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張翼德

============================

關於翼德

 

當初去官網看角色介紹時,翼德其實是我第二看中的傢伙。

當然CV佔有很大的因素,第二是我還沒玩遊戲前都會先看上這種開朗單蠢的傢伙(和美少年XD),這已經是定律了……

因此當初聽玩過三國戀的朋友談到翼德的時候,我還會很開心的說:「我們應該要心胸開闊點,去發掘他的魅力啊!」

唉……不知者無罪,不,應該說無知是幸福的……

 

結束翼德路線後,我就認錯了,我再也說不出剛才那句話了……

因為整個路線走下來,我除了偶爾覺得好可愛、偶爾被不安和吃醋的劇情給戳中外,我沒感覺到什麼魅力啊~~~~~~!!

更重要的是,不安和吃醋的劇情不管攻略角色是誰我都會心動啊!所以這點根本不能算在翼德的魅力裡!!

啊不過,我在走翼德路線時大部分時候還是頗歡樂的,因為翼德的單蠢滿搞笑的XD"

 

講了這麼多,除了偶爾有點可愛和開朗單蠢外,我好像沒講到什麼翼德的特質?

沒辦法,我對翼德的愛……真的除了上面那兩點外,我都沒什麼愛了,反倒是不喜歡的特質也有。

像是愛喝酒、容易遷怒、會毆打士兵……好像原本歷史上張飛有的缺點我都討厭吧?所以翼德有這些缺點我也不喜歡。

但是翼德在劇情中的真情流露我覺得不錯,啊…不是酒後吐真言那一段,是結尾的地方……邊哭邊告白也算是一種新鮮感?而且翼德好像很愛哭,非常感性的樣子。

害怕寂寞卻又為了花而忍耐,這點值得嘉獎,因為他是翼德,能做到這點已經很了不起了喔。(笑)

 

啊……還有一點是引起我的認同吧。

就是翼德害怕被人傷害就會選擇先傷害別人,而且因為孤單一人所以會藏起自己軟弱的一面,害怕因此被人落井下石。

這是做人處事的大道理……雖然不見得適用在每個人身上,起碼對傷口還沒復原的人來說是個好辦法吧。

 

總而言之,翼德就是一個野生動物,開朗單蠢天真又有點感性,外表堅強內心軟弱,還是一個最好可以戒酒一輩子的人物。

 

==============================

劇情大捏他

 

主線部分照樣簡單帶過。

 

是說當花剛落入三國世界,被玄德帶回新野城,是和雲長一起乘馬回去的。

途中翼德曾經說過雲長的馬是很好的馬,他也很想騎乘,但是那匹馬都不讓他騎,害他很羨慕花可以騎那匹馬。

不過我更在意的是雲長說沒有多少馬能夠承受翼德的重量……真好奇翼德到底幾公斤啊。

而且每次看到翼德的立繪超出畫面時,我都忍不住碎碎念長得再高大也不用弄到塞不進視窗裡吧……雖然這樣的確讓人感覺翼德好巨大沒錯啦~

 

之後獻策給玄德時,花便去找翼德商量……其實我在選擇去找翼德商量時,我就覺得只要是有點頭腦的都不會去找翼德商量策略這種事情……怎麼偏偏我就要當沒頭腦的那個……

不過翼德的反應很有趣!不,應該說他講的話很有趣XD

因為他不懂那些策略,所以要花去找玄德商量,為了讓花了解玄德很好說話,翼德舉了幾個例子,裡面居然有玄德和貓相視後點頭……意思是說玄德在和貓說話嗎!?害我笑了出來XD

 

博望之戰勝利之後的慶功宴上,花為了躲避武將們追問英勇事蹟,剛好發現翼德。

翼德稱讚人倒都很直接,直接就說盛裝打扮的花很漂亮,嗯嗯,這是個率直的好傢伙。

而那些武將看到翼德過來,就驚慌的各自找藉口離開,讓花搞不清楚狀況。

翼德也沒裡逃走的武將,直接帶著勝利的大功臣(就是花啦)去吃肉,還因為大家都說能活下來是因為花的關係,就跟花道謝。

不過花覺得是大家在戰鬥,而不是她的關係,所以翼德又說那就跟大家說謝謝!

