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早安

 

=============================

 

關於早安

 

其實很早就知道有一個隱藏角色,只是沒想到竟然是個美少年

因為我的美少年控發作,所以早安立刻列於一定要盡早攻略的角色當中!

 

整個路線結束之後,我想大概是早安的轉變其實沒有描寫到很多,給我一種花在早安心中似乎一瞬間就昇華(?)的感覺,這讓我有點不滿足呢。

或許可以說是早安的想法沒有很多,所以花要觸動他的內心很容易?只要抓到一個重點就可以了?

不過劇情中早安時而對花提醒一些事情,也可以看出他不想管花卻又忍不住多嘴的心情,這種感覺真不錯耶

 

話說我一開始喜歡早安的特質,應該是他無口,有時候能當冷面笑匠,還有總是沒什麼表情這幾點吧……

但看到最後的ED,這些特質卻都消失了。當然啦,因為早安終究要被感化的,不然就不知道玩這遊戲的目的在哪了XD"

不過也不是說這些特質消失了,我就會對早安沒愛喔!!

早安笑起來也很可愛,吐槽花也很有趣,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讓人害羞的話也很棒,更重要的是和他在一起似乎一點小事都會很幸福,這比在戰爭中幾次度過危機後所嚐到的幸福感好多了!

 

還有早安的武藝一定很高強,畢竟常常去做危險的任務,不高強早就倒在路邊了。美少年配上高強武藝真的是太美了~

只是……我一直很問早安他的武器……平常都放在哪裡啊?

而且他可以在一瞬間把它裝到手上,真是太厲害了!

 

最後,

早安路線裡的公瑾真是……惹人厭到極點了!!就算是為了孫吳,討人厭的還是討人厭!!

 

 

=================================

 

劇情大捏他

 

主線跳過,可以去參考仲謀路線的前半段劇情。

 

話說在赤壁之戰勝利後,花為了回到玄德軍便要找公瑾談。

因為一直被避開,所以花便在很晚的時候去找公瑾,正好看到公瑾在和一個跟仲謀長得很像的少年說話。

花只聽到公瑾似乎是要少年注意什麼的動向,而後少年離開,花雖然很在意少年的身分,也還是不忘以公瑾的事情為優先,跑去和公瑾談回玄德軍的事情。

 

為了同盟和荊州的事情,花和公瑾一起回到京城,也發現尚香和那天那個少年長得很相像。

之後向仲謀詢問了點荊州和玄德軍的事情後,花喪氣的回到自己房間,這時公瑾前來拜訪,將雲長從孟德手中拿回的書交還給她。

一個人翻開書,想看看之後的歷史,書卻突然放出光芒。想著自己還不能回到現代,花又被書送到了陌生的森林。

雖然有點不安,花還是決定往有人的地方走去,就一路到了附近的城鎮。

然而城鎮卻似乎被賊人攻擊,花便趕緊逃哩,途中遇到一個受傷的小男孩,花才想要怎麼幫他時,就有兩三個人圍著他們,似乎是要抓小男孩,當然也打算順便抓走花。

正當花不知所措時,突然有人出來抵擋那些人的攻擊,定眼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那天在公瑾營帳外看到的少年!

好帥~早安壓倒性的勝利啊~~

 

打跑那些賊人後,小男孩的父親終於趕到,雖然他想要感謝花兩人,邀請他們到自己的宅邸,那名少年卻果斷的說兩人還有事要做,不由分說的拉著花離開。

被少年帶到旅店後,由少年的問話得知,少年跟花一樣被書帶到了這個地方!不過少年是誤以為花為使用妖術,而花就開始思考怎麼把這個人帶回原本的地方。

後來問了少年的名字,知道對方叫早安;同時因為早安和仲謀的樣貌很像,花又忍不住問早安是不是仲謀的弟弟,不過早安很乾脆的否定,但當問到有沒有人常說他很像仲謀時,早安卻沉默了……

