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櫻援歌‧炎之部】第六章 紅原

(結果自己還是一樣無力嗎?)

清醒過來的智久第一個浮現的想法只有這句話。

雖然明白自己在武術方面可以說是弱不禁風,但眼睜睜的讓人在自己眼前帶走炎燄,實在讓他難以忍受。

如果這七年來,他能更努力的練武,說不定今天炎燄就不會被人給帶走。一想到這點,就讓他懊悔的想要打自己一拳。

「智久,你有在聽嗎?」

看著智久一臉陰沉,不曉得在想些什麼,亮忍不住出聲叫他,而智久也因此回過神來,然後才搖頭回答:「抱歉,我有點失神了。」

亮沉默了一會後,才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你不要忘記,對方的功力甚至比我還高,就算你這七年再多麼拼命,今天的狀況也不會有所改變。」

「我知道…!」被說中心底的想法,智久有些焦躁的喊道,卻被亮給打斷。

「既然如此,你要做的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好,而不是去懊悔過去的事。」

有些不愉快的瞪了眼亮,智久卻也因為亮用平靜的聲音指責他,而冷靜了下來。

(沒錯,比起過去,眼前的事情更重要──……)

如果這樣的想法,也能獲得炎燄的理解,或許她就不會為了復仇而斷送自己的未來。智久淡淡的笑了一下,自嘲著自己想得太過簡單。炎燄的仇恨是那麼的根深蒂固,又怎麼會輕易的接受這種想法呢?

微微嘆息一聲,智久暫時將這些想法拋諸腦後,開始和亮等人談起目前的狀況。

看智久的神情恢復成平常的模樣,和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在炎燄被那一頭粉紅色頭髮的男子帶走後,他們便在智久的房內等智久清醒。而在這段期間,和也曾和亮提過,智久醒來之後一定會很懊悔炎燄在自己眼前被帶走一事。

雖然亮以『你怎麼會知道』的眼神回答他,但他再怎麼說也是從小和智久就有交情的超級好朋友啊!所以這點小事,他怎麼會不知道!

但沒想到亮居然這麼快就幫智久解決這個煩惱,讓和也不得不佩服起來啊。

「所以說,你不反對和花之宮老爺他們坦承?」亮的疑問引起和也的注意。

在和也和祐也的說明之下,亮及桃月已經知道花之宮夫婦察覺了炎燄的事情,但顯然在祐也拿毒藥去花門的時候,兩個人就已經想到清雅他們的反應了,所以顯得很平靜,一點也不訝異。

「他們畢竟是花門門主,還是處事經驗豐富的長輩,大概已經摸清楚我們在幹什麼了吧。」智久聳肩說道,「既然如此,還不如講清楚比較好。更何況,他們兩位似乎也沒有惡意。」

一旁的桃月聽見智久的說詞,立刻生氣的喊:「爹娘怎麼會有惡意!」

智久卻只是淡淡的看了桃月一眼,隨口解釋:「畢竟他們有他們的立場。天曉得他們會為了那些複雜的立場,做出什麼,或者被迫做些什麼。」

聽這解釋雖然讓桃月依舊生氣,卻也不能反駁什麼。畢竟她雖然不曾認為雙親會對炎燄做什麼壞事,卻也是因為立場問題,而不想將炎燄的事情告知雙親,免得替他們惹來麻煩。

「還有和也和祐也,你們兩個就別再管這事了,聽明白了嗎?」智久以嚴厲的眼光望向兩人,卻發現兩人幾乎是毫不猶豫的連連搖頭,一臉堅決的回看他。

智久雖然驚訝連祐也都不聽他的話,卻也不打算就此讓步:「你們不會半點武術,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怎麼辦?況且那個粉紅頭雖然不知是什麼來歷,但肯定不簡單,你們再繼續蹚這混水,只會讓你們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那麼你又如何?」和也也不肯讓步的回問,而祐也則是在一旁點頭附和,「難道你蹚這混水就不危險?」

