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周公瑾

===================================
關於公瑾
 
這個萬年微笑瞇瞇眼的傢伙,我剛開始還真的是不怎麼喜歡他。
整個路線結束後……嘛,雖然不到有愛的地步,但至少不討厭了。
而且看他有點彆扭的樣子還真有趣XD"
 
公瑾在一開始雖然看起來很冷漠,講話也感覺句句帶刺,聽他說話好像都要多思考幾次裡面的意思。
但對伯符的愧疚、想以死逃避後悔的心情,以及只在重要的人面前表現出情感等,都是讓我比較喜歡的點。
 
不過這傢伙真的好會裝,都到最後了還一副很冷靜的樣子,就是不趕快開口告白!
讓我看得好心急,還一直想說他再不告白我就馬上帶著我們家的花回原本的世界去!
幸好他最後沒有讓我失望……但是那張CG卻讓我失望了……(我超想打爆Daisy2啊!!!)
 
還有從公瑾的琵琶聲來判斷公瑾的心境這點很有趣。
如果我聰明點能夠欺負公瑾的話,我一定要叫他彈琵琶,然後一邊欺負他
不過總覺得最後應該是我被公瑾叮得滿頭包XD"
 
話又說回來,我一開始一直認為公瑾是瞇瞇眼……嘛,事實上他就是沒錯。
但才完沒多久我就覺得這傢伙真不盡本分!
瞇瞇眼就該好好閉上眼睛當瞇瞇眼,只要在重要時刻開眼就行了!!(喂)
公瑾卻每過沒多久就來開眼一次,這樣就一點都不像瞇瞇眼啦!!公瑾你守好本分啦!!
 
====================================
劇情大捏他
 
耶,主線繼續跳過好大一段!
 
話說當花跟著公瑾軍到陸口駐紮後,公瑾就跑來跟花說軍隊的箭不夠,要花想辦法。
簡單說起來就是想要測試花的實力,因為公瑾對花還有所懷疑。
一直在煩惱的花透過守衛和附近村莊小孩身上得到策略的提示,就在公瑾的詢問下大概說了自己的想法。不過談話期間公瑾說話真的是好帶刺,不打笑臉人這種事情搞不好不會發生在公瑾身上呢。(笑)
說到坐船接近敵軍的方法時,公瑾就告訴花觀星象的事情,還說三四天後天氣會改變,也會有霧出現,屆時可以利用。
結束談話回到營帳時,卻看到孔明在自己的營帳內,還說是擔心花才跑來的咧。
將借箭的策略告訴孔明後,孔明也提出了可以讓敵軍誤以為有敵人並將箭收集起來的方法。
孔明要回去前也有提到自己已經歸屬在玄德髦下,而且似乎在計劃著什麼事情。
 
隔天花立刻將整個策略都告訴公瑾。
兩天後果真起了濃霧,公瑾軍就開始進行借箭策略。
策略進行得很成功,不過因為船隻靠敵軍有點近,所以在船上的花和公瑾也會被箭攻擊到。
替花擋住攻擊,公瑾聲音有點冰冷的說:「就算是這種箭,如果中箭的部位很糟糕也是會死的。」
一邊想公瑾聲音冰冷,花居然還可以分神注意公瑾的那張好臉蛋!還在那邊臉紅……孩子妳真的好沒危機意識。
在公瑾差點中箭後,面對花的擔心,公瑾也只是一副事不關己的說這裡還不是他該死去的地方。
當敵軍開始將船開出港灣,公瑾立刻下達撤退命令,這次借箭策略相當成功,並得到十萬隻箭。
 
但是在當天半夜時,花發現帳營外很吵雜,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要開始打仗了。以自己有策略要告訴公瑾為由,花硬是拜託守衛帶她去見公瑾。
途中看到火燒船和屍體順水流的場景讓花很難過,抵達公瑾所在的船後,聽到公瑾說接下來要追擊敗逃的孟德,花就難過的問真的有這個必要嗎?
但是公瑾對於許多人在戰爭中死去一事沒有什麼感覺,甚至在花說她不希望看到更多的人死去時,以冰冷的目光看向花,並告訴她這次火計能成功不只是因為他,還有孔明和另外一位賢人。
公瑾還反問花從敵軍奪得的箭是為了什麼而用?「在這裡的人不管是誰,都不是和戰爭沒有任何關係。如果在追擊上鬆懈大意,下回同伴就會被殺。亂世就是這樣的世界,要嘛殺人要嘛被殺,在這兩條路中選擇一條。請不要說不要再互相殘殺之類的,自己一個人裝城聖人君子。」
「比起任何東西,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
之後公瑾就帶著軍隊去追擊敵軍,花則被留下來還被監視,同時不斷回想起公瑾所說的話。
就這樣天逐漸亮了起來,這場戰爭也接近尾聲。
 