之後向旅店老闆打聽,發現兩人所在的是黃巾之亂開始前的過去,而早安則是一整個很冷靜,甚至沒有什麼驚訝。這反倒讓花覺得很驚訝……

後來當早安出去後,花就開始翻書研究起來,就想到要讓黃巾之亂成功,搞不好就能回去。

所以當早安晚上回來後,花就和早安說了這件事,表示想要去洛陽。

早安問了花如果去洛陽叛亂就會成功嗎?花就說不去看看不知道,而且早安如果回不去應該會很困擾吧。

 

結果早安卻說一點都不會,因為他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所以不會有什麼困擾,如果花說要去洛陽他也會跟去,因為那是命令。

花雖然不懂命令是什麼意思,但是少早安會一起去洛陽,回答說隔天就要出發後,早安居然就直接躺到床上睡覺!

雖然說是沒有錢所以只能借一間房間,但花還是有點不知所措,只是早安超乾脆,直說如果花不喜歡的話可以去睡走廊,還叫花放心,他不會亂吃到對花這種的出手。接著就自己睡了起來……

 

出發幾天後,早安就說要到下個城鎮去賺錢,還要順便買馬,不然照花的走路速度不知道要走到什麼時候。

抵達城鎮後的當天晚上,早安就說找到了工作,一問之下似乎是當一個叫公節的商人的護衛,只要一個禮拜就能賺到足夠到洛陽和買馬的錢。

隔天早安開始工作,花雖然被早安警告不要到城裡亂跑,但也不可能一整天待在房間裡,便稍微出去散個步。

結果路途中聽到別人說公節會招集人去襲擊敵對商人,便擔心起早安的工作是不是有做這種事。

晚上等早安回來,一問之下還真的就是這種工作,花便希望早安辭掉這個工作。

早安雖然說是花希望早點到洛陽,而且也的確需要去洛陽的錢,但花不希望做這種壞事來賺錢。

 

早安說他只是遵照命令在做事,花就不滿的問如果是命令就算傷害別人也沒關係嗎?

 

早安只說自己沒有想過好不好,花又問早安難道只要被人命令就什麼都做嗎?

只是早安回答的非常乾脆,讓花覺得這樣子太奇怪了!但早安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著花……

最後花說自己也會去工作,也會努力的走,就是不要用那種錢來旅行。而早安也只是無所謂的說隨便花。

 

賺到差不多的錢之後,兩人又再度朝洛陽出發。

幾天後快要天黑時,花看到一座村莊,認為可以去那裡問問看可不可以借地方睡覺。

只是越走過去花就聞到奇怪卻熟悉的味道,直到腳下踩到白色的東西後,她才想起這是人被火燒掉的味道,接著就昏了過去。

等花醒過來之後,發現自己是在一間空屋,沒多久早安就走進來,並拿藥草給花吃,說是對醒神有幫助。

 

咬下去之後花就大喊好苦,趕緊喝水……果然對醒神超級有效的。

問了兩人所在的位置後,早安說是離剛才的村落遠一點的地方,因為那裡有很多屍體,日落後會有野狗聚集。

看早安一副很平常的樣子,花就問早安不怕嗎?早安則是說自己看習慣了。

得知早安從小時候就開始待在仲謀軍裡工作,所以一直看著這種場景,花就覺得有點悲哀……

 

聽到花說她覺得很可怕,早安則是有點奇怪的問花不是軍師嗎?還說之前花說過遵從命令而殺人是不對的,但所謂的軍師的工作不就是擬定在戰場上殺敵的策略嗎?「為了錢而殺人,為了戰爭而殺人,對我來說都一樣。如果對殺人感到猶豫不決,就無法生存下來,只會和剛才那些傢伙一樣被人殺死。」

花雖然覺得早安說的話不對,但這是早安從小看到大的現實,所以她根本無言反駁。

之後早安留下花一個人在空屋裡休息,自己則到外面去了。

 

隔天花睡醒後,走到屋外看到地上有火燒的痕跡,而且還有一點火星在,便問剛好走來的早安是不是一整個晚上都在顧火?

