期待就是了XDDD"

接著就是老師出現,若跳窗逃跑的戲碼。

 

到了隔天,撫子很想詢問別人的意見,但也不能和其他人說啊……這時剛好看到終夜。

但就算和終夜說了,終夜也只叫她放心,再次表示自己會保護她。

然後終夜就自顧自的走掉了……讓撫子無言的目送他離開。(是說撫子說終夜走路好像企鵝XDD)

 

一兩天過去後,某天放學的時候,撫子本來想找終夜一起回家,卻發現終夜在路上走走停停的,還不時抬頭看著天空。

雖然說不出哪裡奇怪,但撫子總覺得終夜和平常不大一樣……想想後還說「是因為沒有霸氣啊」XD

於是撫子就上前搭話,這才知道終夜正在煩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一問之下才曉得原來終夜的母親,時田零現正住院中,他一星期會去探訪幾次,但每次都會猶豫不決。

看終夜彷彿害怕踏出步伐,撫子就問自己可不可以一起去?這樣終夜也會感覺比較輕鬆吧。

但是實際上和終夜一起到醫院時,撫子自己也覺得很沉重,因為他們到的地方是精神科病棟……

原本看零好像沒有什麼大病,但一兩句打招呼的談話過去後,撫子就聽見了讓自己僵住的一句話……零竟然以為終夜是別人家的孩子……

然而終夜似乎已經習慣了,還是露出很溫柔的表情和零說話,這是撫子平常沒看過的溫柔……

晚上終夜送撫子回家,還跟她道謝。

終夜平時進那間病房總覺得害怕,但今天是因為有撫子才沒有這種感覺。

他說自己不是討厭母親,能見到她就很開心,但對母親來說這樣真的好嗎?他很害怕母親會因為自己去探病而變得更病重。

因為母親想忘了他,就是因為想忘記他才這樣封閉心靈。

「吾非得償還不可。此份罪孽,必須由吾來承擔。」

這句話讓撫子想到終夜上次在當模特兒時也曾說過有必須做的任務……

終夜也有說賺錢是為了母親的醫療費,而且他們家裡有錢,所以不需要別人幫忙,只是這是他必須做的事情,「吾所背負的罪孽,正這麼命令著吾。」

終夜還認為母親的病是因為自己的關係……而且他雖然說自己不會難過,還說了些意義不明的話(喂),但是眼裡卻好像藏有著悲哀。

可撫子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希望終夜的母親能夠早日康復。

 

就這樣又是好幾天後的放學時間,撫子才正打算叫終夜,卻反被終夜先叫住了。

原來終夜今天也要去醫院,希望撫子能夠陪他一起去,因為撫子上次去的時候,零比平常還要高興。

答應要去的撫子就提議要買探病的禮物,只是這種普通人都會想到的事情,終夜原來一直都沒想到啊XD"

於是兩人就一起買了花去探病,零果然也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晚上兩人一起回家的路上,終夜就高興的笑說母親的病讓人看不出來,甚至像是回到過去時一樣。

後來講一講,終夜突然叫撫子在原地等著就自己跑掉了。

面對終夜這種莫名其妙的舉動,撫子一整個就是隨便了,誰叫她習慣了XD

過了十分鐘後終夜終於回來了……還抱著一大束花……原來他是跑去買花啊♥♥♥♥

雖然是謝禮,但是好貼心wwww


「吾就想,汝和此色十分相襯呢。」

唉,終夜明明平常都在發呆;明明一開口就是奇怪的話;明明就和看氣氛這些詞彙無緣……但居然會送花。(這些可都是撫子說的喔!)

