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曹孟德

=================================

關於孟德(重點捏他)

 

孟德其實真的也是個很溫柔的大哥哥。

雖然我一般不會對這類角色有興趣,可是因為這傢伙很有趣所以我其實對他也有興趣!

 

在孟德路線中,開頭其實一直感受到孟德的溫柔,不過基本上我和花一樣,是不太懂孟德到底在想什麼啦。

還有孟德雖然平常的樣子真的一直微笑、一直散發某種搞笑的氣息,但不愧是握有實權的丞相大人,發號施令和處理事情的樣子很有威嚴。

這種反差我喜歡wwww

還有我真的好好奇這時代的孟德到底幾歲了!十年前就停止成長卻也沒有變老,但是又不是中年人……孟德妳到底幾歲啦!?(初步估算3029?)

 

話說孟德路線最讓我受衝擊的,果然還是後半段孟德對花說的「風切羽」吧!

這種扭曲的愛雖然很可怕,但因為是在遊戲中,所以可不可怕就先不要說了。

說出「風切羽」的孟德雖然有點可怕,但是想想他的心情和不安後,就又覺得好棒>/////////<

 

至於孟德路線真正讓我開始喜歡孟德的,應該是花第一次對孟德說自己喜歡他的那段劇情!(不知道的話就看劇情大捏他吧)

為什麼呢?其實最重要的是因為孟德露出了一個超級開心、有點可愛又不失成熟魅力的笑容啊!!這笑容真的是太棒了!光憑這個笑容孟德就可以贏過公瑾,在我心中攀爬到第四名了!(至於前三名……就是那三個美少年嘛>w<

 

還有花打算脫逃的那段劇情,我覺得孟德真可憐。

因為孟德很清楚花有沒有在說謊,所以當下聽到花說那些話一定很痛苦吧!

而且緊接著又要面對花可能不會醒來的痛苦……怎麼辦,看到孟德在痛苦我雖然也跟著心痛,但又默默的覺得好棒OTZ……

 

最後,這一輪第一次跑到魏國去,意外發現那個元讓居然還滿有趣的……聽說文若路線的元讓也超有趣,我好期待XD"

還有就是面對子龍我好心痛!!為什麼我非得要當面背叛子龍啊~~~玄德我拜託你換個人來救花吧!!

 

=================================

劇情大捏他

 

主線跳跳跳!

 

跳到孟德一下就來張CG了……

這是花和孟德的第一次相遇,不過與其說是相遇,不如說孟德只是來追擊,應該根本就沒有看到花。

而花對孟德的第一印象就是可怕與無情。

 

是說……孟德這張CG真的很棒

紅得很好看啊!!

 

後來落入長坂河中被孟德救起的花醒過來後,就被孟德召見。

我不是故意截文若被打額頭的圖的,真的

 

雖然覺得孟德救她這個敵人很奇怪,花還是很有禮貌的道謝了。

而且孟德在第一次會面就把花對他的印象完全破壞掉了XDD,不過孟德很溫柔,還說自己對女孩子都很溫柔,並約定不會和花說謊,所以希望花告訴自己關於他的事情。

之後被孟德問了很多事情,花也大多數照實回答,而當被問到要不要幫忙孟德軍時,身為俘虜地位的花只能說自己想考慮看看。

等花回到房間沒多久,孟德就拿著花的書來還,並再一次詢問花的事情,像是怎麼來這個國家之類的。

而且孟德一整個就是很溫柔,溫柔到好像看穿了花的弱點,總覺得說出來的話都是當時的花最想聽的話啊,不過這樣一來反而讓花覺得很迷惘。

後來因為說到公玉的事情,讓花想起第一次見到孟德時的可怕,便用書和孟德作交易,救了公玉一命。

 

隔天早上,花是被孟德叫起床的……孟德不要隨便闖入女孩子的房間呀!!!!

