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雲長

==================================

關於雲長

 

我一路這樣玩了下來,就這石頭臉的傢伙半點能讓我萌起來的感覺也沒有……

頭髮和釦子纏在一起的部分我笑了,但還是沒萌起來……

石頭臉你這條路線到底怎麼回事啦!?連翼德都有讓我萌一下,你這條路線卻什麼也沒有!!

決定了,愛的大排名石頭臉墊底。(蓋章

 

不過雲長還是有讓我覺得喜歡的地方,那就是……他的長髮。

某張騎馬和黃漢升(黃忠)打起來時,我看著他飄逸卻沒怎麼被畫到的長髮煞到了。(←那什麼東西)

獨自從仲謀軍救花出來,騎馬時的飄逸長髮也讓我喜歡……

幾次下來我發現我都完全無視於他的臉,只看著他的頭髮說好帥。(←超過份)

只能說我真的很喜歡長髮XD"特別在對雲長沒有愛的時候,就會忍不住去看他的長髮……

 

話說雲長的個性呢,就是很嚴肅很正經,讓人完全不想去跟他搭話。但是他是個好人,會默默的溫柔的幫助別人,卻一臉「我沒做什麼」的模樣,是很吃虧的個性呢………

到後期就會覺得……芙蓉說話說得很精闢,雲長就是個陰暗又膽小的傢伙,當然雲長的膽小是情有可原。

而雲長本人也說自己很軟弱,總是只想到逃避……這點老實說,我覺得根本是雲長的老爸和爺爺有問題好不好= =

這種事也不少見,就是家人以優秀的哥哥姊姊(或弟妹)為榮,而失敗的自己就有種被放棄、被輕視的感覺。

所以雲長才會想逃啊,換了是我……搞不好會跟雲長一樣,寧願留在三國裡呢。

只是雲長中後期一直逃避也會讓我覺得很火大…………本小姐都屈尊來幫助你這石頭臉了你還逃個P!!?(喂)

 

啊,對了,雲長路線中會看到真正的關羽。

其實我看到關羽,又聽了雲長的故事後,我就在想……其實孟德玄德仲謀那些人也是穿越過來的對吧!?他們其實只是忘了自己是現代人的現代人對吧!?尤其是仲謀絕對是哪個搖滾樂團穿越過來的對吧!!!!!!

 

最後回去現代當然也看到了雲長現代的模樣……老實說,比在三國的時候好看多了(雖然是短髮XD")

 

====================================

劇情大捏他

 

雲長的劇情路線從一開始就和別人不同了呢。

 

一開始花在翻那本書之前,就有先在圖書館撞到人,還撿到對方的眼鏡。

因為找不到人,所以花就先收著那副眼鏡,想說之後再拿去失物招領的地方。

沒想到之後就飛到了三國時代去。

 

之後就是被孔明指點去找玄德,待在玄德軍中並意外看到書中的策略。

第一戰新野之戰勝利後,荊州戰時和平了一小段日子。

這段時間花想說去拜託雲長教自己關於這個世界的知識,在等待雲長回來的期間,花因為獨處的關係而突然覺得寂寞,想起原本世界的親友……

這時雲長剛好回來,只是一開始看到花時眼睛瞇了一下,讓花以為自己被瞪,後來聽到雲長說果然是她時,花就問雲長是不是眼睛不太好?

雲長說有一點但不妨礙平日作息。聽雲長這麼說,花就想起自己撿到的眼鏡,便拿給雲長用,誰知道度數竟然剛剛好呢。

雖然是別人的東西所以不能給雲長,花就答應說以後來找雲長時會帶來借他。

後來雲長才問花找他的目的,不過因為雲長有工作,所以叫花先等等,還讓人拿上點心給花吃。

一問之下才知道那好吃又有點像現代餅乾的點心是雲長做的,讓花訝異不已。

後來雲長就說要教花騎馬,兩人就去馬廄找赤兔,然後出城去練習騎馬。

雖然雲長說赤兔本來不是該他收下的馬,但花還是覺得赤兔和雲長很親近,讓雲長或多或少都有點高興吧。(我猜的,因為雲長微笑了Orz

 