收下花後撫子當然就道謝啦,不過終夜就叫她不要道謝,不然他不就又要再給撫子謝禮了嗎XD

後來撫子講了什麼我忘記了,總之終夜突然就沒了笑容,有點困惑的看著撫子。

當撫子有點慌張的不知道自己說錯什麼時,終夜突然說起零的病。

他說零的病因真的是他,所以他認為是命運,於是放棄了。後來知道箇中原因,但為了大局讓他又放棄了。

撫子默默的想著終夜內心的悲傷並不是那種『沒辦法』的感覺啊!可是終夜突然自信的笑了,說他錯了。

「已發生之過去無法改變;此刻卻能有所變化。」

零只因為單純的一把花束而笑了,雖然很小但今天有了變化。這是撫子教給他的。

「……撫子,今後吾將會令汝走向殘酷的命運吧。」

「吾無法告知汝那為何事,亦無法抗拒之。」

「可吾將不再放棄地任由命運擺弄。」

「即使已發生之事實無法改變,吾仍願發誓不令汝感到悲傷,以此花為誓。」

只是撫子根本聽不懂終夜在說什麼……只覺得這麼認真說著奇怪的話的終夜,彷彿要去遠方……

低聲說著「…絕對…」的終夜,看起來卻還有點迷惘。

 

緊接著迎來了假日,這天終夜意外的來訪。

原本撫子還以為是要去探病,但終夜並沒有特別決定要去哪,反而叫撫子說她喜歡的地方就行。問為什麼的話……

「實在不解風情哪,自然是約會啊。」

終夜還說這是想給撫子個驚喜,而且他前幾天看到的書上還寫有『唐突的去約人是吉』XDD(他看的是占星雜誌還是啥啊……)

雖然他說書上寫這樣做女生會高興,但撫子只覺得終夜大概又是被什麼書影響了,其實只是來找朋友玩XD"

要出發前終夜還叫撫子不要帶レイン,因為約會是兩個人單獨出去的啊,有第三者在會很掃興。

出發後,終夜就叫撫子選自己喜歡的地方。本來撫子還在想終夜平常不都是硬拉著人走,今天怎麼這麼溫柔……的時候,終夜就說之前看的書說女生喜歡電影,於是提議去看電影,撫子也就同意了。

一得到同意,終夜就直接走人,讓撫子理解終夜還是一樣強勢嘛

接著兩個人就看了電影,逛書店、去咖啡店喝茶休息。甚至因為終夜主張連戲劇上都有演去公園散步,所以他們也去公園了。(終夜你好可愛XDDDD)

還有逛雜貨店、買甜點吃……果然很有約會的氣氛啊~終於撫子走累了,但終夜還好有精神……

不過看撫子很累,終夜就問要不要去他家休息。撫子點頭說好,讓終夜看起來好高興啊>/////<

到終夜家,撫子還驚訝他住的是普通公寓,難道說因為用那種口氣說話,所以就要住在古城嗎XDD

因為終夜母親住院,所以他是一個人住,但意外的是他家很乾淨,一點都不像男孩子獨自居住後會出現的豬窩……

既然有客人,理所當然的終夜就要去泡茶,但是……聽到廚房傳來好大的聲響,又想到終夜在生活方面上的白癡程度……真的會有茶讓他泡出來嗎?想到這,撫子立刻衝去廚房說要幫忙XD

終於茶成功泡完,兩人喝茶聊天,說到房間很乾淨很意外,終夜就說他很對整理東西很拿手。

又看到四周掛著畫,一看到特別抽象的畫,撫子就問說那是終夜畫的嗎?

「汝為何知道?果然此等名留青史之名畫,會表現出畫者的人性嗎?」(原諒我笑翻了……)

據說是2歲時畫的東西,而且終夜還是一直認為自己很有繪畫才能啊……

是說撫子有看到2歲的畫上的時間是寫1998718日,但那時候撫子才剛出生呢,怎麼終夜會是兩歲?