戰勝之後花就想問公瑾自己能不能回到玄德軍,但卻一直被公瑾避不見面。於是花直接挑了很晚的時間跑去找公瑾,卻看到他和一個長得很像仲謀的少年在說話。
後來兩人對談很快就結束,花便趕快跑到公瑾的營帳裡找人。
當然公瑾這舌燦蓮花的傢伙一下就把花給騙住,所以花就又這樣繼續待在仲謀軍中。
 
隔天軍隊朝江陵而去,公瑾則帶著花要前往柴桑。
當花在和公瑾說話時子敬也出現了,而問到荊州取回後會變得怎樣時,子敬率先正直回答,公瑾也只好說出實話,表明荊州會歸到仲謀的統治之下。
為了讓玄德等人不因此被趕出荊州,花決定當面和仲謀談這件事。
只是到了柴桑時卻發現仲謀人已經跑回京城,花只好又跟著公瑾一起去京城。
到了京城,公瑾和仲謀報告完一些事情後,花便要開口詢問荊州的事情,但這個時候!大喬小喬就闖了進來,連尚香也跟了進來。
大小喬一見到公瑾就直接用力攻擊,讓看到的花覺得好強,尤其是受到這種攻擊還一直微笑的公瑾更是厲害XD"
後來的談話氣氛整個就是很歡愉,讓花完全不敢開口問荊州的事情,就這樣到了晚上的慶功宴。
在宴會上尚香就抓著花在聊天,說自己想要加入戰爭的理由,還有伯符(仲謀的兄長‧已故)的事情,甚至講到大小喬是伯符和公瑾兩人誘拐回來的,據說大喬是伯符的、小喬是公瑾的未婚妻。
也有談到伯符死去時大喬相當悲傷,但最難過的人搞不好是公瑾,因為兩個人是親友,而且公瑾說不定還認為是自己害死伯符的。
這時候在眾人的拜託下,公瑾就開始彈琵琶了。
只是花覺得公瑾彈出來的音色雖然好聽,但卻有種冰冷、哀傷的感覺。
 
第二天花被仲謀召見,說是要談侵略荊州的事情。
問了玄德軍會便怎樣後,仲謀直說如果玄德臣服於孫家之下自然沒事,否則就是趕出荊州。
公瑾當然也是秉持這個意見,還講得讓花啞口無言。
最後仲謀說花如果擔心她的君主,就叫玄德臣服於孫家之下,然後就讓花離開了。
 
回到房間想著荊州的事,沒過多久公瑾就跑來敲房門,說是有東西忘了拿給花。
原來是雲長特地派人送來的書,一邊感到高興花一邊把石子和棋子換回來。在公瑾問書是什麼的時候,花就說是比較堅固的書簡,還翻頁給他看。
結果這一翻頁,書就開始大放白光,想到荊州的事情就讓花還不想要回去原本的世界。
最後當花張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又處在陌生的森林當中。
正當翻著書發現又有新的空白頁,同時又在想自己身在何處時,公瑾疑惑的聲音就傳來了,害花嚇了一跳。
不過公瑾非常的冷靜,還說要下山去找有人的地方。在花訝異於公瑾的冷靜後,公瑾就說花也很冷靜,似乎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了。(不愧是大都督啊!你真聰明~)
這時突然傳來人的聲音,覺得奇怪的兩人悄悄的觀察一下就發現是山賊和一對被要脅的父子。
聽山賊想要拿錢後還殺掉父親,花當然會想救他們,但公瑾卻事不關己的要帶花離開,並分析兩人身上沒有武器,不可能擊退山賊。
只是花當然不會聽,還想要衝上前,公瑾自然就拉住她,說只要花帶有那本貌似和現在這種狀況以關係的書,他就不能讓她亂來。
這時候山賊也注意到兩人的藏身處,讓公瑾開始碎碎念,說因為花講話大聲而被山賊發現,又說花明明什麼策略都沒有卻只會高喊自己的意見,但一到關鍵時刻卻什麼也做不到。
最後就叫花聽他的話去做,便正正當當走出草叢間。
走出去後公瑾就自稱是會仙術的隱居者,要山賊立刻離去,否則就會降下天罰。
山賊當然信都不信,但在公瑾說自己要降下天罰後,天色突然變得昏暗,雷鳴大作,讓山賊們落荒而逃。
下山的時候那對父子就告訴兩人現在所在地是泰山,讓公瑾感到不可思議。
當抵達城鎮時剛好下大雨,那個父親就招待兩人到自己的宅邸中。
這時因為孩子的詢問,公瑾就解釋自己只是看到山峰上的黑雲,知道馬上就要下雷雨,所以並非有仙術這種力量。
後來公瑾問了山賊的事情,進而得知這時候黃巾黨居然在四處作亂。
 