嗯……翼德真的是個反應很直接的傢伙……和他說話感覺很難有深度,但是有時候又莫名的有點深度……

 

隔天或許是因為博望之戰打擊太大之類的吧,花開始發高燒,而且還因此開始想家了。

一直到傍晚,花的病情還是時好時壞,不過這時他注意到窗檯上不知何時擺了一堆水果,便問侍女是誰放的。

侍女則是想起翼德曾經來找花而得知花生病了,還說了什麼探病的事情,便猜測應該是翼德放的。

到第三天,花的病總算好了,便出去散步順便去找翼德說聲謝謝,卻從雲長那裡得知翼德也生病了。

但是到翼德房間探病確沒看到人影,本想之後再來,結果卻發現翼德居然睡在房子外面的陰影角落。


問他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居然還回答正在生病……

想幫他叫大夫,他卻說不用,只要睡一覺就會好,還說這種時候他都會有種害怕的感覺,所以喜歡一個人獨處,在這裡睡覺也比較能讓他冷靜下來。

講一講翼德又睡著了,沒辦法的花就把自己的外套……就當作是外套吧,給翼德蓋著,自己就坐在一邊等他醒來。

當翼德醒過來時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才笑著說像這樣很痛苦的醒來時發現有人陪在身邊的感覺很好。

花也附和說生病的時候沒有人在旁邊會很寂寞,翼德才恍然大悟的說對,又說下次他醒來時花如果不在,他會很寂寞。

後來花一直勸翼德回房間睡覺,翼德就說花如果一起回去的話他就在房裡睡。

回房途中花就跟翼德道謝探病的事情,翼德則大談「只要吃飽就會有精神」的論調。

之後翼德在房間睡覺時,花就待在旁邊陪他,不過不知不覺自己也跟著睡著了。在醒來時已經是傍晚,沒多久翼德也跟著醒來,還說肚子餓了XD"

花說要幫他拿吃的東西,翼德就說要一起去。不過花本來打算去廚房,翼德卻說這時候廚房還沒有開始工作,於是兩人就開始往雲長、玄德、芙蓉的房間依序移動,從三人那邊都拿到吃的食物……這一定都是慣例了,三個人都非常熟練的給了食物啊……翼德還說想吃辣的東西就找芙蓉,想吃甜的就找雲長……那玄德算什麼?雜糧類?命運機會不知道會跳出什麼這樣?

路上遇到子龍時,翼德也問子龍有沒有帶食物,花還在驚訝該不會連子龍也有準備時,子龍就很困惑的說沒有XD,而且從翼德那裡收下水梨時,也是一臉困惑。(子龍真是可愛啊~)

啊,翼德也不是只有拿別人的東西吃,他也是有回報的喔!像是水果和肉這類的食材………簡單說就是他提供食材,然後雲長和芙蓉做出成品嗎……

吃完東西要回房時,翼德大概是還有點昏頭,搞不清方向,花便送翼德回房間。要離開時被翼德一問就想說再停留一下,翼德就高興的要花也乾脆在這裡吃晚餐。

花一邊答應一邊想翼德明明是年上卻跟個孩子一樣呢。

 

之後便是新野之戰,找翼德商量策略時,這次他倒是很快就說他也覺得很好,也很高興花要跟他們一起撤退。

不過撤退到一半翼德為了替眾人爭取時間,只和十幾二十個兵一起留在長板橋阻擋孟德軍。

從麥城趕回去找玄德的花聽見這個消息,認為是自己沒有好好確認書的內容害的,就要玄德他們先行撤退,自己則立刻趕向長坂橋,讓玄德幾人連阻止都來不及。

當花找到翼德時,翼德還以為花走錯路了呢XD

不過面對花的擔心,翼德則是笑著說他很強所以沒問題,還說這種時候不是軍師要作戰,而是他們士兵要加油,並要花先逃走。

接著翼德又對剩下的二十幾個士兵喊說有家人的先走,只要想留下來的人才留下來。士兵們猶豫一下後便說要留下,同時花就要士兵們藏起來,在森林裡裝作有很多伏兵的樣子,讓對方因為懷疑而不敢前進。

當橋上只剩下翼德和花兩人時,孟德君的士兵也追了上來──


翼德立刻要花退下,說他一步也不會讓敵兵過去。

雖然敵兵人數比較多,但是在狹窄的橋上沒辦法圍攻翼德,反而都被翼德給一擊解決掉了。

沒多久孟德就率領大軍來到,因為擔心有沒有伏兵而沒有前進,改用弓箭射擊,而花因此落入河中被孟德帶走。

 