才想詢問時,終夜卻一臉開心的拿著好多書站在一邊。原來是撫子說過喜歡書,所以他就拿自己的藏書來借她了。

看撫子驚訝的問為什麼,終夜還以為她不開心,就問那糖果呢?又想到剛才撫子泡茶很厲害,就說他還有其他好的茶葉喔!(好可愛……終夜你怎麼這麼可愛……)

撫子就著急的叫他等一下,因為終夜真的很奇怪!雖然很溫柔,但是太過溫柔了!而且終夜雖然今天都很開心的樣子,但好像很焦急。於是撫子就問他發生什麼事了?

這讓終夜驚訝的問為什麼?

撫子就說終夜太溫柔……還是該說太正常(?)了……於是很認真的問他今天究竟為什麼約自己,為什麼對她這麼好?

這時終夜就好像突然沒氣似的坐上沙發,「……吾今日很怪嗎?或許如此。」



撫子跟著坐下來,擔心的看著奇怪的終夜,他卻突然伸手碰撫子的臉。雖然她害羞的想躲開,但終夜的目光看起來很真摯,也好像很寂寞。

終於,終夜開口說自己搞不好只是想被原諒。

「吾雖然已做好覺悟,但內心深處或許還有罪惡感。」

「不過,吾想讓汝開心的心情並無任何計算或虛假。」

「汝不因吾的個性而退縮,正眼直視著吾,並與吾同在。對此,吾著實感謝汝。」

「吾亦想令汝開心,望汝展開笑顏。不知該怎麼做,汝才會再一次展現如同上回贈花與汝時,汝的笑容呢?」

「──吾不斷地在思索這些。這決不是因為想被原諒。」

雖然聽著這些話很害羞,但撫子總覺得不安,不懂終夜的表情為什麼那麼悲傷。

於是她伸手握住終夜的手,「……也就是說,你想讓我開心對吧?謝謝你……但是……」

「終夜你……背負著什麼吧,所以、你才會露出這麼難過的表情對吧……?」

她大概知道終夜背負的事情和那個叫做若的人所說的事有關。

本來撫子因為害怕,再加上終夜沒有知道得很詳細,所以沒有多問。但總覺得今天的終夜不同,心想今天的話搞不好能聽到正經的答案……但更正確的說法是,她想要問,她想要知道有關終夜的事情。

於是她開口問終夜所背負的,是不是那個若所說的事情?

終夜雖然沒有回答,但是目光相當認真。

撫子再問他雖然曾說過記憶混亂,但現在是不是已經恢復了呢?是不是已經知道自己必須做什麼了呢?

沉默了一下,終夜輕輕點頭,說自己腦內的資訊已經整理完八成了。

所以終夜真的是別的世界的人,也是為了某個目的而接近撫子,為了這些才對撫子有罪惡感。

但當撫子問到之前說過的「令汝走向殘酷的命運」是不是指終夜會危害她時,終夜當然馬上大大的搖頭。

「並非如此。或許會令汝傷心,可決不會傷害汝。吾會保護汝,讓事情不致如此。

問到關於母親的病和這是否有關時,終夜顫抖了一下才說自己為了任務的關係,從嬰兒時期就有了許多知識與成熟的精神,而且為了得回失去的記憶還拼命看書,更是增加了知識,「──會被忌諱與厭惡,亦是理所當然吧。」

聽完這些話,撫子反而問有沒有自己做得到的事,讓終夜嚇了一跳。

「汝能相信吾嗎?向來自其他世界的吾,詢問此等事情無所謂嗎?」

「因為……說真的雖然很難相信,但是終夜珍惜伯母的心意是真的啊……我是這麼想的。」

更重要的是,終夜的回答也表示他很重視自己啊……

然而終夜的目光十分哀傷,吾將會令汝走向殘酷的命運吧,但是吾對於自己的任務毫無迷惘,也早已做好覺悟。」

「只是,若能允許吾有所期望……即便短暫,吾亦希望能與汝共處更久;盼汝在此世界的時光,能與吾一同度過。」

「──僅僅如此。實在是,十分自私的心願哪。」

害羞的撫子低下頭,還是問了終夜的目的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