然後孟德說有東西想給花看,就帶花跑到庭院去。

結果原來是桂花啊……這時孟德就去拿了桂花茶給花喝,還說花的目光中沒有謙遜也沒有傲慢,卻也不像孩子般單純,讓他覺得很珍奇也很感興趣。

想要改變話題的花就提起了自己的那本書,結果孟德就希望花念內容給他聽,然後就跑回去拿書過來。

不知所措的花只好念起日本童話,最讓她意外的是孟德居然相信那本書裡頭寫的是童話!(是說聽到老太太在長江洗衣服,有個河流一半大的桃子漂過來時我真的笑了XDD)

唸完桃太郎後,孟德就說希望以後花再唸給他聽,因為他很喜歡花說的話。

不過花還是很想把書拿回來,孟德就提出如果花建立相當的功績,他就會把書還給花。

只是花答應之後,孟德又問她是不是真的想參與戰爭?還說就算花不參戰,只要待在他身邊也可以啊,反正他隨時都可以給花看那本書。

當花說自己不能參戰還待在孟德這邊很奇怪時,孟德就說因為他對花有興趣,並不是因為好像有利用價值才這樣。

不過花解讀成因為自己很稀奇。孟德又問花對自己怎麼想,聽到花回答不清楚,就說自己以後會努力讓花了解他。這讓花覺得很奇怪,不懂孟德會什麼看起來很開心。

接著孟德就要花繼續唸書,花就開始講鶴的報恩。說完後孟德就問花是不是也會報恩?因為他也救過她啊。又說如果他看到花的真面目後,花是不是就會回去哪呢?

花就說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是人,所以沒有真面目XD"

這時元讓跑來找孟德,孟德只得悻悻然的回去工作。

孟德離開後,元讓就叫花不要接近孟德,還說孟德是一個很輕易就能發現別人弱點的人,只要稍有猶豫就會被他騙過去。

 

日子一天天過去,某天孟德就穿著簡便的跑來找花,說要出去玩,叫花陪他。

於是兩個人就跑去街上,逛到某間飾品店花看到兩個很喜歡的耳環,猶豫很久後孟德就幫花選了一個,當花要付錢時孟德卻說已經付過了,還說那個是花今天陪他的謝禮。

一邊和孟德逛街,花一邊覺得孟德很不可思議,因為一開始她明明就覺得孟德是很可怕的人,但看孟德溫柔和微笑的表情就不知道孟德是什麼樣的人……想到這裡,孟德救出聲要花小心會撞到人,然後就很自然的牽起花的手。

這時花就注意到孟德的手上有燒傷過的痕跡,孟德就說那是在丟臉的失敗中受的傷,因為不太想看到所以平常都會藏起來。(原來如此,所以你平常手上那條破爛()就是拿來遮掩傷痕的啊。)

花就笑說那這樣牽著手就看不見傷口了!這讓孟德笑得超開心的。

後來兩人就到處吃到處玩,花還一直因為孟德的話而臉紅,只能說孟德嘴巴真的是太甜了。

最後孟德送花回房間時,還說下次要帶花去看和那耳環相襯的衣服~

 

過了一段時間因為一直跟孟德講童話故事,讓花一直覺得罪惡感在增加,就開始想要跟孟德說出真正的事實。

正好孟德就拿著珍貴的茶來給花,花就趁此機會向孟德說明書的事情。

不過孟德早就知道書本的內容和花說的不一樣,因為書裡面寫有孫子兵法的一句話是他看得懂的,當然知道書裡頭不是寫童話故事。

這反而讓花覺得很驚訝,問為什麼的話,孟德又說自己一開始就說過是因為喜歡她說的話。

但是花只說了書裡寫的是這個國家的過去、現在和不確定的未來,並沒有說到詳細的內容。

孟德就說如果花不想說他不會要她說,「因為我喜歡妳。」還說只要能給他和花說話的機會,其實書是什麼都沒差。

聽到孟德這麼說,花還是把這句話當成普通的意思,沒有往深處去想。

既然都知道童話故事不是書裡頭的內容,孟德就說想要聽花說自己的事情,花也講起自己的家人、朋友等等……

 

又過了一陣子,花被允許可以四處走走,花也很自然的就出去外頭散步,剛好看到有孟德軍的士兵不知道要把玄德軍的士兵帶去哪裡。

這時正巧遇上文若,花就向他問這件事,得到的答案竟是俘虜因為違背軍規而要被帶去懲罰。

花雖然覺得很過份,但文若一點都不覺得怎樣,反而要花自己想想軍規是為了什麼而存在,花的立場又是什麼?

