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孫仲謀

================================

關於不良 <<等等

 

其實仲謀我在研究人物介紹時有眼睛一亮喔!因為和我們家子龍同屬美少年系列XD

只是因為他是不良,所以就先邁向翼德。(結果這隻也有不良成份= =)

 

整個路線下來我很喜歡仲謀,所以已經幫他安排了愛之第二名的位置XD

至於要說愛哪裡……先是很偉大的樣子而且又不禁激的地方很有趣;默默的就開始有佔有慾很可愛;告白爽快很不錯;傲嬌很好玩。綜上所述,仲謀就是一個很有趣的不良,所以很有愛。

而且在劇情當中幫花療傷時看起來很溫柔;在雨中背著花的時候嘴裡說的和做的不同,這點讓我很心動。

 

仲謀和我前兩輪玩的角色不同,人家都扭捏到了最後才開始愛的告白,仲謀卻是在最後一章就告白,讓我深刻感受到和別人不同的不良民俗風情(啥鬼啦)。

告白時不良臉紅真可愛,倔強的不讓人看臉紅這點就更加可愛了

還有就是一開始覺得……仲謀是不是意外地純情?但看到他誤會花有話想說的意思的那個橋段,我又覺得這傢伙其實也沒那麼純情嘛,不愧是時代不同的大人物。(笑)

 

另外我一直在想……仲謀小時候好可愛,看起來好天真無邪,怎麼長大後變成了不良呢。

時間歲月真是摧殘美麗花朵(?)的罪惡啊。

 

暢談完不良的可愛後,想提一下尚香和大小喬。

尚香其實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啊,雖然那個毀滅性的才能有點恐怖,但是個好女孩。(雖然看到她的服裝我有點無言XD")

看到仲謀和尚香兩兄妹互相護著對方,就會覺得這樣的兄妹關係真不錯wwww

大小喬則是一對令人恨得牙癢癢的同時,又覺得她們很可愛的姊妹花。更重要的是她們擔任了紅娘……我真的很好奇兩姊妹到底幾歲啊。

不過看到大小喬和仲謀鬥嘴會覺得很有趣,仲謀好像總是被鬥輸的那一個XD

另外……聽到仲謀喊大小喬為「大小」時,我真的無言的笑了出來……不愧是顛覆歷史人物印象的三國戀啊……

 

=================================

劇情大捏他

 

這次玄德軍主線可以跳過好多我好爽XD

 

話說花為了玄德軍和仲謀軍的同盟,和師父孔明來到了揚州見仲謀。

當孔明中途暫時離開有一段時間後,花便離開招待使者的房間,想去找孔明。

結果卻被當作侍女被士兵搭訕,不知所措時正好不良出場!

雖然為殘念王子的殘念感到可惜,花還是趕緊道謝,不過不良還是一副不爽的樣子叫她不要在那裡晃。

 

後來發現殘念王子原來就是仲謀,花匆忙的跑回房間找仲謀和公瑾談話。

但因為孔明不在,對方就要離開時,花便問自己不能代替師父嗎?

說是這麼說,但是當仲謀問玄德軍所持有的情報時,花卻講不出什麼有用的情報,反被仲謀譏諷玄德軍該不會想用美人計這招吧?

花當然馬上就反駁,結果因為用字遣詞激烈而被仲謀以無禮為由打入牢內。

沒多久因為雲長到來,並聲稱花是真正的使者,仲謀才親自到大牢內將花帶出來。

途中當仲謀表達對孟德的不滿時,花便說既然如此就應該戰鬥,兩人便當場交涉起同盟的理由。

 

隔天仲謀決意戰鬥,並與玄德軍同盟。

雲長回去向玄德回報,花則是有點像人質之類的,為了表示信賴而留在仲謀軍。

 

接著就是赤壁之戰。

這時候花因為不想讓幫助自己的守衛士兵受到處罰,同時也相信只要和公瑾說的話就能得到回玄德軍的許可,便沒有接受雲長的幫助,選擇回到仲謀軍當中。

但是接連幾天公瑾都以軍議進行中為由避不見面,於是花便等到晚上才去見公瑾,正巧看到和仲謀長得很像卻又不是仲謀的人在跟公瑾說話。

只是和公瑾談過話後,花還是被說服留了下來,

隔天和說話不知道在小聲個什麼勁,講話語調不知道在讓人起雞皮疙瘩個什麼勁的子敬見面談話後,花便改往仲謀所在的京城去。

 

到達京城後,就可以徹底發現仲謀超受歡迎,簡直跟抵達機場的巨星沒什麼兩樣!超多女孩子在旁邊鬼吼鬼叫(喂)的!