晚上休息的時候,公瑾當然就跑來找花問這些事情。
不過公瑾自己就可以推測得很完美啦……既知道是書的問題,也知道兩人飛到過去的世界。
在公瑾的問話下,花還是選擇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公瑾───除了書會顯現策略的力量外。
後來兩人推測出只要讓黃巾之亂成功就能回到原本的時代,便決定隔天起程到洛陽。當然公瑾提出的理由是到洛陽之後就能證明花說的是不是實話……
兩人啟程幾天後,正要開始在附近找住宿的地方時,村莊卻突然遭受到黃巾黨的襲擊。
公瑾是立刻要趁黃巾黨沒注意到自己兩人時快馬逃走,但花非常的猶豫,理由當然還是想要救人。
這時公瑾的聲音又突然冰冷了起來,「這個世上也是有不論再怎麼希望,都無能為力的事情,請不要自大的以為自己是萬能的。」
講到這裡,騎乘的馬突然一陣騷動,花從馬上掉落,兩人也因此被黃巾黨注意到。
當公瑾因為黃巾黨的作為而不爽的說出他們和宦官沒兩樣的實話,雙方要發生衝突時,由孫文台(仲謀之父)率領的義勇軍突然來到,黃巾黨立刻落荒而逃。
花因為得救而鬆了口氣,但公瑾看到孫文台卻顯得和平常很不同,似乎有種在動搖的感覺。(是說我看到孫文台的第一反應是……「你們孫家的象徵就是毛嗎?為什麼孫家的人都要穿著有毛的衣服啊啊啊啊!?」)
被孫文台邀請住到軍營去後,公瑾就要花在孫文台面前叫自己「瑾」,雖然覺得奇怪,花還是乖乖的點頭答應。
 
在軍營裡用過餐,孫文台一開始還誤以為花和公瑾是夫妻,不過這個誤會很快就解開了。
而當孫文台問起去洛陽的目的,公瑾則以一生想去一次首都為由蒙混過去,並詢問黃巾黨的動向。
到了晚上時,獨自在營帳的花想起聲音變冰冷時的公瑾,以及見到孫文台時的動搖,都覺得搞不太懂公瑾怎麼了。
想到這裡花又跑出去散步吹風,卻看到公瑾獨自在唱歌。在旁邊聽著的花又覺得公瑾的歌聲很美,卻又很悲傷。
這時公瑾也注意到花的存在,便說偷聽不是什麼好習慣,還說這個時間女性不該一個人走在外面。
道過歉後,花便稱讚歌很好聽,但公瑾似乎心情不太好,說這只是無聊的代替品,要是有琵琶他就能打發時間了。
想起公瑾在宴會上的表演,花便問公瑾是不是很擅長音樂,公瑾也只是淡淡的說比其他人還要喜歡音樂而已。
之後公瑾就說起黃巾之亂的事情,以及孫文台之後會去攻擊叛亂軍的據點‧宛城。
當花問起為什麼公瑾知道這種事時,公瑾才說起孫文台的身分,並說孫文台認識少年時期的自己,為了怕被認出來才要花不叫自己的全名。
然後公瑾就說要確實的讓黃巾之亂成功,即便這違反文台和伯符之意也一樣。
在 花一問之下,才知道伯符原來是因為被刺客射中毒箭而死,而公瑾那時後在離伯符較遠的地方,等趕到伯符身邊時已經來不及了。那時候公瑾和伯符因為要不要像孟 德發起戰爭而持相反意見,公瑾為了冷靜的再和伯符對談一次,便稍微和伯符保持了點距離,但只因為一支箭而再也無法實現這個對談……
聽到這裡花便想起當初借箭時,公瑾所說的話,想必那句話指的就是伯符吧。
公瑾又自責的說如果他和伯符的意見相同的話,這個暗殺說不定就能避掉。還說自己應該無論何時都支持伯符,而伯符如果還活著的話,孫家搞不好早就得到天下了,「正因為如此,我一定要讓仲謀大人掌握天下。為了這個目的,我非得要回到原本的世界。」
 
隔天一早,公瑾兩人就向文台拜託讓自己同行到洛陽。
到了洛陽後,朝廷果然要文台帶軍攻向宛城,公瑾和花就開始想怎麼拖延文台在宛城的時間。
等到剩下花一個人時,花便立刻使用那本書,得知策略後便跑去告訴公瑾。由於策略中須要有人直接和叛亂軍首領見面,公瑾便問誰要去,花當然立刻說是自己要去呀。
公瑾驚訝一下後就苦笑說花真的是單純到很愚笨的人,隨即又說他也會一起去,因為交給花一個人會讓人相當不安,況且讓女性一個人到宛城的話,裡面說不定會有什麼好事者。
看花一臉不明白的樣子,公瑾就用力的嘆口氣後說花似乎不具備有警戒心這種東西……
不過花還是有在內心偷偷想公瑾是不是在擔心自己啦wwww
後來兩人就跑去跟文台獻策,經過軍議的洗禮後文台便決定採用兩人的策略。
 