一直到黃昏時,雲長就準備要帶花去某個地方……

原來是來看夕陽呀……

雲長說看著這個景象會忘卻一切,感覺什麼都無所謂,當他想獨處時都會到這,而且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想讓花看這景色。

確實因為想起原本世界的事情,所以花有點沮喪,所以花就向雲長道謝。

雲長就叫花不要放棄,「就算是現在不會實現的願望,只要一直希望下去,總有一天一定會實現。」

「連希望都放棄時,所有的路都會斷絕吧。」

晚上被雲長送回房間的花就想著,雲長其實是很溫柔的人,還想說下次要請雲長教自己做那個像現代餅乾的點心。

 

之後的路線就和一般主線沒啥兩樣。

就是玄德軍被孟德大軍逼得棄城逃跑,花失足落入合中被孟德帶走………等等的,一直到和仲謀軍同盟,被雲長接回玄德軍都是一樣的。

不清楚的人可以直接去找主線的捏他來看。

 

赤壁之戰結束的夜晚,花在自己的房內看著書,下定決心要幫助雲長。因為書是雲長幫花從孟德手中拿回來的,甚至因此放走孟德而被責備。

這時候雲長就來找花,然後書發出白光,兩人就這樣飛到陌生的森林中。

 

一開始花還以為書不見了,原來是一邊的雲長拿在手中啊。

拿回書後花就發現書的封面顏色不同,裡面也有多出的空白頁。

正當兩人走到山道上,想要確認自己身在何處時,迎面跑來個腳似乎受傷的小男孩,並拜託雲長幫忙趕走襲擊自己與父親的山賊。

雲長叫花和小男孩待在原地等待,就自己跑去救小男孩的父親,沒多久兩人就一起平安的回來。

從那個父親的口中得知兩人身在泰山,而且是在十年前黃巾之亂發生的時代。後來就接受了對方的邀請,前往對方的宅邸借宿。

 

晚上兩人就在討論過去和回到原本時代的事情,還從雲長那得知原來那個小男孩亮,就是花的師傅孔明。

花還說雲長非常冷靜,雲長則是回說慌張也沒有,而且如果是沒有辦法的事也只能放棄……這讓花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後來因為花沒有想到該怎麼做才能回原本時代,就變成陪雲長去某地方。

 

隔天早上兩人就去買旅行用的東西……是說我居然還要用迂迴戰術讓老闆開心,才能得到很多贈品,才能讓雲長很開心啊!這是什麼鬼東西!!

不過也意外知道雲長是負責管理財務的,因為玄德用錢很豪爽,翼德只會買食物XDD"

開始旅行後才知道雲長是要去找人,而且還說是只有在這個時代才在的人……不過雲長也說自己也不清楚,所以才想去確認看看。

到了傍晚雲長說要露宿,花就去幫忙找木柴和汲水,等回去時就發現雲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去打獵,正在烤肉中。

想想雲長又很會買東西,又會煮飯做點心,花就說雲長很有家庭主夫的味道XD"

老實說……我也好想吃烤肉……雲長快烤給我吃(抓)

一邊吃花就想雲長做的東西吃起來都有種親近的感覺,就說自己很喜歡雲長做的東西,兩人的口味說不定很相近。

雲長則是有點自嘲的感覺說是怎麼樣呢,讓花想起雲長有時就會露出這種曖昧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被問在發什麼呆,花就趕緊說希望雲長教自己做點心,雲長也答應了。

 

過了一陣子就快到目的地時,雲長變得越來越安靜,似乎還有點緊張。

當快進城裡時,雲長就叫花進城後叫自己為長生。

進城投宿後,雲長就去出去做自己的事,而花就自己在城裡到處看看。

到處亂走後聽到有人叫雲長的名字,花就過去想找雲長,結果發現只是同名的人而已。

是說,突然出現這麼一個有點史實感的人物,讓我整個好不習慣囧

本來花想著要把這件事告訴雲長,結果雲長卻一整晚都沒有回旅店,有點擔心的花隔天早上就去外頭找雲長。

讓雲長很抱歉的說他應該一開始就說自己可能不回去才對。

問了這裡是不是雲長的故鄉,雲長就說自己的故鄉在別的地方,還順便轉移話題說自己應該有叫花稱呼自己為長生才對。

結果花剛才完全忘了這回事,還大聲叫雲長,並且連續叫了很多次XD"