之後就是子龍到襄陽救回花。

花回到玄德君之後,翼德當然就先跟花道歉,說自己什麼也做不到;花當然是要翼德不要在意啦。

然後是跟仲謀軍同盟,被軟禁後又在赤壁之戰中被雲長帶回玄德軍。

戰爭結束後,拿回書的花在房間裡想著自己以後想做什麼,想好自己想要幫助翼德後,便順手把書裡的石頭和棋子互換回來,同時翼德前來通知有緊急連絡,一陣風吹來將書頁翻過,書便發出白光將兩人吞噬。

……是說,怎麼這段劇情到轉變時代的劇情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翼德…拜託你有點緊張感好嗎?

 

醒來的兩人是待在陌生的山林,花還在想書裡面的空白頁增加了的時候,翼德就說有聽到聲音,兩人便往聲音來源的方向走去。

結果是遇到一對父子,問了下自己身在哪裡後,就有盜賊經過要搶劫,當然一下子就被翼德解決掉了。

當那個父親問兩人為何在這裡時,花便趕緊說得很模糊,讓三人以為是被盜賊綁到這個地方來……對,是三人,包括翼德在內也這麼相信了。

向那對父子詢問到城裡的路後,便互相告別離去。這時花才告訴翼德書的事情,不過翼德似乎不是很在乎,反而開始想睡覺,整個人就在「睡覺」和「日落前進城」之中難以抉擇。直到花提議玩接龍,才讓翼德沒有半點睡意,邊玩邊趕路。

走了一陣子兩人就遇到岔路,照著翼德的第六感前進,似乎反而離山道越來越遠……當花提議要不要走回去時,翼德就很高興的說山崖下有城鎮,然後──


就有某野生動物抱著別人直接跳下山崖……最好笑的是,遊戲畫面上還有花的回憶走馬燈XDD"

兩人平安落地時,花因為太過刺激而腳軟,就被翼德繼續抱著走到城外~

 

進城之後首先要找旅店,不過在這之前兩人遇到有個官員在打小孩,似乎是因為偷東西。

見狀花就趕緊上前阻止官員,說是自己拜託小男孩買東西而錢不夠,官員便不爽的離開,途中還推了一把似乎有點不對勁的翼德。

原本花要賠錢給店家,店家也說不用,還反叫花要小心不要被那個官員給盯上;而那個小男孩則是被花一問有沒有受傷就跑掉了。

這時翼德則說花敢去幫忙那個小孩很強,花不懂的說翼德比較強時,翼德還一臉複雜的說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強不強。

花正覺得奇怪時,翼德又因為發現旅店而恢復正常,便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

 

吃完晚餐後,花還以為翼德會想睡覺,結果翼德是說要出去玩……也就是要去喝酒!

花本來也想一起跟去,不過翼德說不可以,道歉後就開心的跑走了。而花則是在房間裡睡了一下後,因為擔心翼德會不會醉倒在哪裡,便跑出去找人。

接著就在附近看到一群聚賭的不良。(無誤)


而且翼德給人的感覺也跟平常不太一樣,讓花很難開口叫他。

同時翼德講話講到一半停了下來,似乎是有注意到花,當花開口叫他時,卻又沒有回應的繼續和其他人說話。

想說他大概沒有注意到自己,而且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問題,花便先回去旅店休息。

 

隔天快中午時,花就隔著門叫翼德起床,不過翼德似乎還不想起床,花便說她先去買午餐回來,結果翼德就說「我也想吃……想晚點吃。」是說他前面那句的興奮程度,讓我覺得他果然是因為昨晚的事情,而不知道怎麼見花吧?

不過去買午餐的花卻被昨天的官員找到,然後莫名其妙的被對方抓進牢裡,而且裡面也有其他女人跟小孩被抓了。

一問之下才知道官員認為這些人有謀反企圖,便把他們家的女人小孩都抓住了,具體說來就是太平道的信徒襲擊附近村莊,他們被認為是同伴這樣。

聽到太平道這個名詞,花就想到黃巾黨之亂,再問下去才發現自己原來不在之前那個時代!