在軍隊快抵達宛城時,公瑾和花就做為使者先行前往宛城。(使者是要把文台的策略告訴首領,讓首領帶兵逃離……目的除了拖延時間,最重要的是不會傷害到百姓。)
但是首領不願輕易相信兩人的話,便要其中一個人留下做擔保,一旦事情有誤就會殺了那人。
公瑾立刻表明自己會留下來,也叫花不用擔心,因為他的任務還沒完成,所以他還不能、也不可能死在這種地方。
當首領警告要回去文台軍的花時,公瑾就向首領保證花絕對不會背叛自己,花當然點頭說對啦。
回到文台軍軍營傳達交涉破裂的消息後,文台立刻決定隔天攻城。
第二天攻城的時候,花就在城門外尋找公瑾的身影,但聽到首領大概還在城內後,擔心出了什麼事情的花就跑進城內尋找公瑾。
找到一半差點被流箭射中,幸好公瑾突然出現救了花。聽到花是為了找自己而跑進來,公瑾就低聲的說花真的很笨,並解釋自己裝作和首領他們走散的樣子跑掉,如果花在城外等他,他也不用多花這些精力幫助花,「不考慮後過就闖進危險場所的舉動,也請妳適可而止,等到發生什麼事以後就太遲了。」
當花道歉後,公瑾就一副困擾的樣子,然後就帶著花逃走。
牽手也是有正當理由的~在戰爭裡面走散的話很麻煩唷~(笑)
這時書掉到地上,然後就開始發光,花大叫聲不要放開我的手後兩人就回到了花在京城的房間。
嗯,因為太高興了,花就直接撲了上去~
一開始因為驚訝的公瑾,似乎也忍不住想要回抱花,但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臉色突然變得可怕,並問花能不能放開他?
這時我們家的花才想起來這個人是冷冰冰公瑾啊!!(啥)
於是趕緊收手放開公瑾,而這個很會裝冷靜的開眼都督就首先踏出門外確認兩人是不是回到原本的世界了。
在房間裡等公瑾回來的花就開始想荊州的事情,因為在意而拿起書來看之後的歷史。
卻發現公瑾在江陵一戰後會因遭箭射中而身亡。
對這個事實感到不安的花對於之後公瑾回來說他們回到的時代,和離開前沒有經過多少時間後,也還是不能感到心安。
而日子還是依舊過去,京城在準備戰爭,公瑾似乎也因為公事繁忙而沒有和花見到面。
此時仲謀又召見花,表示他要進攻合肥,公瑾要進攻江陵,叫花留在京城並會在戰爭結束後讓她回到玄德軍。
當仲謀要叫花離開時,花趕緊表示自己也想去江陵,公瑾立刻出聲說不行,因為帶不會騎馬的人去也只會妨礙他們。
花就說自己不會添麻煩,也表明自己只是想要以軍師的身分對大家有所幫助而已。(嘛,實際上就是擔心公瑾會喪命才想跟去的啦。)
一邊的子敬這時終於發話,認為帶花去也可以。當公瑾還在猶豫時,花又趕緊說如果因為她而害仲謀軍的狀況變不利的話她願意受罰!
這下仲謀也不再反對,只剩下公瑾一直在旁邊皺眉。
 
幾天後公瑾軍往江陵出發,花因為不會騎馬而和公瑾共乘一匹馬。
當公瑾問花為什麼想要一起來時,花就說和她跟仲謀說的一樣,只是想搞不好能幫得上忙。
公瑾就很狠的說他不需要花的力量,但如果是那本不可思議的書他倒還有點興趣。
而被問到奪回荊州後玄德軍若不臣服於孫家便會被趕走的事情,花就說無關臣服而是大家一起合作不行嗎?公瑾就說現在是亂世,弱肉強食是正常的,而且他只會為了文台和伯符的夢想,也就是為國家的統一而努力前進。
最後公瑾叮嚀花不要扯大家後腿後就不說話了。
 
抵達江陵駐紮的當晚,公瑾軍就開了軍議,雖然不受到眾人歡迎,花還是向公瑾請求參加,公瑾也以不會妨礙軍議為條件同意花的參加。
當公瑾提議挑撥江陵城的武將,讓他們自己從城內出來的策略,並向花詢問意見時,花只說不會比攻城的犧牲多所以覺得很好,結果被公瑾軍的武將諷刺……
隔天公瑾的策略雖然成功了,但因為城內有援兵將受挑撥的武將救回,所以就戰果來說是失敗的。
當眾人在討論接下來的策略,就講到要把兵力分成兩半去對付另外一邊的夷陵,以防對方從夷陵來夾擊公瑾軍。
想起書上寫分成一半的公瑾軍反而被夷陵的軍隊包圍,公瑾因此去救助的花就立刻喊不行,但又得不到眾人的同意,最後公瑾軍還是將兵力分成兩半。
當武將們離去後,花便問公瑾就算那本書裡寫軍隊會被包圍,他也還是要執行這項策略嗎?
公瑾沉默一下後,說花如果把得到荊州的策略告訴他的話,他就相信這些話。最後公瑾依然是要讓部隊分兩邊,並叫花不要再多說其他話,免得讓其他武將更加反感。
 
