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櫻援歌‧炎之部】第二章 仇敵

停佇在一間食堂前,智久顯得有些躊躇不前。
低著頭,來回踱了幾步,他輕嘆口氣。他還沒想過自己居然會有緊張到不敢往前進的一天,更不用說這原因居然還是因為一名女性。
其實,從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她到現在,已經過了七年。而且,他們只是有一面之緣……他完全能夠確信,對方根本不會記得他們曾見過面。
但是…
(但是她應該記得自己現在的長相吧…)
他苦笑了一下。是啊,她應該記得自己現在的長相,要不到時候她怎麼知道自己要殺的仇人是誰呢?
他又來回踱了幾步,卻不慎撞到人。他趕緊抬頭道歉,但這一抬頭,卻讓他的心漏跳了幾拍。
首先映入他眼簾的是少女綁成一束的烏黑長髮,然後是肌膚淨白如雪,表情卻也冷如雪的臉孔,以及一雙十分特殊的銀眸……這雙銀眸彷彿和當年一模一樣,但是他卻注意到了。雖然對方掩飾得很好,但那雙銀眸在看見他的時候卻閃過一絲殺機。
少女的目光並沒有在智久身上多做停留,轉頭看見一名中年男子後,便將手中的包裹給了他,接過對方給的銀兩,隨即又轉身回到食堂內。
在原地呆愣了一會後,智久終於朝食堂邁出腳步。他可不能再繼續躊躇下去了,否則讓亮等得不耐煩而帶人回光門的話,他可就糟了。
「歡迎光臨。」一踏入食堂,小二的聲音也跟著響起,但還沒開始帶位,小二就眼尖的察覺智久的身分,驚呼:「這不是山下家的大少爺嗎?您親臨小店,真是讓小店蓬蓽生輝啊!對了,小的請店老闆來招呼您吧?要不小的這不懂禮儀的庶民,惹您不高興,掃了您用餐的興致就不好了。」
好不容易小二的話告了一段落,智久趕緊揮揮手,要他去找店老闆來,否則再繼續聽那馬屁話,他的耳朵都要爛了。
智久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一眼就看到正在給客人端茶送菜的黑髮銀眸少女,看見少女在面對客人時的些許微笑,令他感到開心,也感到難過。
(以前的妳,明明擁有那麼幸福的笑容…)
這時店老闆已走來要招呼智久,他也只好將目光收回,趁著店老闆還未開口說出一連串的馬屁話前,他趕緊先問道:「那邊那個女人叫什麼?」
聽見這問題,店老闆忍不住愣了愣,畢竟他還沒想過這貴族大少爺竟是為了那少女而來的嗎?但想到眼前的人是山下家的大少爺,自己在這人面前發愣是何等的失禮啊!於是趕緊答道:「炎!那孩子叫炎。」
這名字讓智久笑了笑。
(已被仇恨凍得彷彿冰一樣的妳,卻依舊用炎來當名字嗎?)
接著智久又問:「她平常甚麼時候結束工作?」
「通常是未時…不過炎常常會突然請假,所以她的工作時間變得很不固定。」
智久點了點頭。畢竟她若總是在同一時間消失,或總是只在未時做那件事的話,想來很快就會被人發現真實身分吧。
「好吧,那我現在要帶走她。」
「咦?可是…」店老闆有些遲疑的看著正在送茶的炎。如果可以,他當然也不想違逆山下少爺的意思,但是他這店裡的客人大多都是為了炎而來的……要是炎一離開,怕是客人也會都跟著離開吧。
似乎是看明白店老闆的遲疑,智久隨手將一包銀兩往桌上扔,果然店老闆馬上就拿著銀兩離開,自然也不在乎炎在不在他店裡拉客了。
而此刻的炎則是皺著眉頭看向朝她走來的智久,似乎正在要不要轉身離去的念頭中苦苦思考著。
「妳應該聽見了吧?」雖然用的是問句,但智久其實根本就是相當確信她一定聽見了,於是不等她回答便又問道:「那麼,能請妳跟我來嗎?」
「憑什麼?」炎不滿的問道,目光中的敵意明顯的表現出不想去的意願。