一想到這點花就開始想辦法要逃出牢裡,不然沒辦法告訴翼德這件事情。

最後在昨天那個小男孩的幫助下,官員被引進牢中,在眾人的合力之下將他綁起來,並趁機逃走。

在離開前小男孩走來跟花道謝昨天的事情,花也向他謝謝幫忙引又官員進牢,當兩人要逃走時官員卻不知何時解開繩子揍了小男孩!

花趕緊護住小男孩,正要被打時,翼德卻出現了,說是花一直沒有回來他就出來找她。

但是面對那個官員,翼德卻似乎在害怕而不敢動彈,但是當對方打了翼德又打了花之後,翼德突然開始爆打官員……讓一旁看的花覺得翼德和平常不同,甚至有點恐怖,但她還是趕緊出聲叫翼德跟著逃走。

帶著小男孩逃出去後,小男孩的家人也還在外面等待,而他的父親似乎是太平道的重要人物,並說要為了沒有戰爭的太平之世而戰。

為了讓自己和翼德回到原本的時代,花便告訴對方他們總有一天會攻陷洛陽,以及在那場戰爭中沒有犧牲的策略。

對方說會謹記在心後便帶著家人離開,花也帶著翼德離開城鎮。

 

離開城裡後,一直沒什麼精神的翼德突然和花道歉,說害她剛才被打,而且他總是沒有保護到她,一點也不強……

花除了說沒關係外,還問翼德為什麼剛才突然變了個人一樣?

原來是以前翼德住的村子裡也有那種官員,愛喝酒又老是看不順眼弱小的孤兒而動手打人。翼德因為沒辦法抵抗,所以總是躲起來,也沒辦法救其他人……「我和那個時候一樣,一點都沒變,還是一樣弱。」

被花說剛才翼德救了她時,他也只說是因為花被打之後,身體就自己行動了,「如果是為了妳,我也許能努力……」

花:「那樣的話,翼德先生一點也不弱啊。」

聽見花這樣說,翼德就驚訝的問花不生氣嗎?

花:「怎麼可能會生氣?謝謝你來救我,我很高興。」

翼德:「我……救了妳嗎?真的嗎?」

釋懷的翼德終於笑了,還恢復正常的喊好餓……


於是兩個人就跑去抓魚了。

嗯───……嗯,兩個人抓魚抓得很快樂喔。(←沒有任何感想的意思。)

啊,第一次看到翼德的左手耶!(夠了,不要沒話找話說!)

 

飯也吃完後,翼德說要回荊州找玄德他們,花這才趕緊跟翼德說時代不同的事情。

不過翼德聽不太懂啊……除了現在回荊州也找不到玄德外,時代什麼的都搞不懂。而且一點也不擔心回不去原本的時代,只有那本書很厲害的感想……

之後兩個人就在山裡過隱居生活(誤),過了好一陣子,打獵回來的翼德就有聽到洛陽被攻陷的消息。

花一聽就想到黃巾黨的事情,便問翼德要不要試試看現在能不能回去找玄德他們。結果翼德果然是吃飯皇帝大……說要吃完午餐再試……

後來花要打開書之前叫翼德靠近自己──


我看是整個人抱過來了吧。(這裡就是那個偶爾很可愛的地方……ぎゅー聽起來很可愛啊。)

然後花一翻書,書本就開始發光,白光過後兩個人就真的回到荊州,回到赤壁之戰結束的當晚。

 

兩個人確認自己真的回到原本的地方後,就很開心,結果雲長被翼德的聲音吸引過來,聽到兩個人(主要是翼德)說的話,就叫兩個人要睡覺回房去睡……

雲長走掉後,翼德還是很興奮的說下次再一起這樣子去別的地方!

當花說不知道回不回得來所以不行時,翼德就說那樣會很傷腦筋,花還以為翼德是說回不來時很傷腦筋,不過…「不是啦,花如果不回來的話會很傷腦筋吧。一個人回不來的話會很寂寞啊,我會非常擔心。比起妳被孟德軍抓走的時候,還要更擔心。」

一邊想著翼德很溫柔,花一邊說沒關係,因為如果沒有回來就表示她回去該回去的地方了。

聽花說她有一天必須回到該回去的地方,翼德突然沉默了下來,被問怎麼了也只是搖頭說想睡覺就回房去睡了。

 

隔天為了慶祝戰爭勝利而辦了慶功宴,到傍晚才起床的花也在途中參加宴會。在尋找有沒有吃的東西時,雲長就說有她的位子……講到一半又說她最好現在不要去那裡,因為會有醉漢纏住她。

講完後雲長就拖著被醉漢纏住的犧牲者走掉,而花想說拿了食物就直接回房去吃,所以還是走向雲長說的方向。

走到自己的位子附近,花還想說都沒有人在,就突然被人拉住──


………是說,比起這種問題,花妳應該要更介意現在這個姿勢吧?