第二天晚上花感覺到營帳外很吵鬧,出去一問便得知夷陵那邊的部隊被包圍了。
這時花就趕快翻開那本書到空白頁,知道這裡應該要寫的就是救助夷陵部隊的策略,便趕緊使用棋子顯現策略。
知道策略後花也不管守衛的阻止,就自行闖進公瑾的營帳。
不過公瑾一開口就帶刺,真是討厭……花告訴公瑾就算自己被說是裝成聖人也無所謂,但她就是討厭看到有人死掉,所以她想救助夷陵部隊。
聽完花的策略後,公瑾就問那是不是寫在書裡的策略?花也老實說對。這時公瑾又發揮他那恐怖的推測力,問那本書是不是會寫出花所期望的未來?
花雖然沒有否定,但面對公瑾說如果花想要說不定能夠用那本書的力量將他們毀滅,花立刻就說她不會這麼做!因為藉由毀滅他人而帶來的和平一點意義也沒有。
「這個世界只有勝利或毀滅,我之前應該有這麼說過。」
「我不這麼認為。」
「妳太天真了。」
「我不想放棄。」
「只能因為誰死掉才能停止戰爭,那樣太悲哀了。」
「就算和平的世界到來,如果還有傷心的人就沒有意義。」(照這個論調,我想不會有和平的世界……因為再怎麼和平,在世界的角落總會有哭泣的人,會有被放棄的人,可憐的人。所有人都和平幸福的世界不可能出現。………我這樣算悲觀嗎……
最後公瑾當然還是輸給了花,決定採用花的策略。只是當聽到花說要回去準備去夷陵時,公瑾又無奈的嘆氣了,而且一整個就是放棄說服花不要跟了。
 
當救助夷陵部隊成功後,回到營帳的花認為這樣應該能改變公瑾死去的命運,便翻開書來看,卻發現公瑾死去的地方還是一樣沒變。
這時公瑾就來訪,讓花很難面對公瑾。
接過公瑾拿來的慶祝戰勝的肉包,花雖然很高興,但又因為書的事情而感覺不出味道。
這時公瑾又說武將們認為應該趁這個機會一口氣進攻江陵,公瑾說自己也贊成這個意見。但花卻忍不住想理由讓公瑾放棄進攻。
雖然花沒有說書上寫什麼,但公瑾就說如果花真的是想幫上他的忙,就告訴他攻陷城、奪取荊州的策略,只要這樣他也可以試著讓玄德軍留在荊州,並說只要有書和花的話,孟德軍遲早會降伏,減少犧牲來平定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花還是拒絕幫這個忙,因為她不想為了這種事而使用書,她只想為了救人而使用那本書。
「只會說漂亮話,是什麼也沒辦法保護的。」
 
「為了保護重要的事物,有時也會須要用力量來鎮壓。」
 
 
「一直允許自己天真的話,也會失去無法挽回的東西。」
 
「失去之後才後悔,就已經太遲了。」
當花問這些是不是在說伯符的時候,營帳外就傳來吵鬧聲。
兩人出去一問才知道有白癡、啊不,是血氣方剛的武將等不及命令自己出征了。
雖然花希望公瑾阻止武將,但他們抵達時雙方已經開始打起來了。公瑾便在半路讓花下馬,要她返回軍營。
不等花阻止,公瑾就自己騎馬進入戰場,被丟下的花因為擔心而沒有多想的跟了上去。
闖進戰場後,花才感覺到恐懼,但還是提起勇氣尋找公瑾。
當花差點被攻擊的時候,公瑾剛好出現抵擋,並責問花為什麼在這裡?
「妳把戰爭看得太簡單了!」
「不管妳再這麼不想失去,在這裡人命都極其容易消失啊……!」
講完後公瑾才說攻城部隊已經被滅,要花快點上馬撤退時,公瑾就被箭射中了!!
看在他那隻手還保持著想保護花的模樣,我給他十分。<<別鬧了妳!
被迅速運回軍營,直到晚上軍醫從營帳中出來後,才說箭上有毒,除了讓公瑾靜養之外別無他法。
得到軍醫的允許後,花便進營帳裡看公瑾。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公瑾,花則是一直在內心道歉,認為自己如果聽話的返回軍營,說不定公瑾就不會受傷了。
這時昏迷的公瑾就在夢囈,似乎是在跟伯符道歉,甚至還哭了……
哭起來不錯,再給十分。<<叫妳別鬧了!
花就握住公瑾伸出來的手,低問公瑾在為什麼而痛苦,他自己一個人獨攬什麼?她想要知道更多關於公瑾的事情,想要幫助公瑾……「所以……拜託你,請你不要死………」
 