早安就說他一個人沒辦法趕走所有的野狗,所以就先預防野狗跑來。接著早安就叫花去附近的小河洗臉,說她的臉看起來很慘。

一邊洗臉花就一邊想早安做的事,就有點不知道早安到底是冷淡還是溫柔的人……

 

後來兩人抵達了叫榮陽的城鎮,剛好看到一個名叫伯達的商人經過。雖然那人看起來很受歡迎人也很好,但是花卻聽到一旁有人小聲的在說伯達的真面目什麼什麼的。

晚上早安回到旅店時,就跟花說了關於伯達的事情。

原來城裡有人以招集護衛為名義,實際上是為了消滅伯達,而伯達似乎背地裡和黃巾黨有所聯繫,正提供武器給他們的樣子。城裡的縣令也因為錢而對伯達睜隻眼閉隻眼,對此不高興的人就打算殺掉伯達。

接著早安就說如果花想要讓黃巾之亂成功,最好讓伯達活下來。

之後花又用書想要知道能不傷人,又能阻止暗殺計劃的策略。

隔天一早花便告訴早安要用離間計,並希望早安讓伯達平安逃走,自己則扮成侍女潛入宴會中。

在花的保證之下,早安只說如果失敗就要花立刻逃走,剩下的他會想辦法解決。

就這樣到了宴會當天,花就潛入了伯達的宅邸,一邊工作一邊尋找機會。

 

直到縣令要去如廁時,花就替他帶路,途中告訴他伯達打算殺他,並保證自己會幫忙,所以要縣令暫時裝做不知道這件事。(是說,這裡的選項真的太白目了……不知道選了其他選項會怎麼樣= =)

後來有人向伯達報告外面有可疑人士的事情,伯達就暫時離席,花又趁著這個機會跑去告訴伯達說縣令要取他性命,同時也保證自己會幫忙,要他按兵不動。

回到宴席上後,伯達和縣令的談話越來越不妙,就在花有點擔心時,刺客正好就闖進來了!

同時早安也跑了進來,帶著花跟伯達離開。

跑了有一段距離後,早安就叫伯達逃走,去找黃巾黨幫忙,否則待在城裡很快就會被縣令通緝抓起。

等伯達終於逃離後,早安要花先回旅店,他則要再回去一次宅邸。

 

在這之後,伯達平安逃走,縣令也因為和伯達之間的交易而被趕下台。

而早安他們也因為得到足夠的錢,所以準備前往洛陽。

想到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肯定沒辦法這麼順利,花便跟早安道謝,但早安只是沉默而已。

問到早安是什麼時候調查伯達有藏錢的時候,早安就說只要半天就能調查到這些事情,讓花覺得早安似乎很習慣做這種事情。

接著又想道早安會被帶到這個時代也是因為在自己房間附近的關係,但是早安為什麼會待在自己房間附近呢?早安到底是什麼身份?

想了想花就問早安在仲謀軍的工作是什麼,但早安只說自己沒有必要和花說這些事情。

在花心想她想知道更多關於早安的事情時,手上的書就被人撞掉,這時書就開始發光,知道這是要回去原本時代的徵兆後,花就趕緊抓住早安!

光芒過去後兩人就回到了花在京城的房間,正當花在高興的時候,早安突然啪一聲的把手收回,讓花下了一跳。

後來早安只是問清楚妖術是不是解開了,又聽花說黃巾之亂似乎成功了,便二話不說的要離開。

但被花叫住為了讓他捲入這件事情而道歉時,早安就冷淡的說自己不是要幫助花,只是遵從了要監視她的命令而已,「謝謝、對不起之類的……就算和我說那些,也只會讓我為難。」然後不等花說話,早安就自己跑走了。

只是花不懂早安所說的「監視」是什麼意思,只想到仲謀軍的人是不是還在對她有所警戒,又或者是和荊州的事情有關。

想到這裡花就拿起書來看,發現在之後的戰爭公瑾會死去,便想要和早安說。但就算和早安說又能怎樣呢?早安只是為了命令而幫助花而已……後來想到之前公瑾和早安說的話,讓花猜測是不是公瑾下命令要早安監視自己的。

想到最後,花還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之後花和早安一直沒有見到面,在這期間仲謀叫花跟著公瑾去進攻江陵。

