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豆芽菜舊本部★
關於部落格
我討厭吃豆芽菜XDD

【注意!請不要詢問版權物載點或要求寄歌,謝謝!】

【推薦!新羅曼史系列遊戲!】

【建議!本部落格推薦使用火狐觀看~】


【注意!沒有意義的留言將一併刪除.....反正看了首頁網址都是色情廣告。】
  • 106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趙子龍

========================
關於子龍(有小捏他)


怎麼說呢,這傢伙簡直頑固到一個很不可思議的境界。
而且本人曰自己不擅長和女性接觸,我個人是覺得他不根本是不擅長和所有人接觸……不論對誰都是同一種口氣,正直禮貌卻不懂變通,除了皺眉和面無表情外沒有其他表情可言。
不過這些也是子龍的魅力!我才沒有因為這樣而喜歡上子龍呢!(←玩什麼傲嬌啊)

同時子龍也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認真稱職的將領,不僅常常鍛鍊自己,對玄德的忠誠也達到了極端崇高的境界……崇高到我覺得好煩,我可以把玄德視為我的情敵嗎?(喂,人家玄德都幫忙勸說忠心和愛情是不一樣的了!)
開口閉口就是「因為這是工作」「這是玄德大人的命令」……聽久了會想打人。
不過讓我很高興的是孔明問子龍:「如果花(女主角)和玄德掉下山崖你會救誰」,子龍事後回答會救玄德,因為他根本不會讓花接近山崖。
光就這一點,我就超開心的了~這表示他會保護花保護得很好啊!比那個不被保護而掉下山崖被救的玄德的待遇好太多了啊~(總之就是要和玄德比就是了啦!?)

話又說回來,子龍其實真的很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想法,特別是男女感情這種事情他應該很難說出口!我想如果沒有任何危機(比如孔明、敵軍之類的)出現的話,他可能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會把話說清楚……當然這只是我的感覺啦。
所以應該要慶幸有那些危機出現,不然子龍和花兩個人之間就要一直處在說得不清不楚的曖昧情況下了……
不,應該說子龍老是會找藉口來正當化自己的擔心或思念,偏偏花是屬於比較卑微的人種(啥),所以聽了藉口就會想自己是不是給子龍添了麻煩,或者是子龍只是因為玄德命令怎樣怎樣的而沮喪……簡單說就是兩個人不把話講清楚的話,思緒就完全沒有任何交集!常常會因為誤會對方的意思而感到沮喪難過這樣!


不過我還是要說在孔明出現後,子龍吃醋的劇情真的很棒!當然,我絕對不是只因為喜歡看男主角心痛而說很棒的喔!因為心痛的劇情在最後面還有,我眼淚打轉的劇情就在那裡,這才是我最喜歡的心痛劇情啊!!(雖然自己也很心痛就是……)

最後,我覺得子龍跟花是很登對的小情侶……我玩遊戲玩到一半,看到兩個人一起去找玄德報告事情時,就突然這麼想到了。
很想說這是很可愛的小情侶,但一想到子龍平常在外的無表情又覺得除了私底下兩人獨處外,這對小情侶只有花很可愛而已XD

=========================
劇情大捏他


主線劇情請走這邊;以下捏他提及主線劇情的地方都會簡略帶過。


第一次遇到子龍,就是在元讓軍攻打新野城的軍事會議前,初次見面就感覺得出來那個「剛正不阿」的氣息。
不過真正知道名字是在軍事會議上羞憤離開後,玄德命令子龍護送花回房的時候。
那時候子龍也表現出「我就是話不多」的氣息,而且對於年齡限制什麼的都沒有什麼感覺……例如一個五歲小孩拿刀搶銀行,如果跟他說「那孩子才五歲而已!」子龍也只會說:「那和年齡有什麼關係嗎?」跟他說姐弟戀那種的他一定也只會回答這句話!(離題了)
總之,他認為只要擁有執行任務的能力的話,執行任務就和年齡沒有任何關係,而且也沒辦法成為藉口。
就是這點讓花一整個為自己幫不上忙而羞愧,還覺得兩人之間根本是雲泥之差。