接下來幾天公瑾的狀況一直時好時壞,正當軍醫告訴花仲謀命令軍隊要回柴桑時,營帳外又開始吵鬧。
原來是孟德軍聽說公瑾重傷,便一舉進攻,妄想取下公瑾人頭。
千鈞一髮之際,公瑾卻奇蹟似的站了起來,一副什麼事也沒有的回擊敵軍,「我還不能夠死。」
算準敵軍的奇襲計劃,公瑾帶軍反擊讓敵軍的計劃崩潰。
這場戰爭以江陵城被攻陷,孟德軍敗走襄陽為結尾。
 
回到京城後,公瑾的表現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彷彿箭傷都已經痊癒的樣子。
這時看到小喬擔心公瑾,以及兩人感情很好的模樣,花不知為何竟有些心痛。
回去房裡休息時,花又拿出書來看看未來改變了沒有,卻發現公瑾死去的部分還是一樣沒有變動。
幾天過去後,書本上的內容一直沒有變動,讓花心情不太好,便出門散步。
結果一出門就看到公瑾被侍女們圍繞著獻殷勤,看到公瑾的氣勢被壓倒花有點意外,之後公瑾看到花便以和花有約為藉口逃離侍女群,但是花一整個就是被那些侍女給怒瞪了啊。
陪公瑾逃離吵死人的鳥群後,公瑾是說要回房間避開那些人,也說要調整琵琶的弦。
看到公瑾聽到小喬很期待的時候的態度和鋼材大不相同,花又想小喬對他來說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是特別的。這一想又讓花覺得胸口不舒服,卻不懂是為什麼。
這時公瑾就主動問花之後有沒有事,沒有的話要不要到他的房間去一下。(這個問句的聲音好愉快,愉快到都輕飄起來了<<啥)
當然這也是有正當理由的!因為兩個人很快就分開的話,就會被發現是在說謊啊!
聽到公瑾的邀約花突然覺得很開心,但又覺得自己因為公瑾的話而感到一喜一憂實在很奇怪……
 
到了公瑾房間,公瑾立刻泡茶給花喝,正要花小心燙口時花就被燙到了……真是一點都不沉穩的人啊~
後來公瑾就開始調整琵琶弦,被花一直盯著看就開口說這樣會讓他分心。
點頭說對後,花又稱讚公瑾的手很靈巧,接著想起玄德也會編織東西,就跟公瑾聊起玄德的手指也很靈巧,編織出來的東西非常漂亮,還說玄德是男人卻不會和編織東西這件事有違和感,非常不可思議。
公瑾就回說玄德似乎確實有什麼會吸引人的特質,周圍對他的信賴也很高。
花想想就認同了這件事,說大家都很仰慕玄德,而玄德是個對誰都很溫柔、很棒的人。
一聽到花這麼說,公瑾彈出來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怪,但講話還是很正常,說玄德是仁君的傳聞看來是真的。
然後花就開始稱讚玄德的優點,又說新野裡搞不好有很多女孩子憧憬著玄德也說不定。
這麼一說,公瑾又彈出很詭異的聲音,花還想說公瑾的臉怎麼好像在抽筋,以為公瑾是傷口在痛XD"
當花想開口詢問時,公瑾就問花是不是也是那些女孩子的其中一人?
花當然就否定了,說了句原來如此後,公瑾彈出來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好聽,並問花是抱著做為下臣對君主的好感是嗎?
花想了想就說是做為一個人,而且還說她還滿想要一個像玄德一樣的哥哥,讓公瑾嚇了一跳。
一聽花說有那樣的哥哥的話,說不定她會很憧憬玄德後,公瑾突然彈出更恐怖的琴音,而且琴弦還斷掉了~
公瑾說自己狀態不好,而花正要問是不是因為傷口的關係時,外面就傳來了那鳥群的聲音,接著就超沒禮貌的自己闖了進來,一邊圍繞著公瑾,還把旁邊的花給撞開。
當花詢問公瑾傷口的狀況時,那鳥群又嘰嘰喳喳的說要用自己送來的東西,然後又再一次把花給撞開。
公瑾沒有甩鳥群,直接和她們說自己和花的事情還沒做完,就去扶花起身,迅速的和花閃離房間,脫離鳥群。
 