想起自己也是俘虜的一份子,花終於自覺跑出來散步不是一個明智,便照文若的意願告辭回房。

當晚,子龍就潛到花的房間裡,表示自己奉命來救回花,並說今天時間不夠,要花明天在同一時間到中庭去,到時再詳細說明。

不等花回答,子龍就又立刻跑走了,而知道可以回玄德軍的花卻是有種複雜的心情,並想到書的事情。

最後決定隔天請孟德讓她看書,之後再決定要怎麼做。

 

隔天當花想要去找孟德時,剛好孟德也跑來找花。

花趕緊向孟德提出要看書的請求,孟德就二話不說的帶著花去他房間。

途中孟德就說有侵入者的報告,所以叫花不要一個人外出。

因為花的樣子和平常不太一樣,孟德就問花是不是知道什麼,或看到誰?

雖然花都說沒有,但孟德還是很清楚的問這件事和花想看書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擔心子龍因此而被發現,並秉持著只要說清楚就一定能獲得理解的花,就和孟德道歉說他們沒有打算做什麼。對方只是要來迎接她而已,希望孟德讓對方逃走。

不過孟德只苦笑說自己雖然想答應花的請求,但畢竟花也是玄德軍的人,所以他沒辦法相信。因為花雖然不會說謊,卻能隱瞞事情。

這時花才理解自己不被孟德相信,畢竟自己原本是敵人,還一直對他說謊。這讓以為兩人感情有變好的花,覺得自己很笨,因為根本就不可能會有這種事嘛!

等到了孟德的房間時,花就問自己接下來會變怎樣?孟德說原本就算進行拷問也該讓花說出侵入者的身分和目的,但是他只希望花能像至今一樣待在這裡,並說自己已經說過他喜歡花了。

但花非常不解,明明自己對孟德來說只是一個不能相信的敵人,為什麼卻還這樣溫柔的對自己,還說喜歡自己?

當孟德相自己伸手時,花還以為自己會被抓住,但孟德只是碰觸自己的頭髮,看花在害怕的樣子就道歉,並說自己沒有打算傷害她。

這下花更不懂,為什麼孟德是一臉受傷的表情呢?

在孟德詢問自己是不是很可怕時,花說不知道,但在剛才的確覺得可怕。這讓孟德又苦笑說自己明明和文若、元讓相比長得一點都不可怕啊。

花想想就說孟德會可怕不是因為孟德的問題,並想著是因為自己是玄德軍的人,因為說謊而內疚才會覺得可怕。

大概知道花的想法,孟德又笑說明明就不是花的錯,「我喜歡妳的眼睛,因為妳不會移開視線。」然後他將書留下,便離開了。

一邊翻書時,花就注意到白紙部分和書開頭所寫的句子的意思。便猜測出只要白紙的部分填滿後,自己就能夠回去原本的世界了。

 

後來回到自己的房間,花心想要讓子龍知道自己不能去,便將身上的外衣脫下往外丟,希望子龍能夠自己逃掉。

晚上差不多時間時,子龍卻沒有自己逃跑,反而是再次潛入花的房間,說自己必須要親耳聽見花做出選擇,如果花想要回玄德軍的話,那他絕對會把花帶回玄德軍。

但是想到書的事情,花就道歉選擇留下。(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要逼我在子龍面前做出這種艱難的選擇!?)

 

過了幾天花就自己在想之後該怎麼做,書該怎麼辦?