另外他也將「徹底執行命令」表現得淋漓盡致,被命令要護送到房間就要護送到房間,不容有一點不對……要不然一般人在花說「送到這裡就可以」時,應該就會離開了。
之後也有問到子龍為什麼會在玄德手下做事,結果也只是到處流浪(無誤?)遇到玄德就跟著他而已……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傢伙呢。

晚些時候花想到策略時,因為不安所以決定在告訴玄德前先找子龍商量看看,於是跑到廣場裡找正在鍛練的子龍。
還想說廣場上沒有看到任何人時,就突然感覺到鼻尖前似乎有什麼尖銳的東西劃過,同時子龍道歉的聲音也立刻傳來。
原來子龍一直待在附近練習,但是太厲害了(速度太快?)所以花完全沒有發現到,而剛才劃過去的東西就是子龍的槍。
被問到為什麼在這裡時,花就想起自己的目的而問子龍忙不忙,結果……結果剛正不阿又木訥的笨蛋居然回說:「是…因為我正在訓練中。」雖然是事實沒錯啦……
接著子龍又問比起他或許找芙蓉公主商量不會比較好嗎?
花認為自己打擾到子龍訓練,似乎還帶給他麻煩,於是跟他道歉後就改去找芙蓉,可惜芙蓉不在房間裡,等了一陣子也沒有回來。
想想除了自己以外,現在這個時期大家都很忙,花也就放棄找人商量,打算回房間。
路上遇到子龍,打完招呼後子龍就主動問花是否已經跟芙蓉公主商量過了?
花就照實說,道別要回房時,子龍又問她想商量的事情沒關係嗎?
不想讓子龍麻煩,花就說不是什麼大事所以沒關係……「不是什麼大事,卻想要和別人商量嗎?」子龍這麼說了……這孩子真的一點都不懂什麼話可以當場說出來,什麼話不能這樣說耶。(雖然這是他的魅力所在XD)
不過花就以為子龍是因為自己拿不重要的事情妨礙他的訓練而生氣,便向他道歉。
子龍倒是不懂花為什麼要道歉,還說他並不知道花想商量的事情是什麼,所以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生氣,還說會不會生氣應該是他自己來決定吧。
搞清楚子龍根本沒有覺得麻煩什麼的,花就很高興的問子龍有沒有空,她有話想說。
然後……「我現在就在和妳說話,因為現在是休息時間。」……其實我笑了,看到這句話我真的笑了!老實說我覺得子龍的腦神經一定有一條裝錯地方了。(笑)
於是花把策略告訴子龍,問他和玄德講的話好不好。子龍到很乾脆的說他不懂這句話的意義,但不管花要不要說,他都會把這件事報告給玄德聽。
只是當子龍說:「那個策略有沒有意義,是玄德大人要決定的。」的時候,我其實有點不太滿意,因為這時候的子龍給我的感覺就是什麼都不想,只知服從的士兵,自己沒有辦法判斷對錯,沒有玄德的命令就無法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雖然就士兵這一點來說,我想子龍不會反駁我吧!不過後面兩句,其實後來都證實只不過是我多想了,子龍也是會自己判斷事物的!
因為子龍下一句就說:「但是,就我個人的意見來說,我認為那是對這次的戰爭非常有幫助的策略。」所以子龍不要怪我想錯喔!我很快就把錯誤的想法修正回來了!!
隔天會議時子龍也有出現,不過他出現的重點只是再一次證明這傢伙很忠誠而已……

後來在和元讓軍戰鬥的時候,子龍是擔任誘餌軍隊將領,正面與元讓交手。
這個真的沒什麼好說,除了「子龍好帥」、「元讓你不要擋住子龍」、「元讓你幹嘛以大欺小」、「子龍真的好帥」之外,我真的沒什麼好說的。(←明明就講了一大堆……)