接著又過了好幾天後,仲謀回到京城,花並從仲謀口中聽聞玄德和尚香的婚禮事宜。
雖然花抱著不贊成的態度,但仲謀和公瑾都是贊同的,公瑾還說自己會傳達這件事給尚香知道,要花不要多嘴向尚香說些有的沒的。
又是幾天後,玄德傳來願意結婚的回應,也將在近日來到京城,花也將會回到玄德軍。
煩惱著這些事情,花幾乎沒有什麼吃飯,甚至覺得要是能一早醒來就回到圖書館,並把戰爭什麼的全部忘掉就會很輕鬆……但一想到這樣也會把公瑾的事情給忘記,也會變成知道公瑾的未來卻什麼都不做而回去……花當然不希望自己變成這樣。
正當花煩惱的翻著書本時,從窗外傳來琵琶聲,讓花循著聲音的方向走去。
彈琵琶的當然就是公瑾啦。花一邊聽一邊覺得這是很美的音樂,卻又覺得很哀傷,彷彿之前聽過的歌聲。
被公瑾發現的時候,花則是不自覺的在落淚。
將淚擦乾後,因為有提到伯符,花就說伯符和公瑾是完全不同的性格。公瑾就說伯符是老愛往前衝的男人,如果還活著的話,是絕對不會和玄德軍同盟的,因為兩方的目標相差太遠。
「……為了守護自己的志願,也有無法避開的事情啊。」
這句在敘述伯符和玄德軍之間可能的戰爭的話,聽起來卻彷彿公瑾說給自己聽的話………
這時公瑾就轉變話題,問花最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所以沒什麼吃飯?
花搖搖頭反問公瑾的傷口是不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公瑾當然就微笑說已經完全治好了,在花又問了一次真假後,公瑾就開完笑的說難道他的臉上出現死相了嗎?或者是那本書寫著他最近會死嗎?(前一句像開玩笑,後一句看起來講得好認真……)
看著花不自然的反應,公瑾就苦笑的說沒有問題,這種程度的傷在戰場上常常有。
花就說如果公瑾有什麼不測的話,周圍的人會很難過,所以希望公瑾再稍微注意自己的身體一點。
但公瑾不領情的說就算花不擔心,他自己的狀況他自己最清楚。
聽到花說小喬他們也會很難過後,公瑾就嘆氣說花是個奇怪的人,「為什麼妳要露出那麼難過的表情?妳應該很討厭我才對。」
花當下反應就是否定,可是公瑾不知為何卻一臉嚴肅,「和妳在一起,我就會冷靜不下來。好像會把我沉在胸口深處的東西給挖掘起來……老實說,我很不愉快。」
說了句為了兩人好,他們不該再有所關聯後,公瑾就叫花回房間休息,自己則繼續彈琵琶,但琴弦卻斷掉了……發生這不吉利的事情,公瑾還苦笑說那些死去的人是不是很恨自己呢……
 
自從這件事過後,花就一直沒有見到公瑾,同時玄德他們也來到了京城,而花則被人命令待在房間直到婚禮結束後。
不過無法冷靜下來的花還是擅自跑出房間外散步,正巧遇到子龍,從而得知孔明認為這次的婚禮有詐。
當兩人談話結束,花要回房時又剛好遇到尚香,但卻有種和平常不同的感覺,才要上前詢問時尚香就走掉了。
因為很在意尚香的異狀以及她對婚禮的想法,花便想要追上去問,卻被仲謀軍的士兵攔住,以都督的命令為由護送花回房間。
一回到房間,花卻發現尚香在自己的房間內,一問之下才知道尚香對婚事毫無所知,而且最近一直被人軟禁在房內。
這時花就想起之前和公瑾說話、長得很像仲謀的少年,有種不祥預感的花便要尚香先待在房內,她自己去找公瑾問話。
不過在找公瑾前,花有先翻書來看,發現在婚事之後是空白頁,在更之後就是玄德軍與仲謀軍的同盟破裂,表示婚禮當中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決定要阻止公瑾可能的計劃,花要去找公瑾談話時正好遇上大小喬,便問兩人公瑾的所在處。雖然小喬說公瑾的心情不好,可能會發脾氣之類的,花還是不改決心,兩人便帶著花去找公瑾。
但是公瑾的房間外面卻有守衛,還說公瑾的狀況不好不見任何人。知道不能硬闖,花就暫時退卻,但是大小喬卻也跟著花回了房間……
想了想之後,花決定把事情告訴三人,請他們幫助自己阻止計劃。
尚香雖然身為孫家的人,但認為這樣卑鄙的作法不是孫家的作為;小喬也因為不希望公瑾做壞事,所以也答應要幫忙。
只是雖然想要抓住假尚香來換成尚香,幾個人卻都沒有那個武力,花想起子龍也在,便要尚香找子龍幫忙。
花則是要去試著說服公瑾,大小喬就說要幫忙引開守衛。四個人就分成兩邊來做事。
在去找公瑾的途中,花就問起伯符是什麼樣的人?
小喬就說伯符是個說做就做的人,公瑾對伯符的死很後悔,在那之後也後不再和小喬他們玩;在戰爭中拼命也一定是因為伯符的死。小喬還說公瑾雖然頭腦很好,有時候卻很笨,「明明很在乎卻故意欺負人,還故作鎮定過頭,真的很笨哪……」
小喬還叫花記得嚴厲的告訴公瑾他一直在為過去的事情煩惱,卻看不箭演前的寶物,真的是太笨了!
不過花聽不懂小喬在說什麼,只了解到小喬對公瑾的事情非常了解……
 