後來仲謀叫花要待在城裡就要聽他的命令,不然就會把她逐出城外。

雖然對花來說她其實更想和公瑾一起到江陵作戰(離玄德軍比較近),但還要和仲謀談取回荊州後的事情,所以最後還是待在城裡。

同時還認識了尚香和大小喬,不過看到尚香時花還以為看到了之前晚上在和公瑾說話的人呢。而大小喬一看到花就說仲謀想要………強搶民婦………(我無言了我……)

 

晚上在房裡想被孟德拿走的書,還有荊州的事情,想到最後就乾脆出門散步。

一邊散步還一邊在想仲謀的種種不良行為,然後就看到仲謀在宴會上逼人喝酒。看到被逼的人是之前幫忙自己的守衛,花便毅然決然的走出去假裝把仲謀手中的酒撞倒,再假藉拿新的酒落跑。

可惜仲謀手中的酒不是灑在地上,而是灑到仲謀的臉上……最好笑的是下面這個對話XD

仲謀:「……給我等一下。」

花:「我馬上就去拿新的酒過來──」

仲謀:「不是只有打翻而已,還全部灑到本大爺身上了。」

花:「呃呃,那我去拿新的衣服過來──」

仲謀:「被潑到的是臉和頭。」

花:「那、那我拿新的頭──」

仲謀:「妳拿得過來嗎?」拜託,就算拿過來了,難道你要換上一顆新的頭嗎?!

我看到這段對話真的是笑翻了XDD

花還想說如果仲謀的頭跟麵包一樣就好了XDDD

後來仲謀沒有理士兵們的勸阻,把花帶走了。花又在內心想說沒想到竟然演變成被流氓纏上還被帶走的情形……花妳真的夠了,不要再讓我一直笑了!

 

結果花被仲謀帶到井邊打水,說是黏黏的很噁心所以要花用水幫他沖掉,還說如果水弄到衣服上他會生氣咧。


是說仲謀眼睛真漂亮……

當水順著仲謀的脖子流下時,花想說弄到衣服仲謀會生氣,便伸手把水拭去,結果仲謀還會害羞唷~

仲謀生氣的叫花不要碰他脖子,被花一說水會流下來,就叫花趕快弄完!

不過幫他洗到一半,仲謀又說已經夠了……真是可愛啊。(咦?)

本來花要幫他拿擦頭髮的東西,仲謀也說不用,還說這樣剛好可以醒酒。

接著不管仲謀就是一陣沉默,當花問自己可不可以回去時,仲謀卻又說不可以。

兩人又沉默一陣後,花才問仲謀是不是在反省剛才的事情,所以才用水沖頭讓腦帶冷靜下來?

仲謀當然又是全力反駁啦~這樣反而讓花覺得一點說服力也沒有XD

後來講一講又變成仲謀在單方面的不爽,最後仲謀就自己回宴會中,花也回去自己的房間,並想隔天要和仲謀談話,還要拜託他讓自己跟公瑾同行。

 

到了隔天則是仲謀先找人來叫花去見面,緊張的花去見了仲謀後,才發現原來是雲長從孟德手中拿回她的書,便轉送回來。

開心的花想到要將棋子放回去,發現書裡沒有空白頁便在意的翻到最後,這時書又發出光芒。

想到自己還有話要和仲謀說,也還沒有像玄德他們說這些事情,又想到荊州的事情,便在內心想著她還想要再繼續待在這個世界一陣子!

待光芒過後花就處在陌生的山林中,翻開手邊的書一看便發現黃巾之亂的地方變成了空白,赤壁之戰後也有空白頁數。

這時聽到仲謀鬼吼鬼叫,花才驚覺仲謀居然也被書帶來了!