當戰爭結束開慶功宴的時候,被追問英勇事蹟的花趕緊問子龍人在哪裡。
被武將們叫過來的子龍則是聽到武將提到花的名字,才發現原來大家身邊的這個女人是花啊XD

一邊的武將調侃說子龍是被迷到了,子龍卻還是正經八百的說只是和平常的樣子不同,有點驚訝而已。
武將也不期待子龍會有什麼反應,直說他還是一點都不有趣。(不會啦,就某種意義來說很有趣啦XD)
而且子龍說話太慢了,害花差點以為自己穿這樣很怪呢!不過子龍只有說花給人的印象接近更淡的顏色。
武將在旁邊聽了都替子龍感嘆,說他要是再這樣下去會找不到老婆啦!(不會啊!我隨時可以衝去當子龍夫人的XDDD)
但是子龍一整個就是不瞭解剛才的話題和老婆有什麼關聯啊,這應該說他正直嗎?

後來玄德軍要逃離新野城時,花在書上看到策略,也是想說先找人商量就跑去找子龍。
只是……
花:「那、那個,你現在很忙嗎?」

子龍:「是的……因為我現在正要去軍略會議。」

每次看到子龍這種正經八百而且完全屬於事實的回答,我真的會笑啊XD"
不過子龍還是聽了花想要說的事情,也很認同這個策略,兩個人就一起往大廳前進。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見不到子龍,一直到花變成孟德軍的俘虜時,才又出現。
出現的原因是因為當初花跑回長坂橋找翼德的時候,玄德命令子龍前往迎接花,只是那時後花已經身在襄陽城中,子龍便潛伏進襄陽打算營救花。
當失去那本書的花問「我回去可能沒辦法對大家有幫助,這樣我回去還有意義嗎?」的時候,子龍依然非常直接了當的說他認為只要花有回去的想法就有意義,而且花如果不是要待在孟德軍門下,那就回去後再去想那些事情。
不是我要說,不過子龍說的話每次都好正確……雖然也每次都好不委婉XD"
兩人接近城門時,卻被士兵發現,不過士兵似乎以為子龍是同軍不同對的士兵,甚至還以為兩個人是出來幽會之類的……於是很酸的要兩個人趕快滾開,還叫他們走越遠越好、甚至說「你們就好好努力吧!」
可是小木頭子龍聽不懂這個話中話啊……還說「到底是要努力什麼……」哎呀,小木頭就是這麼可愛啊(咦?)
還以為就這樣不會被發現時,卻有一隊士兵衝了過來,大喊找到侵入者並包圍住兩人。
不希望子龍因此也被抓,花便要子龍獨自逃走,子龍則一點猶豫也沒有的說:「保護妳是我的工作,就算以命為代價我也會開出一條血路。」很帥!可是很討厭!因為子龍一點都不珍惜自己的命啊~~~~

好有氣勢好有氣勢啊~~~~傷腦筋,我最禁不起這種突破重圍的氣氛了啊!

雖然被包圍了,我們家子龍可是很強大的!就真的給他這樣一路突破重圍,周圍的士兵都為他的強大嚇破膽了!
而花甚至覺得子龍似乎沒有任何恐懼,只是一路往前衝。

わが名は趙子龍! 主君の命にて仲間を返してもらいに来た! 行く手を阻むものには容赦はしない!」好帥好帥好帥啊~~不愧是我喜歡上的人,就是要有這種氣勢啊!!
看不懂?我是很想翻譯啦……可是我覺得翻不出那種氣勢……所以算了吧。(喂)

 

總之發現自己的武力比不上子龍,敵軍開始使用弓箭這種卑劣手段(喂),真是太可惡了!
子龍要花躲在自己身後,這一瞬間讓花覺得子龍明明沒有很高大,卻看起來很高大……(來了,明明很小隻卻很高大的經典來了……)
好不容易突破城門後,花卻發現子龍的腳受傷了!但是本人根本毫不以為意,甚至只做了點緊急處置就又要出發,讓花忍不住問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子龍當然又是經典回答:「因為是玄德大人的命令。」
花生氣的說就算這樣也不能危害到自己的生命,希望他能更珍惜自己!
子龍呢,這時候根本還不會理會花的感受,直說不管花怎麼想,他只會徹底執行任務。(其實就算理會花的感受,這傢伙也還是一樣會徹底執行任務啊……)
隔天花睡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竟然坐馬坐到睡著了!幸好有子龍扶著才沒有掉下馬,這讓花有點害羞呢~
後來兩人為了換馬而進城,子龍去和商人交涉,花則是被要求在附近等待。
只是等了很久都不見子龍回來,有點擔心的花想一想後決定繼續待在原處等待。過了好一陣子,才見子龍匆匆跑回來,道歉與商人交涉花了太多時間。
見子龍回來,花便說「歡迎回來」,子龍則是沉默一下才說「我回來了」……噗呵,其實就像花說的一樣,子龍不用這麼規矩的回答呀……真是不懂變通又很可愛呀。
接著兩人就回到夏口了。