和公瑾一起騎馬前往江陵時,花就問起了早安的事情。被問到為什麼知道早安這個人時,花就說自己之前曾被他救過。

後來公瑾就說早安也有參加這場戰爭,但和他們是不同部隊。

幾天後到達駐紮地,當晚花備叫去參加軍議,並感受到仲謀軍武將對自己的不歡迎。

隔天公瑾的策略結果失敗,於是眾人就決定要把兵力分兩邊攻擊江陵和夷陵,免得自己的部隊被夾擊。雖然花看過書上寫的失敗結果,但沒有人贊同花的意見。

第二天晚上就傳來夷陵部隊被包圍的消息,想要救人的花便急忙使用書,然後硬是闖進公瑾的營帳裡想要傳達策略,結果卻在裡頭遇上早安。

當早安要離開時,公瑾就叫早安留下,共同聽花說策略。

聽完後兩人都表示沒意見,這時公瑾就要早安把這個策略通知給夷陵部隊知道,早安也乾脆的接下這個命令後離開。

一旁的花就趕緊追出去,問早安為什麼這麼簡單的接受那麼危險的工作?

早安就直說這是策略當中必要的事情,花雖然認同這點,但忍不住就是擔心……因為早安似乎只要是命令就什麼都會做。

最後早安只說如果不滿他是使者的話,就去跟公瑾說,反正能替帶他的人多得是。然後就自己走掉了,當花想要跟上去時,早安就叫花不要跟上來,還說他覺得很麻煩。

這時公瑾就走來問花到底和早安之間發生過什麼事,但因為牽扯到過去的事情,很難令人相信,所以花就沒有說出口。

公瑾又接著說花說的話很正確,只要是命令早安的確什麼都會做,因為養育他的就是這樣的環境,還說早安幾乎沒有在雙親的庇護下被養育的經驗。

聽到這花又是一臉擔心,公瑾就提議說如果花這麼擔心就和早安一起去吧,這樣早安也不會亂來了。

雖然不懂公瑾是為了什麼目的而說這些話,但花擔心早安是事實,便決定跟著早安一起去。

 

當天深夜,花便和早安一起出發前往夷陵。

不過早安一直沒有說話,讓花以為早安是在為自已跟著來的事情而生氣。這時早安就出聲了,問公瑾跟花說了什麼事情?

花就支吾的說沒有什麼,反問早安自己是不是給他添麻煩時,早安依然很乾脆的說對。

接著早安又說因為有花在,所以要穿過孟德軍軍營就需要策略,花就提案偽裝成孟德軍士兵,早安便認同了。

天亮時兩人就躲在孟德軍軍營附近的森林中,早安離開沒多就後,就拿著兩件軍服回來,並叫花用頭巾包住頭,等到天黑之後兩人就要行動。

這時候花的肚子就叫了……早安就拿出炒過的向日葵種子給花吃,雖然他說花可能會不習慣,但花卻覺得這很好吃。

 

聽花這麼說,早安就叫花不要吃太多,會流鼻血。花便問早安是不是發生過這種事,早安當然就否定了,說是聽別人說的,還強調是真的。(真的是真的嗎……?我怎麼覺得好像不是真的……應該說不是真的比較有趣XD")

 

天黑之後花跟早安就以孟德軍士兵的身分去和他們的士兵交接換班,然後就這樣穿過孟德軍軍營,抵達夷陵部隊的軍營,成功將策略傳達給他們知道。

後來早安就說當戰爭開始之後,他會帶花一口氣穿越戰場直達另一邊的軍營,要花在那之前都乖乖待在房裡,要出去的話就要披上頭巾。

花就不解的問為什麼,被早安回說自己思考後,花就想到是因為自己是女的的關係。

保證自己會披上頭巾再出門後,花就有點不安的問策略會不會順利進行,結果被早安說擬定策略的人不要說這種話,要是連上面的人都不安的話,下面遵循命令的人會不知道要相信什麼。

花就認同,並說自己相信一定會順利進行的!