雖然她不想戰爭,但既然從書上得知下場戰爭孟德會慘敗,花就決定做自己能做到的事,盡量幫助孟德,更希望最耗玄德軍和孟德軍都不會受到傷害。

這時很稀奇的,元讓居然跑來找花!結果似乎是因為孟德的關係才來的,除了拿水果給花之外,還傳達說如果花願意的話希望能讓他見到她。

但是花一直以為是孟德不想看到他,所以就問元讓說孟德為什麼這樣說?元讓就很不爽的說他怎麼會知道兩人爭風吃醋啥的吵架原因!

雖然花說不是這種事,但元讓就是完全不想理,只問花到底想問什麼,還說孟德不是已經直接告訴過她,他對她的想法嗎?

花就說如果是喜歡或有興趣之類的,那應該只是開玩笑而已吧。

元讓還是秉持著不攪和的原則,叫花直接去問孟德,因為花如果不相信孟德的話,那也不該相信他說的話。

聽到花說自己一廂情願的以為和孟德關係變得比較好,但其實明明就因為自己採取不被信任的行動而不被孟德信任的時候,元讓就叫花最好不要把這種想法套在孟德身上,因為孟德是即使被誰背叛也不會動一下眉毛的人。

「如果有功勞的話相對的就會被重用吧,但是妳應該沒有需要做那種事吧。」

「妳只要坐在旁邊,那傢伙的心情就會變很好。」

元讓還說孟德是認真的,叫花好好利用就行。

問元讓之前不是叫自己不要太接近孟德時,元讓就直說現在花只要讓孟德心情變好他就很感激了。

可惜元讓走了之後,花一個人想一想後做出的結論,就是孟德說的喜歡果然應該只是在開玩笑而已,接著就為了取回書而去見孟德,希望能讓自己參戰。

去見孟德時,孟德還是一如往常的說著那些彷彿開玩笑的話,讓花不知如何應對。

當孟德問起花愁眉苦臉是不是因為自己,花就說不知道,因為她不曉得孟德是在開她玩笑還是什麼的……

孟德就說他沒這麼打算,還說他想看她笑,不想看她難過,因為他喜歡她

看花好像很困擾,孟德就說如果花會困擾他就什麼都不說了。

最後孟德只說數天後要去江陵,而花則是一直在想喜歡到底是什麼?

 

抵達江陵後孟德軍就辦了宴會,原本以為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沒想到侍女帶著衣服來到花的房間,還幫花梳妝打扮了起來,說是要去參加宴會。

打扮結束後,侍女就直接帶著花穿越宴會中間,直達坐在上位的孟德面前。

是說這張讓我覺得好呆蠢的臉是怎麼回事啊XDD

在花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孟德就把花叫到身邊,還說她非常可愛,所以要炫耀給其他人看!

不過花覺得自己一個人很奇怪,這時倒酒的侍女就過來,雖然對方問了能不能坐在孟德旁邊,卻被孟德叫到別處去了,而且臨走前似乎還瞪了眼花。

後來在武將的請託下孟德就做了首詩,不過花是完全不懂其中的意思,問了孟德也只得到是他現在的心情的答案。(應該不是什麼雄大的壯心……而是侍女所說的思慕著遠處的人的心情吧。)

接著孟德就拿起好吃的……饅頭或發糕之類的東西吧?總之就堅持要親手餵花,讓花有點尷尬,而且花一整個就是認為孟德喝醉了,所以也沒把這些舉動放在心上。

當花自己再拿一個來吃時,頭髮就被髮簪勾到。

於是孟德就很貼心的幫她弄,只不過因為手不靈巧而弄了很久,讓花因為距離太靠近而很害羞,甚至一度問要不要她自己弄。

不過孟德很堅持的幫她弄好了,還說自己的頭髮也常常去勾到………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的頭上哪來的東西勾頭髮啦?難道是去勾到耳環嗎……?

後來又一個侍女跑來問孟德有沒有什麼事需要她做,結果當然是被孟德一句沒有給打發走了。

只是這些個走來走去的侍女一直在瞪花,而花也在想自己之所以穿這套衣服,是不是因為要跟這些侍女一樣做端料理或倒酒的工作呢?