一直到赤壁之戰結束前,又都沒有看到子龍的身影了。(淚)

當赤壁之戰結束後,花在房間內再一次思考自己到底想做什麼時,腦袋裡出現的竟然是子龍!而且第一個念頭是她想要幫助子龍!
就在花把書本的棋子跟石頭換回來的時候,子龍剛好到來,說是有重要的聯絡事項。
只是兩人講沒兩句話,放在桌上的書就突然開始發光,一道刺眼的白光將兩人吞噬!


花再次張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又身在陌生的森林中,身旁也沒有子龍的樣子。
發現書還在手中的花翻開來一看,發現赤壁之戰後的頁數增加了不少空白的頁數,就連最一開始黃巾之亂的頁數也有空白。
想到一半,子龍詢問「沒事嗎」的聲音傳來,讓花嚇了一跳,原來子龍也一起被書帶到這個山林來了。
花立刻向子龍道歉,說是因為自己的書的錯才會害兩人到這個不知名的森林。不過子龍沒有特別說什麼,反而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和玄德君會合。
於是兩人就開始下山了。
途中問了子龍的年齡,才發現真的是和花一樣十七歲!然後又問能不能不用敬語,子龍也說無所謂……真的什麼都無所謂,導致兩人的對話一下就結束了……真是沉重的氣氛啊……
沒多久就走到山道了,同時還遇到有人被追,子龍順手救了人。對方知道兩人要下山,便邀請坐上他們的馬車上路,不過子龍謹慎的問過離最近的城的距離後就拒絕了。
只是子龍是以自己步伐來計算下山所需時間,完全忘了花的腳步跟不上他,結果在太陽快下山的時候,兩人都還沒有下山。
道歉過後,子龍便說要在山中露宿一晚。當花問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時,就被請託去附近的河川取水。
看到河川的水很漂亮,花就想說稍微洗澡一下沒關係吧。(你是不是忘記你只是來取水的啊……)
結果這邊的劇情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花犧牲好大啊XDD
大概是覺得花取水太慢,所以子龍就跑來詢問花在做什麼,然後就……

啊哈哈哈哈哈XDDD
這裡可是第一次看到子龍除了皺眉和無表情外的表情喔XDD!
當然子龍趕緊道歉後就跑走了,花也只能趕緊穿好衣服,害羞的在河邊打轉很久才走回去。
最好笑的是,花一回去後就支支吾吾的問子龍剛才是不是看到了,結果子龍一頭撞上樹木,一會才斷續的說他看到了,但是回想不起來XDDD
花還想說是不是因為撞到樹而忘光光了XD
這時候花才覺得子龍其實也是有點有趣的人~