「就憑我剛才和店老闆談好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妳談,這裡不方便談。」說完,智久便拉住炎的手,不容反駁的拉著她往外走。
智久的拉著炎離開後,食堂內是一陣騷動,每個客人都在聊那兩人的關係,當然不外乎都是說兩人是情人之類的啦。
「看樣子那女孩搞不好改天就成了山下家的媳婦囉。」其中一名客人這樣笑道。
此時從食堂角落的方向傳來了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小二立刻喊道:「這位爺,您把這茶碗打破了,我們很困擾的。」
「啊、抱歉抱歉,我會賠償的。」一名有著粉紅色頭髮、穿著顯得異常突兀的男子苦笑著說道。
不待小二回答,他隨即將足夠的銀兩放在桌上後,便轉身離去。
站在食堂外,男子輕嘆口氣,「我居然還不小心弄壞東西……」
(不過不能怪我,誰讓那些客人講了讓人厭惡的話呢…)
「接著,就回去竹屋等她好了。」
 
 
 
一來到毫無人煙的郊外,被智久拉著走的炎便毫不客氣的甩開他的手,雖然沒有開口,但眼神中的敵意和詢問非常明確。
而智久也沒有多賣關子,單刀直入的問:「最近連續暗殺貴族的犯人是妳吧?」
「你在說什麼?」
「要裝傻嗎?」智久淡淡的笑著,並準備好迎接待會極有可能出現的攻擊後又道:「難道闇門僅僅是敢做不敢當的懦夫之門派?」
這話才剛落地,近百根的銀針竟直直朝智久飛來,饒是他早已做好拔刀的準備,也只堪堪護住重要部位,所幸其他傷口都是擦傷,並無大礙。
抬頭望了眼炎,她的銀眸中再無多餘感情,僅有燃燒著卻又冰冷無溫度的怒火與仇恨。
「妳…是闇月炎燄吧?」幾乎是肯定的疑問句自智久口中說出,而對方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僅僅是將手中的短刀對準智久的胸口。
見狀,智久苦笑了下,卻也沒有其他動作,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炎燄。
只是這樣的情況卻讓一旁躲著的亮感到詫異。雖然不明白智久為何沒有動作,也不對他打暗號,但他在智久的請託下帶著門人來到這裡,為的可不是看智久如何死在炎燄的手下。於是沒等智久的暗號,亮便帶著門人現身,用手中的刀阻攔炎燄手中短刀的去路。
「收起妳的刀,闇月。」亮冰冷的說道。
環視了四周眾多的光門門人後,炎燄竟閃過一絲微笑,「以人數取勝?聰明。」說完便將短刀收起,又道:「等著吧,就一次……我會再去拜訪你們全體一次的。」
亮僅僅挑眉不語,看著炎燄離去。
「亮你出現的真是時候。」收起自己的刀,智久說道,卻惹來亮的一個白眼。
「你剛才怎麼不躲又不打暗號?」
「誰知道呢,也許是我被嚇到不得動彈了吧。」智久笑道,當然又是換來一個白眼,但他只是淡笑,不再多說一句。
(看到那個眼神,又想到過去的妳…作為始作俑者之一的我怎麼能逃…怎麼會想逃呢…?)
看著不說話的智久,亮乾脆的不再在這話題上多談,反正再說下去也不會有結果,便帶智久回光門療傷,並討論之後的事情。
豈料才剛踏入光門的宅邸,一名女孩正好迎面而來,且一看到智久身上的血跡,立刻擔心的問道:「智久少爺,您受傷了?」
「沒什麼。」智久淡淡的答道,也不顧女孩還想再說什麼,便自行走進屋內,讓女孩只好將視線轉向一旁的亮。
「哥!你們剛才去做什麼了?怎麼讓智久少爺受傷了!?」女孩責問道。
這女孩正是亮的妹妹,錦戶光。
年滿十七的她,正愛慕著智久,並且是眾人私下公認的智久的未婚妻。而事實上,山下老爺也確實曾經幾次和光暗示過,自己有意讓智久娶她。只是唯一對這件事沒有任何表示的人,卻是身為當事人之一的智久。這讓光有些不安與焦慮,但她確信智久最後一定會娶她,畢竟適合當智久的妻子的人,除了她以外沒有別人了!