當仲謀發出一連串的問題時,花又聽到附近有人的聲音,但被仲謀當作轉移話題,便要花趕快說明這些事情。

說明完是書的問題後,仲謀又問花剛才聽見的聲音是在哪個方向?兩個人去一探究竟,發現是野狗圍著棵樹,顯然有人被野狗追到跑到樹上。

仲謀很乾脆的就拿石頭扔向狗,被引過來的狗當然是攻擊兩人!仲謀立刻叫花解決一隻,但花哪辦得到啊!就在危險的時候還是靠仲謀幫忙。

後來從樹上下來的少年說自己的父親親身當誘餌往別的方向跑,花就說要請這位很強的哥哥幫忙,仲謀就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幫忙去了。(果然不良對這種招數都沒辦法招架嗎?真是……太好玩了

救了父親以後,從話中得知兩人身在泰山,而且還是身在黃巾之亂尚未發生的時代。

不過問到兩人身分時,為了阻止仲謀說出自己的身分,花便趕緊出聲說自己兩人是姊弟!而仲謀最不滿的是為什麼花是姊姊?只是當花說自己十七歲時,仲謀卻沉默了XD

而在父子離開後,花向仲謀解釋時代的不同,以及只要有書就能回去這點。

看到仲謀很不安的樣子,花就說她能理解,仲謀則說花怎麼反而很冷靜,花想一想後居然說可能是看到有比自己還著急的人就冷靜下來了,讓仲謀生氣得很呢XDD

花後來還有補充自己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被仲謀問到是怎樣時,花也只是模糊的帶過,對書的事情也老實的說自己一無所知。

講完這些後仲謀就決定先往附近的城鎮去,最後目的地是徐州。

 

隔天在旅店休息過後,花便跟仲謀提起要讓黃巾之亂成功的事情,但仲謀說自己不可能協助逆賊,花則點頭表示理解,只希望把目的地改成洛陽。

在前往洛陽的途中因為花不會騎馬,所以是和仲謀共乘一匹馬,這點當然讓仲謀很不爽啊,就一直在那邊講速度很慢啥的。

好巧不巧馬走到一半就不走了,大概是累了吧。於是花就說要下馬用走的,當花自己跳下馬時,卻好像扭到腳,但是又不想再聽仲謀吵,花就想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傷就沒有說出來。

只是越走腳就越痛,又好死不死天空不作美,一副要下雨的樣子。見狀仲謀就說要走快點,花驚訝了一下,仲謀又開始叫她動作快點。一直忍著腳痛的花終於忍不住埋怨仲謀老是用命令的口氣說話,還希望他不要老是一副想吵架的樣子

聽到仲謀講兩人的地位本來就不同,花又忍不住說他老是提地位,難道他不把自己放在上位就連和人說話都做不到嗎?

就在仲謀又要發作時,雨剛好下了下來,兩人便先找了棵大樹躲雨。一陣子後仲謀就說要找更能躲雨的地方,把馬暫時留在樹下後,仲謀就跟花說等雨稍微變小後就要跑。

但是花沒辦法跑,便叫仲謀先走,這時花才說自己的腳扭到了。不過仲謀倒是說了句「既然如此就早點講」後,便蹲下身表示要背花。(哎呀,雖然還是很不爽的樣子,但仲謀還是個好心的小孩呀~)

不過當花擔心會掉下去而抓緊仲謀時,仲謀還害羞的叫她不要黏那麼過來!

沒一會就找到了可以躲雨的地方,向仲謀道謝後,花想起自己剛才因為腳痛而遷怒的行為,便又向仲謀道歉,認為自己說得太過份了,也說自己搞不好沒有完全理解地位階層的事情。

聽花這麼說,仲謀便問她怎麼會不清楚這種事,花就說自己的國家沒有身分地位這種分別,像她這個年紀的孩子大多是學生。

只是仲謀問到花又不是才剛離開國家,怎麼會不懂這些時,花卻沉默了起來。畢竟她又不能說自己不久前才從另一個世界莫名其妙的跑來這裡……

再仲謀繼續問的時候,花就打了個噴嚏,因為穿著濕的衣服很冷就把身上的外套……對,就當它是外套好嗎?總之花就把整個濕掉的外套脫下,只是這樣也還是冷啊,所以花還是忍不住打噴嚏。

這時仲謀就把自己的外衣脫下給花,雖然花一再婉拒,仲謀還是逞強的叫她趕快披上。

花想著仲謀這樣真的沒事嗎?突然仲謀就開口叫她過來一點,讓花嚇了一跳!