兩人才剛回到旅店,外頭就傳來吵雜聲,出去一看才發現黃巾黨在攻擊城鎮。

一旁的雲長不知為何臉色很差,但花還是說要先救城裡的大家,可是雲長卻說不行,說自己沒辦法救人,說城鎮會被攻陷,過去沒有辦法修正……

花就問雲長以前也看過城鎮被攻陷的樣子嗎?雲長就說不管是現實或夢中,他都看過很多次了……

但花還是秉持著現在還不一定會被攻陷的信念想要幫助大家,雲長又說沒有用,因為一切都一樣,這裡也沒有『他』的存在。

雖然不懂雲長在痛苦什麼,花也不願意什麼都沒做就放棄,便使用書來看幫助大家的策略……其實我知道在忙碌緊張時,大家都會忽略很多事情,但是我記得花好像沒有和雲長說過書的策略的事情呀,雲長竟然知道這些,花當下不覺得奇怪嗎?還是說是我記錯了~”~

正當花把策略告訴雲長後,昨天花遇到的關雲長就剛好經過看到他們,叫他們趕快逃走。

看到關雲長出現,雲長似乎很震驚。這時花就把策略也告訴關雲長,想尋得協助,不過一邊的雲長整個就是恍神不說話,讓花有點不知所措。

關雲長很認同花的策略,便要花去藏起來等,然後帶著雲長一起去實行策略。

晚上黃巾黨撤退,看火還沒滅掉,花就想去幫忙,卻被殘餘的賊寇看見,就這樣被綁回去黃巾黨的根據地……

在那裡聽黃巾黨要開始進攻洛陽,花就想至少要讓犧牲減少,便說要幫黃巾黨占卜,對方首領也覺得有趣就讓花占卜。

花便趁機利用書來看策略,告訴他們將會從哪裡進攻,並說叛亂成功只限於納百姓為己方的場合。

這時候黃巾黨根據地遭受城鎮居民攻擊,趁著混亂雲長就來救花,還說他還以為這次會變成失去她……

來不及問是什麼意思,關雲長也找到了兩人,便說要撤退了。這才知道原來大家是為了救花,才來幫忙的。

 

回到旅店後,雲長就說這次都是多虧花的幫忙,還說他一直覺得花很容易遭受危險,沒辦法不看緊她,但最後被幫助的卻是他呢。並說他什麼都做不到,差點又要重蹈覆轍。

聽到這花就問是什麼意思,雲長就告訴花自己的故事。

他說自己是來這個城鎮找關雲長,以及『他自己』的。而他其實和花一樣,是從現代來到這個世界的,但是卻不記得自己在日本的哪裡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也不記得自己怎麼拿到那本書的。

但是他卻記得三國的歷史,也很清楚關羽的事情。雲長還解釋三國的人都有名字和字,而在這個世界的人都是把字當成名字,可能是因為這個世界裡的人的命運雖然很像,但實際上卻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接著又說到書上寫的『執棋者志成前,自身同化為棋』中的棋子,指的是在這個世界中打仗的武將們,而從現代來的人在讓白紙上鋪滿文字前,也會變為棋子。

而雲長在完成之前,就失去了那本書,所以無法完成自己的願望,只能永遠成為棋子。

雲長又說自己不是真正的關雲長,雖然不記得真正的名字,但在這個世界得到的名字叫長生。之前花遇到的關雲長才是真正的關羽。

原來雲長剛來這個世界時,是被關羽撿到並給予照顧,在陪關羽打擊賊寇時,他也明白了書的用法。沒多久黃巾黨就襲擊了這個城鎮──

關羽要雲長去避難,因為還有黃巾黨的殘黨,並問雲長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原來雲長是在找書,但是那本書在燃燒倒下的柱子附近,已經開始燒起來了。雲長就說自己已經放棄了,就算沒有那本書他也可以幫助關羽。

關羽就問那不是雲長說過能證明它存在的重要東西嗎?叫他不要那麼簡單放棄。

當雲長說就算不回去也沒關係時,關羽就叫雲長在那等,似乎是想要幫他拿回書。這時一邊的黃巾黨的人就要攻擊關羽,被關羽殺掉後,雲長就不解的問為什麼自己明明期望黃巾黨全滅,但為什麼還會有殘黨?