因為這樣相信著,所以不管智久平常對光的態度是如何的冷淡,她也毫不在乎,甚至刻意把這當成是害羞的表現。
「沒什麼。」揉了揉自家妹妹的頭,亮微笑道:「智久只受了輕傷,不礙事。」
看見兄長的微笑,光才意識到自己太過激動,臉微微紅的起來,但還是不死心的繼續問道:「那你們到底去做什麼嘛?」
面對光的疑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亮最後只好嚴肅的說:「這件事不是妳該知道的事,所以不要再問,也不要試圖去打聽,好嗎?」
雖然還有些好奇,但亮都這麼明白的說清楚了,光又怎麼會繼續問下去呢?見她點頭應是,亮這才放心的去找智久。
見亮離去,光本來想要跟著亮一起去看智久的傷勢,但想起亮可能還會跟智久討論一些她不該知道的事情,有她在可能不方便,再加上她本來就是要出去找人的,耽擱了時間會對那個人很不好意思,於是便打消這個念頭,轉身離去。
 
 
 
「亮,確定那個人是闇月炎燄後,你打算怎麼做?」處理完傷口後,智久立刻朝亮問道。
沉默了半响後,亮才悶悶的答道:「說老實話,我不知道。」
聽見這回答,智久倒是有些驚訝,畢竟亮做事前必定都會有一番計畫,很少會有面對問題卻沒有答案的時候。
「關於闇月的情報實在太少,而且如果可以的話,我並不想和她刀刃相向。」至於原因,那不用說,當然是因為桃月了。
對桃月來說,重要的朋友和未婚夫之間武力相向這種事情,肯定是會令她很痛苦和難過,而亮當然不願意將這種情緒加諸於桃月身上。
偏偏那個闇月炎燄看起來就不是個能說服的人,但又要阻止她繼續暗殺貴族,除了訴諸武力外,亮還真是想不出其他方法了。
沉默一陣後,智久突然說:「或許暫時按兵不動才是最好的。」但卻令亮感到驚訝,然而亮並沒有否定智久的想法,反而贊同的點頭道:「你說的對,按兵不動或許是最好的…不過這樣的話,或許你該暫時住在這會比較安全。」
「這沒問題,之前也沒少借住在你這,山下老爺想必見怪不怪,還很高興也說不準。」
聽見智久說的這句話,亮只是無奈的笑笑,沒有說什麼。
當然,聽見智久要借住在光門,山下老爺確實會很高興也說不定,畢竟就山下老爺的想法來說,應該會認為這是智久和光培養感情的大好機會,自然不會有所阻攔。
「不過,還是得回去和祐也說一聲才行。」想起那個拼命問自己關於光門在調查的人物的弟弟,智久無奈的說道。雖然他並沒有把祐也捲進這件事的打算,但怎麼說也得去跟他說清楚,要他別牽扯上闇月炎燄才是。
了解智久的想法,同樣有個需要照顧的妹妹的亮理解的點頭,用無奈的笑容送走智久。但是當傍晚智久重新回到光門時,亮無奈的笑容轉卻變成僵硬的笑容。
亮有些無禮的指著智久後面跟著的人,朝著智久問:「敢問這是怎麼回事?如果白天我猜的沒錯,你應該是去勸祐也不要和這件事有所牽扯不是嗎?」
面對亮的質問,智久真不知道他除了無奈的聳肩外還能做甚麼,當然這動作怎麼可能讓亮因此接受這種結果呢?
而看到智久被亮責備的模樣,祐也難得大聲的說道:「不、不要責備哥哥!是我硬要哥哥帶我來的!」
幾乎可以說是跟智久一起從小看著祐也長大的亮,此時的感受是相當複雜的。
他一直以來都認為祐也太軟弱乖巧了,所以常常不懂得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這讓他常常感到很擔心。
但是這不代表祐也現在對於這件事情這麼積極的參與,甚至難得大聲起來的事實會讓他有多高興。相反的,他還感到有點困擾。
望了眼無奈的智久,再看向祐也雖然有點不安卻又堅決的表情,他突然理解智久為什麼這麼無奈的讓祐也跟過來了────因為他也實在不忍心在這孩子第一次這麼堅定的時候,狠狠的否決他啊!