結果原來是這個樣子啊。是說這樣看過去仲謀真的很像現代人……

至於仲謀為什麼會臉紅,是因為某人害羞所以故意離得有點遠,注意到的花就靠過去,卻被仲謀叫不要黏過來XD

這時花注意到仲謀臉紅,還以為是發燒,仲謀就說不是!花心想仲謀該不會是在害羞?但很快又想明明是仲謀叫她過去的,怎麼可能會害羞嘛!

就在仲謀開口說自己不是害羞的時候,花突然喊雨停了!還說她就一直覺得突然變得很安靜,原來是雨停了啊!

而話被打斷的仲謀當然不會再重複那句話給花聽,被花問是不是在生氣時,也只是生氣的說沒在生氣XD"

之後兩人就回去找馬,途中仲謀還默默的配合花的速度走在前方,讓花覺得自己似乎也不會不擅長應付仲謀……

 

幾天後兩人進入一個城鎮,正好遇上官員要處罰一個似乎是沒辦法準時繳稅的農夫,甚至還打算殺死農夫的小孩。

看到這幕花想也沒想的就衝上去阻止,而一旁的仲謀當然就裡所當然的被當成花的同伴,因此遭到士兵襲擊。(是說看到仲謀拿出劍的時候,我還在想「咦?原來仲謀的武器是短劍嗎?」後來才證明原來我是錯的,我被立繪誤導了……)

仲謀還叫花沒事不要亂搞出這些事,要是她死了他就沒辦法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道歉後花立刻要仲謀帶著農夫父子逃走,最後在花說仲謀如果不救那對父子她也不走後,仲謀才不情願的帶著農夫父子逃跑。

但當花也要逃走時,卻被官員抓住,就這樣進了大牢。

 

進了牢裡後,花卻被誤認為太平道的信徒,而牢裡也有許多太平道的信徒被抓進來。

這時想到書上寫的事情,花便將攻陷洛陽的策略告訴那些信徒當中地位最高的人,只是對方說自己可能會死在牢中,反而要花將這些話親自告訴首領。

於是花又要想辦法拿到鑰匙讓大家逃離牢中。想一想,花便告訴看守的人說自己還有個弟弟在外面,不找到他不行等等,讓守衛帶她出去找弟弟。

離開牢中後,花便假裝跌倒偷取鑰匙,這時候潛入牢內的仲謀看到這幕便問花在幹嘛?花就說自己在偷鑰匙。

將守衛打昏後,仲謀就不爽的說都已經從牢裡走出來了,根本不需要鑰匙,然後就要帶花離開。一聽到花說要就其他太平道的犯人,仲謀就更加不爽,還說他只是為了回去才迫不得已來到這種地方。

在花堅持要去替其他人打開牢房時,仲謀就生氣的說他已經說過不行,還說花要不要乾脆像剛才對付守衛一樣也對他用美人計?又說看到那個畫面不管是誰都會這麼認為,而且她能做到的也只有這種事。

然後在花有點不高興的反問「難道仲謀也在做這種事嗎?」後,兩個人就吵了起來。

接著又說到黃巾黨是逆賊,玄德在鎮壓叛亂等等,不過花不認為太平道的人是賊,也只想要做自己現在能夠做到的事情。

最後當然是仲謀敗訴,花便將太平道的人放出來,然後跟著仲謀離開城鎮。

 

正當仲謀不快的說要露宿時,剛才被救的農夫父子又出現,並表示有個農夫平常工作用來休息的小屋,於是四個人就往那裡去。

後來清掃完小屋後,仲謀聽到農夫打算逃到南方去,便明言就算從北方逃去南方也不見得能輕鬆的過活。

當農夫表明自己還是想給孩子安穩的未來,這時仲謀就說了什麼歡不歡迎的話,結果是這間小屋被士兵給找到了!

要農夫父子先逃後,仲謀沒幾下就解決幾個士兵,官員便帶著其他士兵逃走。

最後兩人還是找到另外一間小屋,便在那裡休息了。

半夜花不知為何清醒過來,還在想該不會是外面其實是天亮時,就聽到身邊有聲音傳來,不知道仲謀是不是醒著,花便出聲詢問,但回應她的卻是仲謀不爽的聲音。

因為不敢說自己只是確認他是不是醒著,花便說兩人能早點回去就好了。仲謀也跟著同意,並說這段時間江陵不知道怎麼樣了。

花就叫仲謀放心,她一定會讓他回去的!這時仲謀就奇怪的問花為什麼不說是「一起回去」,而是「讓他回去」?而且她明明說過之前也曾發生過這種事,但為什麼只說「可能能回去」?難道她之前發生這種事時,沒辦法回去嗎?