「我至少還有一些武術底子,你們有什麼?」

「在闇月小姐和那個粉紅頭的武術之下,連亮都不敢說自己能贏,你又憑什麼保住自己?」

「就算保不住自己又如何!如果闇月要的只是這條命,我……!」發現到自己在說些什麼,智久硬生生的吞下後半段的話,才又若無其事的繼續說:「總而言之,我的安危用不著你們擔心,你們兩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對山下家和中丸家來說都是一大損失。」

「山下家還是中丸家的損失隨便怎樣都好,我只知道我龜梨和也不會眼睜睜看著笨蛋朋友去送死!」

大概是和也堅定的語氣鼓勵了祐也,他也接著說:「我、我也是……我想幫助智久哥,也不想你白白犧牲……」因為智久對他而言是很重要的親人,甚至比雙親還要重要,所以就算反抗智久,他也跟和也一樣,不會讓智久去送死。

聽見兩人的話,智久雖然感激他們的心意,卻還是不願意讓兩人再更涉入這件事,而兩個人也絲毫沒有讓步的意思,於是三個人就沉默的互看。

過了一會,沉默依然持續。明白三人再繼續這樣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結果出現的亮朝智久說道:「就讓他們跟著吧。」

話一出口,和也和祐也便笑了,反觀智久則是瞪著亮,以眼神索取理由。亮也開門見山的說:「反正你不給他們管這事,他們也會跑來找我打探。」尤其是龜梨和也,看他剛才發話的氣勢,如果真不讓他跟,八成天天死纏爛打的找他打探消息。「既然如此,就讓他們跟著你,至少你還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而不會踏入危險的地方。」

瞥了一眼正高興著的和也和祐也,智久也明白如果他還是選擇阻止他們,亮所說的話大概會成真吧。既然如此,果然還是亮的話是正確的,起碼他可以防止他們踏入危險地帶。

於是智久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亮的話,也讓一旁的兩人真正鬆了口氣。

微微嘆息一聲,智久起身說道:「那麼,也該去拜訪花門了。」

 

 

 

看著手中的白色藥瓶,清雅忍不住想起已逝去的老友們。

(對不起……)

這句話他已在心底重複了好幾次,但他知道這句話永遠也無法傳達給老友們。雖然他也知道他們不會怪他,只會笑著說「沒關係,不是你的錯呀。」因為好久以前,年輕狂少的他犯錯後,他們也總是這樣笑著。

「原來你在這裡啊。」

看著坐在外廊發呆的清雅,梅月一邊走近一邊說:「他們已經來……」話才說到一半,梅月的視線在落到清雅手中的藥瓶後便停頓了下來。

原來她親愛的丈夫並非在發呆,而是又在自責了。然而她沒有說什麼,因為不只是清雅而已,就連她也是該被責備的對象。

察覺到梅月的視線,清雅笑了笑,將藥瓶收起,才起身問:「妳剛才是說他們來了嗎?」

「……嗯。」

梅月點點頭,然後兩人便往來客等待的房間移動。

走進房內,清雅不意外的看到自己的女兒、亮、智久、和也以及祐也。他微微笑了下,直問:「燄兒被人奪走了吧?」

這一問便讓智久等人一僵,好一會後智久才開口問:「您早知道會這樣?」見清雅點頭,智久便有些不愉快的問:「那麼為何眼睜睜的看著闇月被帶走?」

清雅淡淡的看了眼智久,才說:「不是你們一群年輕孩子想要靠自己解決的嗎?」自知理虧的智久等人也沒有爭辯,只是低著頭聽清雅說話。「然而你們卻連燄兒的身後有什麼都不曉得,只知藏匿,未免太過兒戲。」

「言下之意,花之宮大人是知悉闇月身後有什麼嗎?」雖然被清雅嚴厲批評,智久還是從清雅的話中抓到一絲線索,其他人也集中視線在清雅身上。

清雅點頭,吐出其他人相當陌生的一詞:「紅原。」見眾人臉上的茫然,一邊的梅月便自動的解釋起來。

原來所謂的紅原便是專門暗殺貴族的刺客組織,每次的行動都很迅速,鮮少留下線索,即便當真抓到了刺客,這些刺客對紅原的事也從未透露半點,甚至是為了保密而選擇自盡的人也不在少數。也因此,有關紅原的一切都是個謎,唯一清楚的一點就是紅原的所有成員都痛恨著貴族。