理解之後,亮只能語氣放軟的問:「…能讓我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來嗎?」
「我、我只是……」低下頭的祐也停頓了一會後,才細聲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是……想再見那個人一次而已。」
意料中的答案。亮無奈的想著。
當初聽祐也提起闇月的事情時的語氣,以及他那時的表情,都讓亮清楚的知道祐也也許喜歡上闇月,而祐也現在的回答更是證實了這件事。
雖然亮理解祐也的這份感情,但是……「祐也,你也知道這不能成為理由吧?」
「我、我不會妨礙你們的…真的!只要讓我待在旁邊就好…拜託你,亮哥!」
面對祐也堅定的眼神,亮最後只嘆口氣道:「隨便你吧。」
得到允許的祐也自然高興的道謝,看得亮只能說服自己這也算是幫了自己幾乎視為弟弟的祐也一個忙,至於安危問題……他除了認命的多看顧著點之外,好像也沒別的方法了。
「哎呀,祐也,成功說服了亮真是太好了啊。」
「嗯!」
「我就說亮一定不忍心拒絕你的。」
「嗯,因為亮哥是很溫柔的人啊!」
「就是嘛就是嘛,亮是很溫柔的人,所以一定不會把我趕回去的。」
聽到這裡,亮似乎終於按耐不住的揪住說話者的衣領,微笑道:「要不要趕你回去,是我聽過你的回答後才要決定的。所以,請你說說你來這的理由吧?」
只見對方舉起雙手,無奈的道:「哎啊~亮、你的微笑很恐怖,可不可以不要朝著我笑……然後順便放開我?」
「那就請你快點說你跟著智久來的原因。」亮依言放開對方,不耐煩的說道。
這名面帶無奈笑容的男子是智久的好友,也是中丸家的六少爺,龜梨和也。
雖然亮和這位少爺只有見過幾次面,但他也常聽聞和也的事情,特別是不注重貴族禮教、容易和人交上朋友的事情。
不過或許是和也本身的特質也說不定,就算只有見過幾次面,一般人很快就會在和也面前卸下防禦,連亮也不例外的如此……否則他剛才就不會不小心讓理智線斷掉一瞬間。
「我是來找桃月小姐的。」和也說道,卻讓亮詫異的看著他,久久之後才問:「為什麼要找桃兒?」
「喔,你都叫她桃兒嗎?真是可愛的名字。」和也笑道,「在櫻花祭的時候,我受桃兒小姐所救,所以才特地來道謝的~」
聽見對方跟著暱稱桃月,讓亮微微皺了下眉,隨後才想起了什麼似的說:「啊…對了,我都忘了你是桃兒那天救的貴族。」
「總之,就是這樣啦~」和也燦爛的笑著,似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亮剛才那微微的皺眉,反而繼續問:「但是我很好奇啊,為什麼我在花門找不到的人,要來光門找?」
這個問題頓時讓亮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反倒是一旁沉默良久的智久不耐煩的說:「花之宮桃月和亮是未婚夫妻,她跑來光門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吧。」
「咦?智久,你是說…亮跟桃兒小姐是未婚夫妻?」
「怎麼,你不知道?」智久揚了揚眉,似乎對和也的孤陋寡聞感到不可思議。
「啊…嗯…是不知道啊……」抓了抓頭髮,和也的笑容微微收斂了起來,望了眼亮後甚至還悄悄地嘆了口氣。
(唉,這下子可真傷腦筋了……想不到會有這麼個遙遙領先的敵人啊……)
再一次悄悄地嘆口氣後,和也才繼續說:「除了要道謝外,我還想看看本來有可能殺死我的人是誰。」
聽見這話的亮立刻警戒的問:「為什麼?」畢竟一個貴族對闇月感興趣可不是什麼好事,更何況還是一個差點喪命在闇月手中的貴族。
「你不用緊張,我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沒打算做出什麼對你們不利的事。」和也搖搖手說道,「更何況,要是我有這想法,智久大概首先就會不讓我跟了吧。」
亮將視線轉向智久,發現智久點頭後,才跟著點頭道:「我知道了,不過你的人身安全我不負責。」先別說他一個人要顧智久和祐也就有多分身乏術了,和也還隱約散發出讓他感到不太愉快的味道…單憑這點,他就不怎麼想去保護和也了。雖然他不覺得和也能威脅到自己,但敵人少一個是一個……咳,他只是不想特地去保護敵人,絕對不會刻意見死不救。
而和也此時也只能乾笑道:「我會努力自己保護自己的。」
「哥哥,你不覺得亮哥和和也哥之間怪怪的?」天真的祐也轉頭朝智久問道。
摸了摸祐也的頭後,智久平淡的說:「這是男人醜陋的爭鬥,你不用管太多也沒關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