 

沒多久之後,花的策略開始進行,戰爭也開始了。

早安也騎馬要帶花突破戰場,並叫花絕對不要鬆手。

行經戰場時,花因為害怕而閉上眼睛,卻被早安喝斥要她張開眼睛,否則會落馬。

看到戰場花就心想這就是早安一直以來活著的世界,也想到之前早安在空屋時和她說的話……

 

這場戰爭最後當然是仲謀軍的勝利,而花和早安在回到江陵的途中分開,就沒有再見到面了。

待在自己營帳內的花就翻開書來看看未來有沒有改變,結果公瑾死去的地方還是一樣沒有改變。

這時早安就走了進來,問他之前跑去哪裡了,他也只是冷淡的說像他這樣的人在任務結束後消失是很一般的事。

當花說早安什麼都不說就不見的話她會很擔心,讓早安說花真的是個很奇怪的人。

接著早安又問花之後打算怎麼做?在戰爭結束前都要待在這嗎?

花就說對,而早安沉默一下後,就說花如果要留在這裡,就稍微注意一下週遭的人比較好,還說她的四周不會一直只有夥伴。

要花不要忘記這件事之後,早安就離開了。而花還是摸不著頭緒,只是想著這會不會和之前早安監視自己的命令有關係。

 

隔天花被公瑾通知軍隊要一口氣進攻江陵,但是知道這一戰有危險,花想要阻止公瑾卻沒辦法,便想說找早安商量,結果整個軍營都不見早安身影。

第二天擔心的花醒來後就聽到營帳外很吵雜,似乎在說公瑾怎麼樣,花就趕緊跑出去看,才發現公瑾果然被箭射中,受了重傷。

幾天之後敵軍因為知道公瑾受重傷而趁機進攻軍營,公瑾卻一副沒事樣的在千鈞一髮之際起身反擊,並帶領軍隊反攻回去,成功奪取江陵。

勝利之後花就隨著公瑾回到京城。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花又拿出書本來看,卻發現未來公瑾還是會死去。

過幾天後仲謀也回到京城,並通知花關於尚香和玄德的婚事事宜。

當晚仲謀軍開了慶功宴,不能喝酒卻被敬酒的花跑了出來,卻遇到公瑾和早安在說話。

公瑾一下就告辭離開,但是不知道拜託了早安什麼事情。

當花很平常的問早安這段期間去了哪裡,早安就反問花沒聽到公瑾叫她再多點警戒心嗎?並再一次告訴花不要認為旁人永遠都是她的夥伴。

只是花想說有玄德和尚香的婚事,所以應該沒問題時,又被早安念說他不是說了她沒有警戒心嗎?

「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會有內幕,所以才會需要我這種人。」

聽到早安這種說法讓花有點悲哀,但還是說她不懂早安說的意思。

 

早安就叫花自己想,還低聲說他本來沒打算說這些事情的,「───和妳在一起,我就會說太多多餘的事。」

當早安跑掉後,花就自己想他話裡的意思,就推測該不會結婚其實是陷阱?這麼一想就讓花覺得很不安。

 

過了幾天後,大小喬就跑來找花,說花總是待在房間,沒有好好逛過京城,所以找花去逛街。

於是三個人就在京城裡逛來逛去買東西。

看到花很開心的樣子,大小喬也很開心,說花明明是女孩子卻去打仗一定很辛苦,還希望戰爭什麼的最好趕快消失。

只是到了傍晚的時候,花竟然和大小喬走散在城裡迷路。

在想要走哪條路的時候,旁邊就有人一直在叫花,直到第三聲時花才注意到原來早安就在旁邊!

 

問了花為什麼在這附近後,早安嘆口氣就說這附近的治安不好,要帶她趕快回去。而且面對花的道歉,早安還說他已經習慣了……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怎麼樣呢XD"

正當兩人要走回去的時候,花的肚子又叫了……還被早安說「真是會叫的肚子」啊。

後來早安就帶花到一家食堂去吃飯。

問了是不是和早安平常吃的一樣後,食堂大嬸就問說花是不是早安的戀人啊?

早安當然是否定,結果大嬸就說早安在害羞,還說自己從早安小時後就看著他長大的,所以不會看錯早安正在害羞!

然後大嬸完全無視早安的反駁,直接跟花說早安就拜託她了XD

當菜上來之後,花就問早安是不是常來這裡,早安就說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