「──聽好了,不管是想使出多麼巧妙的策略,在戰爭之中沒有絕對。

叫雲長把他的知是用在正道上之後,關羽就和書一樣一起消失了……

從那天之後,雲長就被周圍的人當成真正的關羽,而不是叫做長生的少年……

雲長說這只能想成是因為書不見了的關係,然後繼續說自己之後和玄德他們一起打仗,在麥城被仲謀軍俘虜並被處刑,這是他身為雲長第一次的死亡。

當他以為自己死了,但在張開眼睛時他又在被黃巾黨襲擊的這個城鎮裡,一切都回到他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時同樣的狀態,又再一次和玄德相遇……幾年後他遇到同樣拿著書的人,那個人達成了讓孫伯符統一天下的願望,而雲長則在和孫軍的戰爭中死亡。而和花相遇的今生是第四次的生。

雲長說這就像是平行世界,因為和花相遇的玄德雖然很像雲長死前遇見的玄德,但卻是不同的人,而在這些世界裡不會變的,異質的東西只有他的存在。

覺得這樣很悲哀的花就問要怎樣才能讓雲長回到現代?雲長則說不知道,以前她也曾試過想和同樣擁有書的人回到原本的世界,但結果也沒有用,並說自己大概已經回不去了吧。

花雖然說一定還會有其他辦法,但雲長整個就是放棄狀態,還說自己只是演出關雲長這個角色的棋子而已。

但花就說不是,還說雲長不是幫她從孟德手中拿回書嗎?那個不是關雲長的責任吧?還說因為不是真正的關雲長,而是雲長的關係她才能拿回書的!

她也說現在城鎮沒有被攻陷,真正的關雲長也沒有消失啊!既然過去能夠改變,也一定能找到讓雲長回去的方法!

雲長就苦笑說聽花這麼講,讓他真的有這種感覺……看著雲長稍微開朗的表情,花鬆了口氣,並希望能夠和雲長一起回到現代。

 

之後為了確認過去的雲長有沒有出現,兩人就在城鎮住了下來。

雖然雲長因為罪惡感而對關雲長有點敬而遠之,但因為尊敬關雲長所以能一起說話還是很高興。

某天雲長拿著書要去還關雲長,花也跟去了,但是關雲長似乎不在家。於是兩人到了傍晚又再去找一次關雲長,發現關雲長還是沒有回來,覺得奇怪便問起附近的人,對方卻說沒聽過關雲長這個人!

而雲長就又消沉起來了,說這些都是不會改變的。

回到旅店後,雲長就叫花不用在意,因為這一切都是他失去書的錯,和花沒有關係。

花難過的想著難道變成棋子就是這樣子嗎?然後又想到書裡面也有棋子,但卻有少一個,便跟雲長說起這件事。

雲長是說那個少掉的棋子應該就是『關雲長』,花就想說只要把棋子放回來,一切就會恢復了嗎?

消極的雲長則說就算棋子回來也只有他一個雲長,所以是沒有用的。

花就反駁說雖然關雲長消失了,但以前的長生也沒有回來!

沒有等雲長說什麼,花就翻開書來想要確認棋子的數量,結果書就發出白光,兩人就這樣回到原本的時代。

 

高興過後花就先確認棋子的數量,卻發現棋子剛好三十個沒有少!就連雲長都很驚訝,因為之前書的持有者也說棋子少一個啊!