總之,花就被醉漢纏住了。

看到這樣的翼德讓花覺得好像和平常不太一樣,有點恐怖。


翼德說花要丟下他不回來,說要回去……

聽不懂的花就問他是不是在說書的事情,翼德就說她果然要回去。

手被抓住的花則是覺得手很痛,很恐怖,因為這樣一點都不像翼德,就好像之前她在不同時代的夜裡看到的翼德……

「不准去,我不想和妳分開。」

翼德又說了一次不准去,卻讓花嚇到,因為他就在耳邊──

不過幾秒過去翼德好像睡著了,被壓在下面的花則是因為太重而動彈不動,在她快意識朦朧的時候,雲長的出現救了她。

然後這次花就乖乖的聽雲長的話回房間了……

回房間後,花想一想就把翼德說的話當成酒後胡言亂語。

 

但是花還是很難入睡,隔天又睡到傍晚才起床,正好雲長來傳達軍事會議的事情──


是說後面那個傢伙是怎樣?這是我第一個想法XD"

果然後面那個傢伙就是來道歉的,雲長叫翼德趕快道歉然後把要給的東西給一給,自己就走掉了。

沒了遮蔽物的翼德就只好趕快道歉……當花問翼德只是醉了吧?翼德沉默點頭後花也就更堅定的認為那些話也只是因為醉了。

後來翼德就迅速跑走了(等一下,要給的東西咧!?),而花繼續傷感那些都只是因為醉了……

感傷完後,花就翻開書來看接下來的策略。看完後正好孔明來訪,原來是他終於正式加入玄德軍,而且師父又發揮他的GJ本事,和花表現得很親近。

這時候花聽到什麼聲音,不過只當錯覺,繼續跟孔明講話。(仔細看窗檯,會發現又有水果出現了XD)

跟孔明說完奪取荊州南部的策略後,兩人終於注意到窗檯上的水果,花很快就猜出是翼德。接著兩人就一起前往會議。

這時候的軍事會議和平常不一樣,翼德都沒有在表達意見啥的,完全就是孔明說什麼,翼德就說「我也覺得很好」「我也知道那種事」……等等好像是在跟孔明比較。嘛,再配合前面的水果事件來看,馬上就能知道翼德吃醋了啊~

會議結束後,花要向翼德道謝水果的事情,不過翼德突然衝去和玄德講話,講完後就立刻跑離開。

在這之後,花更是幾乎連翼德的面都碰不到,當然明白自己被翼德閃躲著啊。

一直到江陵和襄陽都占領成功後開慶功宴,花才在慶功宴上抓住見到翼德的機會。

可翼德這時候已經喝醉了……雖然有點恐怖,但是因為旁邊還有雲長在,所以花還是走上前去,想問清楚翼德避不見面的原因。

只是花才說了一句話,翼德就問花為什麼要接近他?他已經說過自己沒辦法拿捏分寸了,「明明別跟我這種人說話,去和別的傢伙好好相處就好了。比起和我在一起,那更適合花。」

不明白的花問自己和翼德說話是不是給他添麻煩,翼德也只是回如果她不介意又發生之前那種事的話他無所謂,「不可能對吧?花和我們不同,又不會喝酒,又很弱小,也不會拿劍,不會戰鬥。就算說是夥伴,反正妳還不是會跑回去哪裡。」

「妳,和夥伴不一樣。」

講到這裡,雲長就出面制止,翼德則是拍拍屁股走人,雲長則要花最好不要接近喝醉的翼德,還說那些話不是真心的。

沮喪的花直接告辭回房,想不透自己哪裡做錯,又覺得還是暫時不要和翼德說話比較好,但是為了答謝之前的水果,花還是想送東西給翼德,想說如果只是送東西應該沒關係。

 

隔天花進城買東西,不過中途就想說乾脆請雲長和芙蓉教她做料理,再把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