到了公瑾房間外頭時,小喬先告訴花說公瑾雖然平常總是笑著、不知道在想什麼,但只有在伯符面前才會不高興和生氣,也就是說公瑾只會在重要的人面前生氣。
當花還聽不懂這話的意思時,小喬就衝過去房門外大叫公瑾,還說大喬爬到樹上下不來,而且樹枝快斷掉的樣子,要公瑾去救人!但公瑾沒有回應,守衛也一直想叫小喬去找別人,但小喬就拉著守衛叫他趕快過去救人。
當守衛離開後,花就立刻跑進公瑾的房間。
看到花闖進來,公瑾就問她把小喬也捲進來是為了什麼事?
聽到公瑾像在生氣的聲音,花就以為公瑾是因為自己把小喬捲進來才生氣的。不過撇開這些不管,花立刻拜託公瑾中止計劃!
公瑾一開始還不認帳,被花說出計畫內容,公瑾就直說這世上沒有共存或共榮,只有毀滅或勝利,而玄德會成為未來孫家的妨礙,所以要趁現在擊潰他。
接著公瑾就想要在一切結束前把花關進大牢,這時花就問公瑾是不是想要實現文台和伯符的夢想?但用這種卑鄙的方式而實現的夢想,真的有價值嗎?
「公瑾先生不是只想要掩飾自己心中的後悔嗎?」
 
「總是冷靜且面不改色,但是真正的公瑾先生不是那樣的人……我是這麼認為的。」
 
「公瑾先生如果真的是無情的人,就不會用那麼哀傷的聲音唱歌,也不會用那種哀傷的音色彈奏琵琶。而且,應該也不會保護我才對!」
「公瑾先生不是不知道痛楚的人,而只是個在隱藏痛楚的──懦夫。」
看那手勢就知道……傷口果然會痛對吧,傻都督。
「不管用什麼手段,我都要讓孫家得到天下。」
「在完成這件事之前,我都不被允許死去,也不得停下腳步。」
花則說如果殺了她,公瑾就能獲得救贖,那就殺了她。
「……為什麼?為什麼要說這種話?我不懂妳的想法。」
「───因為我喜歡公瑾先生。」
公瑾你聽到花跟你告白後這是什麼表情啊!?你有什麼不滿嗎?啊??
「因為我喜歡公瑾先生……所以希望你活下去。」
「公瑾先生一直這樣難過下去……我不喜歡這樣。」
公瑾終於微笑的放下劍,「……果然那本書和妳,我都應該再早點消除掉。」
「應該在像這樣,沒辦法斬殺妳之前──疏遠妳的。」
這時仲謀軍的士兵跑進來,報告大殿上有騷動,請公瑾立刻過去。然而公瑾一句話都還沒說話,人卻倒下了!
 
在這之後三天,公瑾一次都沒有清醒過來,花也一直待在公瑾身邊照顧他。這其間昏睡的公瑾時不時會喊著伯符的名字,而花也會握住他的手,不斷的低喃沒有事的……
這天夜裡,公瑾終於清醒過來了。
公瑾說他做了夢,夢見故鄉、初次出征、伯符死去的時候……
問到婚禮的事情,花就說因為大殿的外面發生騷亂,所以中止了;假尚香逃影無蹤;玄德他們則還留在京城中。
公瑾就笑說結果一切都按照花的想法在走。
花雖然道歉,但還是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事。
公瑾說花很正直,伯符也是和她一樣的人,不論何時都往前直衝,正面挑戰的人。而他自己則總是考慮過多,但伯符卻說那是公瑾的優點,只要把背後交給公瑾,他就可以安心的往前衝。
「……然而我卻沒能徹底守護伯符的身後。」
 
「明明不論何時,我的任務都是守護那傢伙的身後……」
 
「是我讓伯符死了───」
 
「只要和妳在一起,我就會想起這件事。」
 
「只要看著不論面對什麼都正面迎擊的妳,我就會想起伯符。」
 
「被封印住的後悔也跟著甦醒。」
 
「所以,和妳在一起讓我很痛苦。」
 
「我想要避開妳,故意對妳很嚴厲。但是,妳卻──……」
 
「……妳說的沒有錯,我只是個不懂事的懦夫,是個到現在都無法接受親友之死的,沒用的人。」
 
「到伯符的夢想實現之前,我都不被允許逃走,或死去───我一直這麼想的。」
 
「但是──我似乎一直邊說著自己不能死,邊找讓我死得其所的地方。」
「說不定我是想逃離沒能守護住伯符的後悔……」
「……不能是懦夫嗎?就算是懦夫也沒關係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