不過花有說一開始棋子的確是少一個……這時後突然翼德就出現了!原來是玄德在找雲長啊。

離開前雲長就跟花說不管棋子有沒有齊全,他是『雲長』這件事是不會改變的,並叫花不用在意他的事情。

一邊的翼德在雲長離開後就問花是不是和雲長吵架了?花當然是否定了,翼德也就和花道晚安離開。

 

獨自待在房裡的花就開始整理起雲長的事情,就想說不知道雲長當初的願望是什麼,如果實現那個願望會不會就能回去了?

想到這裡,花突然想起自己不知道是許什麼願望而來這裡的……回想完後,才發現花原來是因為覺得當軍師指揮軍隊很帥,所以想試試看而已。雖然是很無聊的事情,但她現在的願望是要幫助雲長,和雲長一起回現代。

於是花決定隔天就去問雲長最初的願望是什麼……但是,卻一直被雲長避開,就算跑去他房間找人也還是不在。

當花在想自己是不是給雲長帶來麻煩時,翼德就剛好經過,還說雲長剛剛還在房間裡而且正在休息的啊。

雖然翼德說馬上去追還追得上,但花就說不用了,擔心自己給雲長添麻煩。

想了一下後,翼德就叫花待在原地等他,人就跑走了,不知所措的花只好乖乖的在原地等人。

過一會後,翼德就強硬拉著雲長來了,還跟雲長說如果做了壞事就要趕快道歉才行XD

叫兩人趕快合好後,翼德就跑走了。被留下的雲長就帶花進去房裡談話。

然後花就開始說起讓雲長回去的事情,但雲長就問如果他不希望回去呢?還說就算去想方法也沒有用吧。

花就說不可能有那種事!因為雲長說自己是棋子時看起來很痛苦,而且和關雲長在一起時,雲長看起來很開心,並說雲長應該是想幫助關雲長,也很想回去,只是放棄了而已……

花又說起當初雲長曾告訴自己不要放棄希望,但是為什麼雲長卻放棄了呢?

焦躁的雲長就說不對,說自己已經想放棄了,「我不想要只會絕望的希望,像那種不會實現的願望──」

「妳以為我來這個世界後,已經過了幾年?比起死的痛苦,沒有結束的生的空虛更讓人痛苦。

「週遭的人在短短的一生中,為了自己的信念而奮戰,只有我什麼也找不到,只是在虛度光陰。」

雲長說他一開始為了演好關雲長的身分,而學起關雲長的生活方式,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知道那就竟是誰的想法,好像被誰操縱似的……就連現代的記憶也逐漸消失,「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甚至連原本是不是就有自己的存在都不曉得的人……不需要有願望。」

「……那,為什麼要對我說只要有希望就會實現呢?」

「……妳的願望會實現,只要妳有那本書,就能回原本的世界。」

花說自己的願望是幫助雲長,因為雲長也曾經幫助過她,所以為了這個願望她才會留在這個世界!

但雲長說幫助花的是『關雲長』,而雲長自己有沒有回到原本的世界並不重要。

花就有點生氣的說就算雲長放棄了希望,她也不會放棄的!讓雲長不懂她為什麼要這麼做,還說花只要在之後讓『關雲長』避開死亡的命運就夠了,「我沒有在期望的事情,妳應該沒有理由這麼拘泥其中,這和妳沒有關係。」

「雖然我想妳是因為同情才想做點什麼吧……但這不是誰可以幫忙的事,不是妳要在意的事。」

然後雲長就要花忘記這些事情,還說自己不該對她說這些的……

無法回答這些話的花在房間裡徹夜想這些事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為同情才這樣,但卻在雲長說不該對自己說這些時感到心痛。

 

隔天芙蓉來找花,開頭就問花是不是真的在和雲長吵架,講到一半看到花哭腫的眼睛,就生氣的要去找雲長但被花阻止了。

然後花就問芙蓉說如果她想幫助的人不希望被幫助的話,她會怎麼做?

聽了花的敘述後,芙蓉就說那個人真是又陰暗又膽小啊。(我同意XD)

芙蓉還說她會直接不理對方說的話,然後照著自己的想法去做。

接著花又開始想自己為什麼為這麼在意對方,想幫住對方呢?