被瞪得有點不好意思的花就趕緊問自己也該工作會比較好吧,但孟德說花的工作就是坐在這邊,還問花是不是討厭坐在他身邊?

花當然是否定,只是很在意自己應該像那些侍女一樣工作才行吧。聽花這麼說,孟德就說了什麼失敗了,然後說花如果很累的話也可以先回房間去,因為他期待的效果已經出現了。

花雖然有問是什麼意思,不過孟德叫花不用介意,還問花要不要回去?

當然花還是留下來了,她說如果坐在這邊是她的工作,那她就會坐在這邊。又問是不是只要幫忙張羅孟德吃的東西就行了?

沉默一下後,孟德就拜託花拿新的酒壺來,花便聽話的去了。

只是侍女因為小心眼而叫花自己去廚房搬,因為很重所以廚房的人說要叫人晚點搬去,但是看廚房很忙碌的樣子,花就決定自己搬。

等花真的自己搬到宴會場去的時候,討人厭的侍女又在那邊冷嘲熱諷。聽到她們說到戰場的事情,花就想侍女們之所以會瞪她搞不好還因為自己是玄德軍的俘虜的關係。

遠遠看到孟德那邊人很多的樣子,花還聽到他們的談話就知道孟德很受歡迎,便想到侍女們應該也是因為這樣而對自己態度很差。

呆立一下後,覺得胸口不舒服的花就把酒壺放在一邊,不願打擾他們的安靜回房了。

不過在房裡躺了一下,孟德就來找花,說是因為沒看到花所以有點擔心。

只是面對孟德擔心的詢問,花則是有點不太舒服,卻不懂自己為什麼這樣。

所以只跟孟德說睡一覺就會治好後,就跟他道歉沒說一聲就自己跑回來。

孟德當然還是很溫柔的叫她不用在意,然後就跟花道晚安。

 

隔天孟德軍就開始進行軍議,花雖然也被孟德叫去參加,但其實沒怎麼講到話,接著孟德軍就決定平定江東、進攻仲謀軍所在的柴桑。

軍議結束後因為花的拜託,所以兩人就去孟德的房間拿書,而花也因為被孟德拜託,所以就拿著書和他去河岸邊。

在那裡有數量眾多的孟德軍軍艦,還有能坐數百人的大船,孟德就告訴花自己決定現在進攻的理由就是剛完成的這艘大船。

正當孟德暫時離開,花在研究孟德軍為何在這種優勢下,之後會敗給仲謀軍時,就聽到旁邊傳來斥責士兵的聲音。

看士兵臉色不好還搖搖晃晃,手裡的東西就要掉下來時,花便趕緊上前幫忙,對方只是說自己是不適應氣候,道過謝後就又繼續工作。這時旁邊又傳來斥責聲,花轉頭一看發現是水軍的武將,對方也注意到她而和她談話。

因為對方裝出來的和善模樣,花還以為對方是好人,也照著武將所希望的替他跟孟德問好。當然,花是一點也不明白為什麼對方要自己替他跟孟德問好的……

 

幾天後孟德軍決定駐紮在烏林,和仲謀軍遙望相對。

不過孟德才剛叫花不要出去,而自己去外頭看情況時,士兵就大喊敵襲。

一陣混亂過去後,敵船的蹤影消失,孟德軍便再烏林靠岸駐紮。

當水軍武將被其他武將指責時,水軍武將就稱是士兵訓練度不足,希望孟德把管理指導的責任全部交給他,孟德也就許可了。

這時正好孟德看到花,便告訴她之後自己會變很忙,如果須要看書的話,就自己進入營帳去看就行了。

而和孟德不同,很閒的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便想說去船隻那邊看看,結果又遇到上次那個臉色不好的士兵,