隔天兩人終於進城,找了間旅店各自回房休息。

花則是不知不覺的睡著,讓子龍在外面一直喊,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呢。
雖然花說可以進房間叫她起來,但是子龍很堅決的說不行,因為不知到房間裡面是什麼狀況。這話一說就讓花想到之前的沐浴事件,讓花臉紅著同意子龍的話。
後來子龍開始說起他去街上收集的情報,發現街上都在講黃巾黨的事情,而且還不是殘黨之類的人,而且說到最近的情勢,彷彿回到了過去。
花就猜測出兩人真的回到了過去,也想到書上的空白處正好是黃巾之亂的地方,就表示兩人所在的是黃巾之亂的時代,而只要將空白處填滿就應該能夠回到原本的時代。
只是說到具體的方法是讓黃巾之亂成功,子龍就一整個超級反對!因為玄德等人都曾經為了鎮壓黃巾之亂而出力,所以他沒有辦法做出這種違背他們的事情,還說他和花應該也要鎮壓叛亂才對。
不管花怎麼說,子龍就是不願意違背君主的意思,甚至說如果他違背了的話,就沒辦法再回到軍隊中了。
就算花說要一個人行動,也被子龍以他被命令要保護花為由而駁斥,還說如果花做了違背玄德命令的事情的話,那沒有阻止她的他也有責任!
總而言之,這段劇情就是徹徹底底的表現出子龍比石頭還要頑固啊!!
最後是子龍說不要再說這個話題,因為說再多也沒用,花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讓叛亂成功就能回去,還說他沒有那種能這麼簡單就翻轉的忠誠心。
有點難過的花說子龍不必用那種方式講話時,子龍才嘆口氣說他不知道要怎麼和女性相處,而且也做了不少對花無禮的事情,所以更加不知道該怎麼辦。(無禮?我除了沐浴事件外,還真想不出子龍做了什麼無禮的事情呢……)
兩個人第一次把話說開來,對對方的想法應該稍微了解一點了吧……
然後子龍說兩個人都需要冷靜,下次再談話後就離開了。

獨自待在房間裡的花則是一直想該怎麼做。
雖然她還是認為應該要到發生黃巾之亂的洛陽去,但是子龍不贊成,兩人身上也沒有錢。
想想還是覺得應該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如果子龍不贊成之後就繼續說服他,沒有錢的話就去工作賺錢!於是花便決定出門找工作。
不過出門找工作的女主角被壞人拐走是一定要的經典劇情,所以花就被壞人盯上了。(喂)
正當花打算跟著壞人走的時候,子龍就跑出來問工作內容是什麼,店的名字是什麼,壞人的身分等等,讓壞人覺得很煩就跑掉了。
其實子龍是看到花好像要去哪裡才跟上來的,沒想到就幫花解決了個危機呢。
雖然免不了被子龍訓話兩句,但聽到花說要賺錢的子龍也只能無奈的說他知道了,然後將身上的披風(?)攤開交給花拿著……

對,然後就開始賣藝賺錢了。
………真好啊……身體輕飄飄的樣子,我也好想跳跳看……


後來沒多久就賺到足夠的錢,花一邊道謝一邊問子龍為什麼能跳這麼高,結果是為了彌補長得不夠高大的先天不足啊,畢竟不管身高會不會在長,如果在戰場上因此掉了性命就沒有意義了。
而問到好像很習慣被人看時,子龍則說是以前鍛鍊的時候會有小孩子聚集,之後就一直被吵著要教他們,所以就……
說真的我很想看花所想像的,一邊感到困惑一邊回應小孩子的期待的子龍啊……感覺是很和平溫馨的畫面……
當花問子龍是不是還反對去洛陽的時候,子龍沒有回答,反問花如果他反對的話,她會怎麼做?
花當然是老實的說她會一個人去,因為她想讓子龍回到原本的時代,所以想要做能做得到的事。最後子龍當然還是同意去洛陽,因為如果讓花一個人行動的話,他會很傷腦筋,但是他只是陪同去洛陽,不會幫忙協助叛亂。


到了洛陽後,第一件是當然還是找旅店休息。
在房間的花又翻開書看,想說要讓叛亂成功,但很希望能夠不要有犧牲的讓叛亂成功。
書上也出現了這樣的策略,主要就是將叛亂軍和官吏聯繫在一起,讓官吏在宮殿放火,這樣後宮的人就會逃走,叛亂軍也可以趁亂闖入。
不過現在的重點是要怎麼通知黃巾黨這個計謀,而且還要和子龍說明取得理解。於是花就去子龍的房間找他談這件事。
可是子龍認為這只是紙上談兵,他不認為實際在戰場上能這麼順利,因為真正在戰場上打仗的是士兵,執行策略的是每一個活生生的人,所以他希望花不要以為這樣一個策略就能左右全部。
面對花說想要盡可能減少敵我雙方的傷亡,子龍則表示不解,還說花的想法從最一開始就錯了,因為她不是士兵,「妳不認為今天自己沒有給予最後一擊的敵兵,明天或許會殺死自己身旁的同伴嗎?」