在芙蓉的解析之下,花就想雲長對自己是特別的嗎?

後來講到芙蓉和雲長的感情不好,不過是因為雲長彷彿在自己和所有人之間做了道牆,讓芙蓉一邊覺得很煩一邊又有點擔心……畢竟也是像家人一樣的人嘛。

講完這些芙蓉就跟花說下午要召開商量荊州事宜的軍議,然後就先行離開。

而花就想說現在要先好好幫住玄德軍,然後就用書看了奪取荊州南部的策略,準備去參加軍議了。

 

軍議的時候,雲長提出的意見和花在書上看到的一樣,不過雲長還是叫花來說策略,畢竟這是花要回家的辦法嘛。

講完策略後,玄德就說花變得很可靠了,希望以後也繼續這樣努力。

不過雲長就突兀的勸玄德不該太依賴花的力量,因為花不是他們玄德軍的人。這讓玄德訝異,還說花已經是他們的一員啦。

甚至旁邊的翼德都奇怪的說,難道雲長還在和花吵架?

雲長雖然說兩人本來就沒在吵架,卻換芙蓉來說那雲長就是會欺負喜歡的人的類型吧,連玄德都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

就在雲長無言的嘆氣,花不知所措時,玄德軍的士兵就跑進來報告說孔明要求見玄德,於是軍議就散會了。

 

趕快跑回自己房間的花就在想自己會不會被覺得很奇怪,這時孔明就跑來了,說自己以後也會加入玄德軍工作了。

然後兩人有說到玄德軍因為需要安定的據點,所以以後應該會往西進攻。

花則想起書中說雲長一個人保護荊州而輸給仲謀軍……

 

之後雲長因為放走孟德的事情而無法參加荊州南部攻略行動,所以待在城中,而覺得是自己的錯的花當然也跟著留守城中。

在走廊上遇到雲長,卻不像之前那樣能輕鬆談話,花甚至有點不知所措。

後來花問起雲長為什麼一開始反對她加入玄德軍,雲長就說因為花太沒知識,而且只要知道女高中生過什麼樣的生活,就不會贊成她和戰爭扯上關係。還說花這麼不知到三國志的事情,所以就算不參加戰爭應該也能實現願望,反正大概就是想看這裡的人怎麼生活,長什麼樣而已吧。

雲長也說不管結果如何,只要書中故事一結束就能回去,因為書最終只是從可能的勝負中選出持有人想看的結果,就算策略是正確的,也會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素,不能完全照著策略走。

花就問雲長一開始懷疑她的策略就是這個原因嗎?(新野之戰…第一次的戰爭的時候。)

雲長想一下就說他只是覺得再那樣下去會變成無聊的針鋒相對……花就說雲長是不是在幫自己?因為再那樣下去自己會被其他懷疑的武將說很多不好聽的話……

雲長就皺眉說如果那樣就是幫助她的話,也許是幫忙到她了吧。

花就像雲長道謝,還說自己常常受到雲長暗中幫住,卻什麼都不曉得……雲長當然叫花不用介意,因為那是他自己隨意做的事情。

結果花就說她也要隨自己心意的去幫助雲長,就算雲長不願意也要讓他有能選擇的自由……當花要說自己不是因為同情,是因為雲長對她來說是特別的時候,雲長就說隨便花,反正和他沒關係。

 

之後荊州南部的三郡被攻陷,只剩下長沙還沒攻陷,玄德認為可以交給雲長,所以雲長和花就到了長沙去。

聽孔明說只有一個厲害的老武將需要注意,雲長就說只要帶直屬的五百士兵去就行,被雲長以信賴相逼,玄德只能答應,但還是叫花跟雲長一起去。

隔天雲長軍隊進攻長沙,即將攻城時,城中出來一名老將,要求和雲長單挑。

雖然花阻止,但雲長說她應該知道現在還不是他死亡的時候,便要花退下,接受了對方的單挑。

在一邊觀看的士兵就說雲長似乎被對方壓制著,而且攻擊比平常還凌亂,不知道是不是狀態不太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