沉默一下花就說現在還不能說,並想著等荊州的事情都決定好,而她也不是使者後在告訴仲謀這些事情。

仲謀也就沒再追問,還說花從哪裡來都和他沒關係,只要她能讓自己回去原本的時代就夠了。

 

幾天後兩人抵達洛陽,見識到洛陽貧富差距的慘狀。

當仲謀說這都是像孟德那種操控著年輕皇帝的人亂來的結果,花則是覺得孟德看起來不像那種人。

仲謀又奇怪的說花明明在玄德底下做事,卻看不出來和玄德有同樣的志向。花便說自己只是想幫助玄德他們,而被問到這之後的事情,花則說不知道。

後來花反問仲謀是為何而戰,仲謀便說他是為了守護漢朝而討伐孟德,並要完成父兄的中原制霸遺志。

但問到仲謀自己想戰鬥的理由,他則回說那是他之後要想的事情。

「不是父親和兄長想做什麼,而是我現在要做什麼。為了保護被交付給我的揚州,我應該做什麼。」

「我要對追隨孫家的所有人,還有揚州的人民負責。」

這時花就覺得仲謀看起來似乎有點像大人,然後很突然地,花注意到仲謀的眼睛顏色,便脫口說出仲謀的眼睛很漂亮,仔細一看才知道顏色不同。

當仲謀沉默下來時,花才發現兩人的姿勢很像在互相凝視……趕緊道歉便往後退。

 

後來兩人在旅店休息一陣子後,不知不覺睡著的花被外頭的吵雜聲驚醒,還在覺得奇怪時,仲謀就跑進來說黃巾黨攻進洛陽了!除了宮殿著火外,一般民房也燒了起來!

看到外面到處火燒的慘狀,花不敢置信為什麼會這樣,便沮喪的想就算把策略告訴黃巾黨,整件事也未必就會照著她所想的走,她根本沒有什麼做得到的事情,「……或許就像仲謀說的一樣,根本沒有我能做得到的事情,我所做的全部都沒有任何意義。」

「……妳只是覺得應該去做所以去做對吧!現在妳該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難道不是讓犧牲減少嗎?」

但花還是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夠了,快走吧!一定有妳也能做得到的事!」

看到宮殿被火包圍,花便想宮殿裡會不會還有人沒逃出來?自己能不能救那些人?便問仲謀她能不能進去確認看看。

結果仲謀二話不說就要進去,還叫花趕快跟上來,還說如果放著花不管的話,她要嘛就是被燒死,要嘛是被士兵找到殺掉,再不然就是迷路被煙嗆死。

被花一道謝,仲謀又說他只是因為花如果死了自己就沒辦法回去才幫忙的。

在宮殿裡頭看見文官的屍體讓花難過,不過卻聽見有嬰兒的哭聲,急忙尋找嬰兒。找到後兩人立刻帶著嬰兒逃出宮。

正在想嬰兒的父母是誰時,正好出現一個侍女著急的詢問嬰兒的身分,原來是侍奉嬰兒雙親的人。

將嬰兒交還侍女後,兩人逃離出城,花則是難過的看著燃燒的洛陽……

當花說沒有自己能做的事情時,仲謀就說她還是救了那個嬰兒啊。

有點受到鼓舞的花就依仲謀所言,將書打開來確認空白頁填滿文字,準備要回去時,花就想說避免中途分散開來,就牽住仲謀的手,聽花說明原因後,仲謀就乾脆自己緊握住花的手。

當花有點擔心的問如果回不去的話怎麼辦,仲謀當然還是一邊抱怨一邊說放著花一個人她就什麼也不行吧!

雖然和平常一樣是抱怨的話,但花聽起來卻覺得很安心。

後來一陣白光過後,兩人回到仲謀的房間,正當花很高興時,仲謀說要去確認就走出去,但卻沒有放開花的手,就算花想放開也沒辦法。

正好大小喬經過,被兩人一說手牽在一起,花就害羞的硬是將手抽回。另一邊大小喬則是笑著說很可疑,當花反駁還找仲謀同意時,卻又被兩人注意到花只有叫名字,便笑得更開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