花的確沒有這麼想過,但是她只是想要做到能夠讓今天或明天誰都不會被殺而已!
子龍問那就是讓叛亂成功嗎?花則點頭說對,還說希望子龍親自向玄德問沒有阻止她的責任是不是在子龍身上。
子龍:「……妳真是頑固。」

花:「和子龍一樣啊。」說得好,花妳說得太好了!而且豈止一樣,子龍比妳頑固千百倍啊!!
於是子龍投降了,雖然他不贊成,但也不會妨礙花,只是他會待在她身邊保護她。
接著講到花打算怎麼接近黃巾黨時,花居然說直接到他們的根據地談話……我覺得子龍無言嘆息的狀態真是徹底表達了我對這個策略的態度……無言啊。
結果是子龍提出假裝黃巾黨和官員兩邊的聯絡人員來接觸雙方,而且到最後還是變成子龍協助這件事啊!沒辦法,「……比起交給妳去辦而我在旁邊保護,這個方法比較安全。」子龍都這麼說了。
所以尋找協力官員就由子龍去辦,至於這段期間花就要想想怎麼接近黃巾黨。

過了兩天還沒想到要怎麼接近黃巾黨的花就跑出去找工作,想說能打聽到什麼情報之類的。

而第二天的工作休息時間,還真的讓花碰巧遇到疑似黃巾黨的人在牆上寫東西。雖然不太懂牆上的字的意思,不過猜測和天子有關的花就把那些字記下來,打算之後去問子龍。
回去問子龍後,果然這些字的意思就是黃巾黨想奪權,而那些人應該就是黃巾黨!可惜隔天工作或走路的時候都沒發現到那些人。
就在工作日的最後一天的休息時間,花終於看到了那些人中的其中之一,然後發現對方進了某酒店,可能是那裡的常客後,花就又慌忙的趕回去工作。
晚上工作結束後剛好遇上子龍,得知子龍拿到官吏的印章,並要偽造文書讓黃巾黨撿到,這樣他們才知道官員裡面有人和他們有同樣的想法。
這時候花就趕緊說出自己在酒店有看到黃巾黨的人,不過要接近酒店有點難度……當子龍講到如果是店裡頭的人比較容易時,花就提議在酒店裡工作就可以啦。
結果子龍居然說男生變裝成歌妓應該會曝光……噗,我還以為他一開口會駁斥耶!一般人不是都會認為花的提議是在講她自己嗎!?
不過花好像本來也覺得是子龍要變裝耶……反正她說男生不行的話,就她去吧!不用說,子龍立刻駁回。
最後在花說「如果危險的話,子龍也以客人身分去酒店就可以了」之下,這件事就以「花只在子龍在的時候去酒店工作」定案了。

說服子龍後花就帶著偽造的信去酒店表明想工作,當下就被採用,而且是立刻上陣。很幸運的,那個黃巾黨的人也在,花立刻以店員的身份迎上去,並悄悄的將信掉落在他旁邊。

只是對方似乎對花很有興趣,根本沒注意到地上的信,還想要和花兩個人獨處。
當花不知該怎麼辦時,子龍就跑過來……

當子龍提醒對方掉了信紙後,對方先是不以為意,不過聽到上面寫有黃巾黨後,就立刻說是坐在旁邊的大叔掉的,並以轉交為由帶著書信離去。
當花跟他道謝,還說自己如果再振作點就好了的時候,子龍就要花跟他走。
把花帶到後面房間後,子龍的第一句話居然是:「……───請把衣服脫掉。」我噴了,我真的噴茶了!
其實子龍是要花換衣服啦!他要代替花出去工作,原因啊……「要保護打、打扮成這樣還在男性之間站著工作的人,根本是不可能的。」我覺得子龍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