見對方身體依然是不舒服的樣子,花就不由分說的拉著對方去看軍醫。

沒想到軍醫的營帳裡滿是病人,讓軍醫忙到叫花幫忙,雖然花帶來的士兵一直說什麼花的身分怎樣怎樣的,軍醫就是假裝自己聽不到,而花也很樂意幫忙。

隔天花又再一次去幫軍醫的忙,看到病人增加就覺得很奇怪,問了軍醫則是說因為氣候不同的關係。

想到這樣子孟德軍的戰力相當低下,正想著要不要通知孟德的時候,水軍武將就跑來了。

雖然軍醫和花都有提到人數再增加會很糟糕的事情,水軍武將還是要兩人別管,並說如果再有增加他會立刻報告給孟德知道。

這時就從軍醫口中得知水軍武將是原本荊州支持公玉的人,如果不再建立大功績的話,會很危險吧。

 

第三天花又去軍醫那幫忙時,卻注意到病人少了很多,當天也都沒有其他病人,但軍醫的表現卻總讓人覺得怪異。

因為很在意,花便在傍晚離開營帳後,又再一次回去看軍醫。

聽到花說的話,軍醫才說自己看到花會很難過。原來那些病人並不是因為氣候問題而生病,而是有傳染病。因為軍醫原本是荊州的人,所以認為孟德軍輸了也無所謂,便假裝不知道。

當軍醫問花覺得孟德是什麼樣的人時,花雖然回答不出來,但軍醫就說自己認為孟德是一個非常冷酷的人,為了目的可以輕易踐踏人命。但是看到孟德身邊有花這樣的人,就又覺得孟德或許不是那麼壞的人……

之後軍醫就說自己會立刻發出通知,將有傳染病的人都隔離,因為越快越好,所以希望花能幫忙告訴孟德。

不過去找孟德的花並沒有見到孟德,就被守位請到營帳裡等他。

想起孟德說自己可以隨意進去看書,花就把書拿出來用,想看讓孟德軍失敗的計策。

看到計策後,正好聽見外面有人在說話,以為是水軍武將來向孟德報告傳染病的事情,出去一看後才發現是陸軍的武將們。

聽到武將說孟德要接見仲謀軍的使者,花就猜出那是仲謀軍的謀略,說最好不要接受仲謀的降伏。

然後就順勢的向武將們說了仲謀軍可能會使用的策略以及傳染病的事情,並希望他們傳達給孟德。

只是因為這個時期所吹的風向不合乎策略所需,所以武將們似乎沒把策略當一回事,但還是答應會把策略告訴孟德。

 

隔天一早花又去找軍醫,發現昨晚還是沒有任何病人出現,以為大家都和之前那個士兵一樣沒來看病,花就決定去看看士兵們的樣子。

一開始還沒有問題,只是一到船上就發現有許多士兵倒在房內,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顯然都是生病的人。

這時水軍武將就跑出來了,並擅自將士兵們的症狀歸於暈船,還要花不要造成騷動。

當花說要帶軍醫過來時,也被水軍武將阻止,還叫花自覺自己是什麼樣的身分。

花雖然聽不懂這話的意思,但是水軍武將也沒管他懂不懂,就像花拔劍,還說為了軍隊而殺死一名妾也沒什麼,丞相也不會為了失去一個小女孩而痛苦。說著水軍武將就對花揮下一劍!

就在這時孟德就帶兵出現,阻止了水軍武將的行動,並下令要撤退大半回江陵。

下船去叫軍醫過來的花就想說武將們有把自己的策略傳達給孟德,所以一定能夠順利撤退的!

結果當晚卻遭到敵襲,而且孟德軍的船隊整個燃燒了起來!

知道情況不妙,孟德立刻帶著花和部下們撤退,途中卻被玄德追了上來!

糟糕……孟德看起來超像壞人的,而玄德看起來好像正義英雄OTZ……

一邊和孟德打,玄德就問花是不是真的自己選擇站在孟德那邊?孟德則叫玄德不要纏著花。

後來孟德得到武將的幫助,逃離玄德的糾纏,而花只是遠遠的向他道歉,因為她已經那時候決定要拿回書,然後回到原本的世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