原本清雅和梅月並沒有把紅原這樣一個組織放在心裡,只覺得這是一群受到貴族迫害,因而開始暗殺貴族的刺客,也不覺得他們有需要去幫助貴族清除紅原────反正他們也沒有很喜歡貴族。更何況紅原所殺的貴族,幾乎都是一些道德敗壞的傢伙,清雅和梅月就更無意去剷除紅原。

但是發現到炎燄可能身處紅原後,兩人就開始試圖調查紅原的事情,甚至拜託過前任風門門主(也就是信子之前的那位門主),最後好不容易有些眉目……

想到這裡,清雅忍不住皺了下眉頭,查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亮已經察覺到炎燄的身分,並告訴了桃月,那時根本就不可能要桃月撒手不管,這是清雅最大的失算。

嘆息一聲,清雅說道:「紅原並不單單只是一個刺客組織,他們的背後還有一個援助,而且是貴族。」

清雅的這句話讓眾人驚訝不已,桃月甚至開口問:「但是紅原不是痛恨貴族嗎?既然如此,又怎麼會接受貴族的援助?」

「這我們並不清楚。」清雅搖頭說道,「但那個貴族絕對擁有很高的身分,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

如果沒有足夠的身分和財力,根本就不可能援助紅原。因為在牢中無聲無息的被人救走的刺客也有不少,就算紅原的人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救走有多人看守的刺客,而且那些看守人在事後要不閉口不談此事,要不就說自己什麼也不知道。這樣的表現足以表現出,有人命令他們放人,而且此人位高權重到他們不敢透露半點風聲。

敢讓人在天皇眼下放人且一點風聲也沒有出現,這種位高權重的人恐怕沒有幾個────「那人大概是和山下拓篤同樣,甚至是比他更高階的官人。」

這個消息再一次的讓眾人詫異。

山下拓篤現在的官位是右大臣,與他相等官位的便是左大臣、內大臣以及藏人所別當,比這些更高位階的官人就只有太政大臣。

由於炎燄痛恨山下家,卻仍然待在紅原,可以得知援助紅原的人絕非山下家的任何一人,自然山下拓篤也是不可能的人選,所以剩下的這些左大臣等人,就是清雅他們所懷疑的對象。

「但是不論援助紅原的是誰,一旦你們想要帶回炎燄,勢必會與紅原為敵,自然也是要與此人為敵。」清雅頓了頓,才又繼續說道,「此人必定有足夠的權勢剷除你們,甚至於是你們的家族,如此你們還想要帶回炎燄?」

「那是當然的!」桃月毫不猶豫的回答。為了帶回炎燄,她並不在乎自己會受傷還是會喪命,至於清雅所說的家族……她相信她並不需要擔心花門甚至於清雅夫婦的事情,況且就算桃月自己當真為了清雅兩人的安危而放棄救炎燄,清雅兩人還是會去救炎燄,既然如此桃月還有什麼理由放棄呢?

而一邊的亮也是跟著點頭,桃月既然不願放棄,他當然也會陪在桃月旁邊。

反觀一邊的智久,其實也沒有任何退縮的意思,但他卻猶豫的看向身邊的和也及祐也。他不在乎自己會變得如何,也不擔心山下家會變得怎樣,但是身邊的這兩個人不一樣……他們沒有任何自保能力,尤其是和也,他不像祐也還有山下家做後盾,和也身後的中丸家雖然也不小,但碰上左大臣那些高官,估計也很難堅持住。

大約清楚智久心裡在想些什麼,和也朝智久笑了笑,「你放心吧,我們家的中丸老爺到處送兒子去聯姻,不就是為了這種時候?」

祐也緊接著說:「我想要幫助智久哥…也不、不會扯大家後腿的…所、所以……」

見祐也扭捏的樣子,智久笑了出來,伸手在祐也頭上拍了拍後才轉頭向清雅說:「如您所見,我們也沒打算退縮。」

以嚴厲的眼光環視過眾人堅定的神情後,清雅才露出微笑,對著他們低頭,「我代替死去的闇月夫婦向你們道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